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裴被踢中了颈部,失重,?#28216;?#26639;上栽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咣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楼顶的门?#28784;?#33050;踹开了,蒋队手里拿着把枪,四处瞄:“人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见纵火犯,楼顶就容历?#23047;?#2337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说:“踢下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靠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立马跑过去,朝围栏下面看了两眼,楼下一片混乱,不知道是个啥情况,他赶紧用对?#19981;?#35810;问下面的同志:“下面怎么样?抓到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抓到了,蒋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激动和操?#26263;?#24515;情并存,很焦急:“人呢,死没死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放心了,抓到就好,不过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扭头:“楼下的排爆专家你请来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起码有一个连,排爆的、特种的,丫的,全是牛人,他都没见过这么大阵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不置可否:“你们警方说的,这种变态杀人狂,炸弹袭击的几率很高,要做排爆?#24613;浮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行,这点他没话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京柏城五楼全部停业维修,除了被绑的那个,伤亡人数为零。”蒋队把枪收了,“别跟我说这都是偶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平铺直叙,淡定而从容:?#23433;皇牽?#25105;安排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帝都容家的六公子,别说一个连,搞来一个师也不奇怪,他不仅有势,还有钱呢,大手笔啊,京柏城五楼停业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深吸了一口气,火气硬是没压下去:“你又?#30343;?#21009;警,怎么能私自行动?!”至少跟他们警方先通个气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道:“你们的手机被监听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啊!还有这事?他居然不!知!道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抹了一把大太阳晒出来的汗:“你他妈到底背着我们警察查了多少事情?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没有接话,走到萧荆禾跟前,用手给她挡太阳:“热不热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,身上还穿着消防的防护服,面料不透气,很厚,脖子?#20808;?#26159;汗,被热得通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看着心疼:“有什么问题,我晚点会去警局做?#20107;肌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先带萧荆禾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刚到楼下,还没走出围堵的人群,有人喊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萧荆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站住了,她回头,看见林莺沉被两个医护人员搀扶着,目光灼热:“你知道今天是谁约我来这的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21335;耄皇?#20320;约我来的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被容历握了一下,她偏过头去,就看见容历眼里迅速暗下去的阴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张了张嘴,却顿了很久,惨白得没有一点血色的唇微微发抖:“是容历。”她脚上还穿着那双不合脚的红色高跟鞋,一瘸一拐,吃力地走上前,她语气嘲讽,还有不甘与愤恨,“你?#30343;?#28040;防员吗?你?#30343;?#19987;门抢?#31449;?#20154;吗?那你不知道吧,是容历把我推出来做诱饵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想说,若?#30343;?#23481;历约她,她不会蹚这趟浑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在指控,容历如何心狠手辣,如何机关算尽,如何良心泯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言外之意,萧荆禾都听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就回了一个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难以置?#29275;骸?#23481;历他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打断了,语气很心平气和,?#30343;?#38899;色很冷:“你好像忘了,我是你约出来的,你?#28784;?#24819;把我推出来做鱼食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啊,怎么总?#19981;?#25226;标准?#38712;?#25163;电筒里,光照别人,不照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不动歪念,也轮不到你来自食恶果,林莺沉,”她停顿了一下,手里?#21335;?#38450;头盔?#34892;?#28907;手,顺手给了容历,“别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别人,你是自作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多说无益,她拉着容历走出了拥堵的人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没了力气,坐在?#35828;?#19978;,哭哭笑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的车就停在?#21592;?#30340;车库,萧荆禾在车上换了衣服,她出了一身的汗,容历不敢立马把空调调得很?#20572;?#21482;好用湿巾给她擦汗,做物理降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上车后就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动作很轻,替她擦脖子?#31995;?#27735;:“你生气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反问回去:“你不知道我气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就怕她恼他,会让人束手无策,只能坦白,然后绝对顺从:“我利用了林莺沉。”不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他手段?#30142;还?#24425;,阿禾?#28784;?#26679;,她性子更磊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皱眉:?#23433;皇?#27668;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给她擦脸的动作?#21152;?#28857;慌乱了,很没底气:“阿禾,我错哪了你告诉我。”他讨好似的,语气顺着她,“你不告诉我我不知道怎么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这样小心翼翼,她都气不起来了,闷声闷气地:“我不?#19981;?#20320;什么都瞒我。”好比今天这件事,她到现在都云里雾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又抽了张湿巾,擦了?#20102;?#30340;手指,然后捧着亲了亲:“我是怕你危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把手收回去,不?#20204;祝骸安灰?#21548;理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很少见她这样?#20013;?#23376;,有点孩子气,他倒笑了,抓着她的手握着:“我错了。”他嘴角的笑没压住,“我以后不这样了,原谅我好不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认错倒?#31995;?#2455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戳了戳他肩膀,没原则地原谅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容历的口袋里?#32479;?#19968;个皮筋出来,把长到肩膀的头发扎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林莺沉要使坏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本来想剪短头发,容历没让,她当时便在他口袋塞了个皮筋,说必须天天带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还真天天带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自己暴露的。”容历帮她耳边碎发别到耳后,同她说,“林莺沉跟我说,她是定西将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里的皮筋嘣的一下,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动作顿住了:“那她是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摇头,把她的头发打散,手绕过她的脖子,重新给她绑:“她大概自己乱了阵脚,同我说了一些崇宗、炎泓年间的事,可那些事除了我,只有我之?#26263;?#24515;理医生知道,我不信她是乌尔那佳·莺沉,自然就能查到她和那个心理医生的关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事,她?#30142;?#30693;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关系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医生是她的生父,至于她怎么看到那些治疗记录的,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耐心好,一缕一缕给她顺着头发,刚刚能扎马尾的长度,他绑了一个丸子,?#30343;?#31532;一次做,动作已经很熟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?#22905;和张医生的时候,还发现了一件事。”他把她额头的刘海往?#21592;?#25320;,“你去做心理催眠那?#21361;?#26519;莺沉也去了,监控拍到了她,还有江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那时候就知道江裴是凶手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不知道,江裴在监控的盲区,只拍到了一?#30343;鄭?#34382;口有痣,不过能确定一件事。”容历?#21578;?#36947;来,语速徐徐,“林莺沉可能认出凶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就是说,林莺沉看到了她心理咨询的?#34507;浮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后来她打电?#38712;?#20320;出去,林老爷子?#32456;?#25105;对弈,我猜,她应该知道谁是凶手了,想把我支走,玩玩借刀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自?#28784;?#27809;有十足的把握,?#30343;?#36172;了一把,让他家阿禾单独来京柏城,给江裴下手制造契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便将计就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她想?#24187;?#30333;:“那为什么江裴最后绑的人是林莺沉?#20426;?#26519;莺沉故意约在了京柏城的二楼,签售会对面,时间也算得刚刚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为什么江裴和她错开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去心理咨询室,江裴也跟去了,那件事,除了警方和我没有别人知道,他那么清楚你的行踪,只有一种可能,他在你身边或者警方那边按了监听、监视装置。”容历用手背碰了碰她脖子?#31995;?#28201;度,已经凉下来,便把车里的空调调高了两度,“我?#19968;?#24120;?#23433;?#20102;,你的手机被动过手脚,还有蒋队下面的一个警察,手机也被监听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怪,他连警方也瞒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想起来了:“三月的时候我丢过一次手机,当时保安室说是江裴送去失物招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居然那么早?#25237;?#19978;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做完催眠之后,我去调了那次事发地点附近的监控,拍到了你说的外卖员,?#19968;?#30097;凶手跟你在同一个小区,就去做了人脸比对,不过监控画质不清晰,比对不出来。”容历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用林莺沉来引他出来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点头,不否认:“他盯上你了,留着后患无穷,我必须尽快抓到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顾不得手段了,卑鄙就卑鄙点,总之,他是要永绝后患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继续:“你的手机正好被他动过手脚,我就用你的手机改了你和林莺沉见面的时间和地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他把林莺沉约到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就是要抓现行,就是要证据确凿?#32972;?#25235;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一步,都掐算得精准无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心机多,可到底比不过容历城府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容?#24917;?#35828;你四岁就看孙子兵法,”萧荆禾靠着?#24213;?#31245;稍仰着头,笑了,“果?#24187;?#26377;白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当了三十五年的?#39318;澹?#21738;会没点阴暗的手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禾,”容历两?#30343;?#20280;过去,环住她的腰,把她抱到怀里去,他说,“我只算?#31080;?#20154;,这些不大光明的心思,不会用在你身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忍俊不禁,她?#20449;?#21451;的求生欲,还挺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抬手,端着容历?#21335;擄停骸班牛?#20320;要敢算计我,我就买榴莲给你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笑着答应:“好。”他身体压过去,把她圈外怀里,下?#36879;?#22312;她肩上,微热的呼吸在她耳边,“我利用了别人,你怪不怪我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倒没想要林莺沉的命,消防总队的人来得快,他的人也在五楼,林莺?#20102;?#19981;了,可到底是当了他的?#24867;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是别人,我不赞同,可是林莺沉,”萧荆禾想了一下,“她活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?#30343;?#22905;?#20154;?#35745;,容历也不会将计就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笑,顺?#25490;?#20154;胡的话:“?#29275;?#22905;活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有点气:“我与她无冤无仇,她却想弄死我。”早知道,她才不去救林莺沉那个坏透?#35828;?#22899;人,最好让她多吸点浓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继续顺?#25490;?#20154;胡:“?#29275;?#22905;是坏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在他怀里窝了一会儿,然后推他:?#30333;邢赶?#24819;,也不算无冤无仇,她当我是情敌,说到底,是你的桃花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?#35828;募刀?#24515;,当真比千军万马还可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从善如流,女朋友说什么是什么:“你说的都对,我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认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哭笑不得:“你上?#30343;啦皇?#30343;帝吗?怎么一点九五之尊的架势都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反问:“你说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?#20154;?#35828;,他?#33258;?#22905;唇角,眼里似融进了漫漫星辰的光:“若是那时你当了我的皇后,我定是大楚第一个惧内的皇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哑?#30343;?#315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警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裴落网后的第二个小时,刑侦队就审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召从审?#22930;页?#26469;,表情很复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?#20040;了?#20426;?#33931;队刚刚给容历做?#20107;跡?#27809;有亲自审,“他不招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召说:“全招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睨了他好几眼:“那怎么还这个表情?#20426;?#19968;副‘怕怕’的样子,真是?#35785;?#21799;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召摸了摸后颈,大夏天的,他竟觉得冷,搓了搓手?#31995;?#40481;皮疙瘩:“队长,你还是自己去看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队立马去掉了审讯室的监控录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裴坐得端端正正,脱了外套,里面穿着白色,帽子口罩拿点,又?#25351;?#20102;他平时文?#26102;?#24428;的样子,唯独眼神阴冷得诡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8706;?#38498;那几个贱女人,平?#26412;拖不?#32858;在一起喝红酒,做指甲,然后边听音乐,边猥亵院里的男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左手的食指指腹摩挲着右手虎口?#31995;?#30179;:“她们怕那些男孩会乱说,专门挑年纪小的,七八岁最好,身体也嫩,要是不听话了,她们就会用高跟鞋教训,又不能被人看到伤口,就挑最私密的地方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了,就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们哭的越厉害,那些贱女人就笑得?#23047;?#2451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往后仰了仰,手腕?#31995;?#25163;铐被拖着往后,在桌面擦出刺耳的声音:“后来我在她们的红酒里加了老鼠药,四个女人,都?#20154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瞳孔阴沉沉的,可目光却是烫的,似乎说到畅快的地方了,他开始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贱女人都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尸体呢?#20426;鄙?#35759;的警察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裴嘴角的笑收了,目光倏地一抬,亮得像在里面点了一把火:“她们?#30343;竅不?#32418;酒吗?我就把她们剁碎了,混着红酒一起煮,熬得很浓稠很浓稠,拿去喂狗了。”他瞳?#36861;?#22823;了,后背蹭着椅子?#20185;?#19979;下地动,面目狰狞发笑,“狗?#30142;怀阅亍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她们多贱,狗都嫌弃她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一锅汤,我就自己喝了。”他伸长了脖子,仰着下?#20572;本?#30340;青筋爆出来,眼眶里血丝遍布,目光阴鸷又扭曲,“她们总不给我饭吃,这下好了,我把她们吃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审讯的两个刑警,都忍不住打哆嗦了,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个案子蒋队有印象,二十多年了,一直没?#19994;?#23608;体,当时汀?#31995;?#21009;警查了很久也没查到什么,谁会想到,作案的会?#26538;露?#38498;的人,那一年,江裴才九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新年快乐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卢兹对甘冈 弗罗西诺内美院怎么样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官网 都灵vs卡利亚里 寻仙手游交易平台 纽卡斯尔世界排名 奥林帕斯援彩金 广东11选5计划团队 沙尔克vs弗赖堡 电竞小说女主大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