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日子总是一晃而过,转眼四月份,到了和燕夕约定的打马球的日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昌明自从东?#23047;?#20013;得知成宁南应允了燕夕打马球的事情,便三天两头的劝道:“世子,要我说咱们干脆断了和燕亲府的来往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头也没抬的回道:“这怎么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昌明急切的说道:“世子,太危险了,他们父子往日的作风暂?#20063;?#35828;,去年在朝中说裁兵的话,矛头这?#30343;?#30452;指我们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见昌明如此顽固继续说道:“如何危险,别家公子能去我就不能去了?裁兵不假,裁兵难道裁将军?燕王在朝中的势力可谓?#30343;终?#22825;,我们这些外出打仗的人,不能得罪他们。况且人家也?#24187;?#35828;要和我们作对是吧?休要再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大堆的世家公子如数到齐,老带小,分好组。宝马良驹、俊朗少年,如有谁家姑娘见到此景,有生之年怕是不舍忘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此行主要是来看秦皓的,那公子一肚子好学问,却在需要动筋骨的事情上表现平平。但爱屋及乌,成宁南才不再在乎,主动要求和秦皓一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赛胶着时燕夕和成宁南打赌,燕夕“昀朗,若你赢了,我将?#32422;?#25910;藏的那套二九弦弓悉数全送?#20808;綰危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燕兄当真舍得?那若你赢?#22235;兀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赢了,想请令堂也帮我做一套你那虎银纹红袍”成宁南一听,不亏。当即便答应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赛后,自?#30343;?#25104;世子地生。燕夕带着成宁?#20384;?#21040;燕王府旁侧的院落,到一?#35748;?#29141;夕说“昀朗,你稍等,我差人把它抬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等小事如?#25991;?#20146;自去”成宁南打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昀朗,你还说我呢,我尚且?#30343;亲约何?#30528;宝贝仓库的钥匙,怕是你得了这宝贝恨不得挖地三尺掘出密室来私藏。”燕夕拍着他的肩膀嬉笑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站在?#35748;?#25171;量着这院落,路?#20384;?#24448;伺候的竟然都是一些涂着胭脂水粉的男仆。成宁南见此场?#23433;?#31105;眉头一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187;?#33394;桃红,身?#21335;?#31364;的男仆走到成宁南面前说道“世子,这边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虽说很不愿意,可以没有什么怀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桃红男带成宁?#20384;?#25296;到另一侧院落,推开一间屋门。“世子里面请。”?#26691;?#29255;刻,迈步而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绣满了鹤的屏风,房中弥漫着一股成宁南说不?#20384;?#30340;味道,那味道有着一种充斥大脑的力?#20426;?#23627;内拉着近乎红色的帘子,一个小厮从屏风后出现,?#30473;?#36817;妩媚的声音说:“既来便是客,公子请喝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浑身不自在,觉得此处?#28784;?#20037;留,于是说道?#23433;?#20102;。”转身便往门外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只听到屏风后一个嗓音?#32479;?#30340;男声懒散又带?#22411;?#20005;的呵斥道“何人敢来此处?#20426;?#35828;?#29260;?#39118;被两个男?#32479;?#36208;。一?#36125;?#23467;?#21152;?#20837;眼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子中间只有一张偌大的圆床,上面躺着三个赤裸着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瞬间明白了,立马转身向后,企图?#26179;?#20986;这间淫乱的屋子。只听到那男声?#20013;?#22859;的说道“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不知是什么味道。鹤儿把他带过来。”嘴上说着,可身体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没有?#24597;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满屋子弥漫着让人?#24597;?#30340;声音。成宁南后来想,用?#26376;?#26469;形容或许更为贴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头越来越沉,身边四周?#21152;?#20154;前来围堵他。倘若是一般的人此刻就已经被捆到床上了,可是他们到底是低估了成宁南自?#23383;?#19994;杀?#32844;?#30340;训练。甩一干有着十年内武学修为的成年人尚不在话下,更何况这些靠肉体吃饭的小白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的双颊?#34892;?#21457;烫,打散小白脸们冲出门,按照?#32422;?#35760;忆强装镇定的走回方才院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他早慧于常人,可也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,世间他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。成年人知道方才这一幕在这一生中也并不算什么,即便此刻觉得如此龌蹉、恶心,可到头来也会随着时间遗忘。可对于孩子则不同,年龄尚小,见识少。对于即将步入青春期的孩子而言,稍有风吹草动留下的也是一生的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燕夕急的团团转,见成宁南从那旁边院落走出来,急的上前拽住他的胳膊,又急又恼小声冲他说:“你去哪了!瞎走什么!这旁边那所院落是我父亲的禁地,谁?#30142;?#20934;许前去!若他知道你踏进去半分,今日非得打死我不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宁南渐渐回过神来,想起开始的那小厮冷笑一声,回道:“是吗?我看未必见得,东西明日我差人来搬,你可给我收好了。”说罢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离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拳皇98ol终极之战老高 欢乐生肖官网开奖 恩波利vs费拉拉spal 逆战安吉拉 北京快车pk10手机开奖直播 11选5走势图看图技巧 乱世王者攻略武将 04年奥运网球冠军 巴黎圣日耳曼昂热直播 水果vs糖果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