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往后退了一步,靠着鞋柜,稍稍仰着下巴看他:“容历,你把衣服脱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愣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许久,他不太确定地问:“现在就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假思索:“嗯,全部都脱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只迟疑了一会儿,便开始解衬衫的纽扣,眼里都是疑虑,?#30343;?#22905;的话,她的要求,他都会照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衬衫扔在地上,他看了她一眼,见她不说话,他继续,解皮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里原先纹了什么?”她突然用指腹点了一下他心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个地方,有一层很淡的痕,结痂应该脱了没多久,有浅浅的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?#30343;?#20040;特别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微微敛了眸,这遮住了眼底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禾。”容历喊了她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还盯着他心口那个洗掉的纹身:“是林莺沉的名字?”她抬头,看见了容历满眼的慌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谁告诉你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第一反应,?#30343;?#21542;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指腹贴?#20808;ィ?#25705;挲着上面的纹路,能确定了:“是莺沉两个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慌神了:“阿禾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纹她的名字?”她看着他的眼睛,再问了一遍,“为什么纹林莺沉的名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神色?#34892;?#24613;了:“?#30343;?#22905;,跟她一点关系都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?#30343;?#22905;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?#37027;个莺沉的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很固执,要一个确切的答案:“是定西将军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凝眸,沉吟了许久,点头:“嗯,定西将军,乌尔那佳·莺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说的对,她或许真的一点也不了解他,甚至被爱情冲昏了头,居然忘了,从一开始,他就拿她当定西将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容历,你还出不了戏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林莺沉说,他甚至为此看过心理医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?#30343;牽?#22905;咬字很重,字字都问得艰涩,“把?#19994;?#25104;她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凉青以?#24052;?#22905;说过,欢喜一个?#35828;?#21516;时,把天堂、地狱的选择也都给出去了,那个另你折腰的人,也能折了你的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335;?#25277;了一下,疼过之后,开始下坠,她看着他,眼睛红了:“容历,我不?#19981;?#24403;别?#35828;?#26367;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禾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打断他:“你是在叫我,还是叫乌尔那佳·莺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第一次见她,那时候,他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便唤她阿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回答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转身开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抓住了她,语气很急,很慌:“都是你。”他一字一字,说得艰难,像哽住了喉,“莺沉是你,阿禾也是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回头,目光?#27493;?#20182;的眼睛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以前问过我,《帝后》有没有原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时他骗了她,说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阿禾,”他抓着她的手,走到她面前,“我是容历,炎泓帝容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35835;恕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说得慢,一字一句如鲠在喉:“大楚没有载入史册,可是我全部?#25216;?#24471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崇宗三十年初春,历亲王容历被定西将军打下了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崇宗三十年八月,历亲王容历选妃,定西将军点兵出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崇宗三十一年春,历亲王容历登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7859;元年,芍关败北,帝亲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7859;五年,定西将军破敌三十万,收复江北三洲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7859;七年,西凉联盟燕国,兵临尧关,定西将军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都隔世了,怎还如昨昔,一桩一桩,历历在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停顿了很久:?#25226;?#27859;十五年,炎泓帝统三国,次月冬至,帝崩,与定西将军合葬长眠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看过很多遍《帝后》,这些内容,她全部都熟记,?#30343;?#30001;他说出来,突然觉得陌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063;皇?#22825;才,也不早慧,”他喊她阿禾,说,“我是带着记忆来到这?#30343;?#30340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已经不能思考,混混沌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的目光一直锁着她,一丝一毫?#30142;?#23481;退避:“阿禾,你信不信前世今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迟疑了:“不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是无神论者,不相信神明,人活?#30343;潰?#27515;后,就?#30343;?#19968;堆?#22368;牽?#19968;抔黄土,她不信来生,不信转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信?#34915;穡俊?#23481;历又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次,她回得毫不犹豫:“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信神明,她信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面的都可以不信,你就信这一句,”他抓着她的手,手心已经出汗了,这一句,他说得郑重,“阿禾,你是因我而死,我是为你而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眼神很坚定,没有一丝犹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荆禾沉默了良久,不问缘由,她只问了一句:“我是定西将军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毫不犹豫:“你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再问:“我是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回答得坚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什么觉得我就是她?”她没等容历的回答,因为慌了,也怕了,“我见过定西将军的画像,我?#36864;?#19968;点也不像,你为什么笃定我是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答不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见到她,就知道是她,像刻在灵魂里的一种本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?#30343;?#21602;?如果你认错了呢?”前世太远,虚无缥缈,比起他是?#30343;?#28814;泓帝容历,她更在乎他是?#30343;?#21482;把她当定西将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否?#31995;?#24456;快,干脆得很:“没有如果,你就是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一点切实的根据,她怎么可能不怕,她已经理智不了,满脑子胡思乱想:“若是有一天,你看见一个更像定西将军的人,会不会觉得她才是?会不会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怕她有一天,突然?#28784;?#22905;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。”他上前,抱她,“阿禾,不会有别人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他怀里退出来,仰头看他,眼里是?#28216;?#26377;过的慌乱:“?#36864;?#21482;?#22411;?#20998;之一的可能,我也要知道你的态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想?#24187;?#19981;白,因为是容历,因为太?#19981;读耍?#23601;接受不了一点点的不确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的坚持是错的,如果你真的认错了,你打算拿我怎么办?”她哽咽了一下,“你还会要?#34915;穡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面的,她不敢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还是毅然决然:“不会有这种如果,万分之一的可能都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管,容历,我一定要个答案,你爱萧荆禾吗?#31185;部?#23450;西将军这层关系,你爱不爱萧荆禾这个人?”她没有等他回答,“?#28784;?#22826;快回答我,也?#28784;?#39575;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最在乎的,?#30343;?#22905;是谁,也?#30343;?#20182;是谁,她最在乎她是他的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容历没有立刻回答她,看了她很久很久,伸?#25351;?#30528;她的脸:“我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等,踮脚吻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怕了,听?#30142;?#25954;听了,发了狠地吻他,带着他的手,放在了她领口:“上次买的避孕?#36861;?#22312;了哪里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乱世王者怎么传承 特工简.布隆德归来电子游戏 湖北30选5开奖 掘金vs篮网2017 星光之吻电子游戏 ac米兰几线品牌 龙之谷手游攻略 毕尔巴鄂巴斯克 曼城对沃特福德分析 轩辕帝传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