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午热情的阳光终于撕裂了雾霭,天地间撒下?#25749;?#29030;明亮的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阳光照耀下的,却是一片狼藉的战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精疲力竭的漩涡一族战士,有肆意狂笑的雾忍精锐,有冒着蓝光,随时准备开启禁术,燃烧生命的西瓜皮,还有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的漩涡平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切的一切,在光与暗的剪影下,组成了一幅史诗般的画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战争,残酷而充满了暴力的美感,在此时,达到了巅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墙内,无数红发的庶民们双手合十,默默祈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女和孩子们的哭声连绵一片,如同一曲亘古的悲怆挽歌,诉说着漩涡这个千年豪族的末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冲啊,为了雾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冲啊,干掉这两个瓜皮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冲啊,栗霰串丸有令,杀进村子,抢掠三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城墙上,雾忍的啸叫声已经清晰可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依然能?#24187;?#24378;站立着的漩涡忍者,已经不足双掌之术,而他们最后的希望,他们的战神漩涡井瞳和族长漩涡源介,也?#23478;?#25671;欲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,源介族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结束么……一切都结束了么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论站立着的,还是依靠着墙垛的,又或是倒地不起的漩涡忍者,一时间都悲?#26377;?#3621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双腿插着两枚苦无的中年忍者,用?#32456;?#32477;望地拍打着墙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许是回忆起了十七年前的那场战争,彼时漩涡一族是何等强盛,以一族之力,力阻雾隐登陆的野望,名动忍界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这样不计牺牲换来的是什么?是十多年的元气难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双目通红,双手握着折断的忍刀,艰难的支?#29260;?#36523;体,向着天空高呼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木叶啊,漩涡一族为你流干了最后一滴血,我们?#20102;?#26080;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?#20320;们又能问心无愧吗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?!!!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这名中年忍者绝望心死之际,天空中却陡然暗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本刺眼灼目的阳光,仿佛?#30343;?#20040;旷世巨妖所遮蔽,乌泱泱的压迫而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伪仙法——番天瓜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声巨响,一阵巨大的烟灰飞腾,整个战场一瞬间死寂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烟雾散去,只见一只巨大的青色事物,如同一座小山一样,飞来直落,镇压在战场之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5250;?#19981;是左兵卫?#20808;?#19979;辖的五个中忍小队的所在吗?他们人去哪儿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非……莫非十几个忍者,就这么被这个东西压在下面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378;?#24597;连个全尸?#30142;换?#30041;下来,全都变成了肉饼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雾忍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,呆若木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看,上面有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是谁叫了一声,雾忍们才注意到“小山?#26412;?#28982;有两个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先一人,全身笼罩在破旧的斗篷中,半跪着,以单手撑在“小山”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后一人,迎风?#20142;ⅲ?#21364;不断地发出“呜呜”的哭泣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穿一条破布风衣,头上套着一个古怪的南瓜灯笼,显得滑稽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他身后背着一把用布条包裹着的宽刃忍刀,显?#28784;?#19981;是易于之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候,半跪着的男子抬起头来,目光锐利,俯视战场,冷声道:“忍界义勇军,《寻宝小组》参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是忍界义勇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忍界义勇军”这五个字并不是雾忍们第一次听到了,早在之前,他们在面?#38405;橇娇?#29916;皮的时候,就听到了这个?#35270;鎩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那?#23047;?#29916;皮说的是:“忍界义勇军,《下忍联盟》参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“义勇军?#26412;?#31455;是何方神圣,居然如此牛?#301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之前那两个瓜皮已经让人好一阵头疼,现在又来了两个似乎更加难缠的家伙,雾忍们不禁陷入了巨大的不安和疑惑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8738;輳青輳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斗篷男小心翼翼的拿着名为手机的忍具,这是他为了完成任务,忍痛花费巨款购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下拍了两张照片,斗篷男颇为生疏的打开了木叶论坛,在“拯?#21364;?#20853;源介”的版块里面上传了一条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?#24433;?#19978;千个雾忍包围了,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。——五行缺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照片上传,看着底下一片赞叹之声,斗篷男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,然后关上了手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家伙能不能别哭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斗篷男皱着眉头,转身冲着身后的南瓜灯笼猛地一拍,“我知道你故乡的樱花开了,刚?#25293;?#20010;鲨鱼脸说了一句,你就哭到现在,还是不是男人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的,我不哭了,嘤嘤嘤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信不信我一发触手重拳打爆你的南瓜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斗篷男的暴力威胁下,南瓜灯笼男子终于停止了哭泣,也不再嘤嘤?#27185;?#32780;是开口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角桑,我觉得《寻宝小组》这个名字,未免太不拉风了吧,我们还是?#23567;斗上?#20108;人组》怎么样?自由?#19978;瑁?#20687;风一样,多美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南瓜灯笼男子喋喋不休的时候,无梨甚八打量着他的身形,?#25104;下?#20986;了思索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?#19994;?#39740;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毕竟是十几年的熟人,片刻之后,无梨甚八不确定的开口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。”南瓜灯笼男子连忙矢口否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废物的声音,就算故意压?#20572;?#20063;是瞒?#36824;?#26412;大爷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梨甚八这下终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,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论实力,?#19994;?#39740;斩拍马也不是自己的对手,不然的话,为什么他只是个实习七人众,而自己是老牌七人众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梨甚八大笑着,举起飞沫朝着南瓜灯笼男子猛挥去,数个威力强大的爆炸卷轴如同榴弹炮一样,飞速袭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那个南瓜灯笼男子却不闪不避,甚?#20142;?#32972;后的忍刀都没有解下,他冷漠的看着无梨甚八左?#30097;?#39118;,仿佛在看表演杂技的大马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伪仙法——三昧假火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爆炸卷轴即将抵达的时候,南瓜灯笼男子忽然弯腰向前,头套上形的嘴?#25237;?#30528;飞速袭来的爆炸卷轴,喷出了一道熊熊的火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结印,瞬发火遁,而且威力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无梨甚八震惊的眼神中,自己引以为豪的爆刀术挥出的爆炸卷轴,被南瓜灯笼男子喷出的火焰稍微一触及,立刻化为灰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很有一套嘛,这么强的火遁,看来你绝对不是鬼斩那个弱鸡了,他可不会火遁,?#19978;В?#20320;的视野太窄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大家还?#20004;?#22312;南瓜火焰的恐怖威势的时候,栗霰串丸忽然出现在了南瓜灯笼男子的身后,显然是一早就借助无梨甚八的攻击,隐藏身形绕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栗霰串丸是一名敏捷型忍者,四肢瘦小细长,虽然力量不强,但是配合着长刀·缝针的特殊造型和诡异能力,这样的身?#25991;?#22815;提供最恐?#26469;?#26432;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脚踏在青色的“小山”之上,栗霰串丸如同鬼魅一般高高跃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双手向前握住缝针的尾部,整个人身子向前鱼跃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完全利用了自?#21644;取?#25163;臂,以及缝针的长度,以最快的速度接近了南瓜灯笼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栗霰串丸的目标很明确,一击必杀,因此他选择的是一个极其刁钻,避无?#26432;?#30340;角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种说法,斩首大刀是雾隐七把忍刀中的锋利之最,这种说法其实是不?#36758;?#3034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斩首大刀确实非常锋利,横斩杀伤力也实属忍界第一,但如果说最利之刃,那却未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少长刀·缝针的针尖,是所有忍刀中受力面积最小,破甲能力最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对这样来势汹汹,几乎必杀的一击,南瓜灯笼男子却丝毫不显?#24597;摇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,长刀·缝针么,今天?#33151;么?#23478;看看,谁是世上最快之刃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忍界至尊,宝刀屠龙,倚天不出,谁与争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,就要让你们看看这满级倚天剑的威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瓜灯笼男?#26377;?#39749;狂狷,狞笑不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正当他冷笑着伸手向后,准备解下背后忍刀的时候,忽然一道白色的雷弧?#20937;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快之刃?没错,正是在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声淡淡的话语,仿佛在说一个事实,接着,一柄平平无奇的短刃就这么,以一个分毫不差的角度,以刃对尖,挡住了栗霰串丸的长刀·缝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极动到极静,一切只在零点一秒之内发生,这样骤然的动量变化,?#22836;?#20986;了巨大的能量,使得无论是长刀·缝针,还是白色短刃,交锋处,?#23478;皇?#38388;由于高温变得赤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快!?#20204;浚?#22909;……帅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发出这样感叹的,不是张大了嘴?#20572;?#19968;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栗霰串丸,也不是已经堪堪将背后的布条松开,露出了半截翠绿忍刀的南瓜灯笼男子,而是不远处一颗树木上的,一个手?#30452;?#32511;长棍的红发蒙面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同样作为刀术高手,对决?#34892;?#30340;南瓜灯笼男子和栗散串丸才都更加的震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在电光火石间做到这一切,眼前这个带着暗部面具的?#36861;?#30007;子,难道在刀术上比自己要更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两人很快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鬼……南瓜小仙,看起来,你的风头好像被完全压过去了呢!”斗篷男挖了挖鼻子,将鼻屎弹到了“小山”下,一脸戏谑地对同伴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瓜灯笼男子将布条完全解开,露出翠绿的玉刀,横在怀中,撇了撇嘴,抱怨道:“真是多管闲事的家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瓜灯笼男子正是雾隐叛忍——?#19994;?#39740;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有十足的理由不爽,从小因为天赋不足,落选了忍刀七人众,后来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成为七人众预备役的机会,却意外的成了雾隐村的叛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简?#26412;?#26159;废柴流的模板,如今机?#30331;?#21512;之下,得到了金手指,他乡遇故人,正是装逼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不容易练满级的杀人剑,攻击速度增加20%,鬼斩正要借此来个后发先至,快速拔刀,一雪多年来的耻辱的时候,却居然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?#36861;?#23567;鬼,以一种更加拉风,更加装逼的方法破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就好像哈欠打到一半,被人捏住?#25749;?#21657;,怎能不让鬼?#38431;?#38391;之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快的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栗霰串丸这时候也从震惊中恢复回来,一脸凝重的。飞速后退,待?#35828;?#19968;个他认为安全?#26408;?#31163;,才又重新恢复了战斗的姿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白毛,论速度,我可不会输给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为敏捷型忍者,栗霰串丸有他自己的骄傲,他可以允许别人比他力量大,比他忍术强,唯独不允许有谁速?#32570;?#20182;快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戴着暗部面具,却身穿便服的?#36861;?#24525;者,也朝着栗霰串丸点?#35828;?#22836;,道:“忍界志愿军,《黄白双煞》之白牙锋利,参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又是那个狗屁志愿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栗霰串丸咒骂一声,握住长刀·缝针的中部,向后提拉,“长刀对短刃,小子你没有机会的!接招吧切缝纫之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一声暴喝,他与白牙锋利?#30342;?#20102;一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白牙锋利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远处的木林之上,发出了轻声呢喃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是麻烦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94;?#39740;斩看着正在与栗散串丸?#30343;?#30340;白牙锋利,眼睛不禁微微收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?#38701;?#27611;小鬼究竟是什么来路,刀法居然比起忍刀七人众中,最以灵巧诡异著称的缝针持有者,串丸那家伙更加精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明缝针的长度远在?#21069;寻?#33394;短刃的十倍以上,按理?#27492;的歉霭?#27611;小鬼根本不应该能够近身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偏偏,他就靠着无?#32469;?#28218;的身法,和迅疾的速度,将栗散串丸玩弄于?#28903;?#20043;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6824;?#22855;怪的是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?#19994;?#39740;斩总觉得,虽?#30343;?#21147;高下一目了然,但是这?#38701;?#27611;小鬼和栗散串丸的战斗,却总是给人一种旗?#21335;?#24403;,胜?#20309;?#20116;开的感觉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当那个两个瓜皮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33538;,加油啊!我完全看不到你的青春在燃烧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茂哟,青春是不能?#21364;?#30340;,我们和戴已经下场,下面轮到你来挥洒汗水,青春之魂,请更加炙热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朔茂与栗散串丸战斗的时候,迈特戴和迈特威父子也暂时摆脱了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迈特戴重新通灵出了那只老年痴呆的红色忍龟,坐在它身边,在它?#25104;仙?#28779;架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父子两人一面吃着火锅,补充因为开门而燃烧掉的卡路里,一面?#28783;?#31446;起大拇指,为朔茂加(疯)?#20572;?#29378;)助(捣)威(乱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能不能闭嘴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口被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叫破名字,朔茂觉得脑壳很痛,他?#26522;?#20995;击飞长刀的一段突刺,懊恼的将面具摘下丢在一边,忍不住抱怨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别说话,给我三?#31181;樱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的,少年,下面请听我为你献唱一曲,青春之歌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青春,你像早上五点钟的太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啊,青春,你是朝霞,是雨露,是?#25484;?#26159;厕?#21073;?#36143;穿着生活中的每一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闭—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嘴——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栗散串丸一头黑线,但还是抓住了朔茂?#28783;?#20998;心的契机,?#22797;?#23545;朔茂造成了不小的威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时间战局愈发蕉?#30130;?#22330;面险象环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忽然,场外一道水龙弹向着朔茂后背袭来,同时栗散串丸用长刀攻向朔茂的?#20381;擼?#36843;使后者不得不一跃而起,横飞着移动身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粗壮的男子出现在了朔茂的左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手?#24515;?#30528;巨斧和重锤,正是钝刀·兜割的第一?#38382;?#29992;者——通草野饵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说缝针代表着敏捷,钝刀就代表着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死吧,小白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通草野饵人宁笑着举起巨斧,直直的劈砍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速?#20154;?#28982;算不上很快,但势大力沉,若是挨到这一记斧子,身体必然断成两截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的朔茂,只有十五岁,远不是十年后那个“遇见之?#29260;?#20219;务视为无罪”的木叶白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对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一击,只能强行一个错身,使用瞬身术向远处拉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该死,距离?#36824;唬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朔茂心中大急,瞬身术并不是瞬间移动,只是极快的身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看巨斧就要落下,但他如今的移动的速?#28909;?#19981;足以避开,虽然不至于腰斩,但是很可能断掉一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对于一个体术为主的忍者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通草野饵人、栗散串丸难以置信的目光下,在最后的时刻,朔茂忽?#24187;?#22320;一加速,堪堪避开了落下?#26408;?#2602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32034;,这?#25569;?#30340;?#26522;?#35874;你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摸着身上?#28784;?#23376;改成白色的斗篷,朔茂展颜一笑,就在刚刚的最后关头,他接近了涡潮隐村角楼的?#24674;茫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亚索赠送的斗篷?#22909;?#31165;斗篷,其被动,在工程设施周边移速加快,在这一刻终于触发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险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朔茂长吁一口气,愈发认真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朔茂认真的结果就是,即便是以一敌二,对手还是七人众级别的高手,但你来我往又是几个回合的战斗,局面依然是五五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卑鄙无耻的家伙,不能再OB下去了,差点让我抱憾终身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候,一声怒吼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通草野饵人正举起兜割,准备一锤击斧,攻击朔茂的时候,忽然一根翠绿的长棒,斜斜的插入?#35828;?#38754;,正好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棒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一声清喝,这根翠绿长棒忽然像是有生命似的,自己从土里钻了出来,然后疾速的飞回到了一个同样蒙着面具的忍者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蒙面忍者手持绿棒,一指通草野饵人,沉声道:“你们对白?#38647;?#20986;的罪孽,我将加?#26007;?#36824;!忍界义勇军,黄?#20303;?#21571;……佚名参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漩涡一族居然还?#26032;?#32593;之鱼?”通草野饵人看着来人醒目的红色短发,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蒙面忍者显然不愿意解释身份,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通草野饵人的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是自顾自的转移了话题,他朝着一?#38405;?#24231;青色的“小山”用力挥了挥手,高?#26263;潰骸?#35265;过冬瓜师兄、南瓜师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谁敢说?#21494;?#23567;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?#36141;?#20061;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?#29260;?#22899;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