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没有看孩子,一眼都没心情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蹲在姜九笙病床,眼眶发红: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19979;?#33647;还没完全过去,疼得厉害,一点力气都没有,却说:“我不疼了。”她吃力地抬手,摸了摸时瑾的脸,“别担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可能不疼,有几个女人生孩子会不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手冰冰凉凉的,时瑾握着贴在自己?#25104;希?#20146;了亲她的手,又凑过去,亲她的脸,眉头、鼻子、眼睛,他一处一处亲得仔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躲开:?#38712;唷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继续亲:“不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便不躲了,睁着眼安安静静地看他,他?#25104;?#20063;不好,?#30343;?#20040;血色,就是瞳孔很红:“眼睛怎么这么红,是?#30343;?#21741;过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: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怕得哭了,怕她进了手术室,会出不来。他是医生,见过太多这样的了,以前有多麻木,现在就有多触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侧头,在他手?#25104;?#36731;吻:?#29240;皇?#29983;个孩子,干嘛这么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因为我是医生,我知道手术台上有多危险。”时瑾目光专注地看她,“笙笙,我们以后不再要孩子了,答应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次就够了,再来,他会崩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没有立刻答应他:“不想要女儿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想。”时瑾毫不迟疑,“一点也不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就只想要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抚了抚她的脸:“答应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俯身,亲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宝宝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护士抱去洗澡了。”时瑾说,“大伯母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起宝宝,姜九笙心里柔软得不行,眉眼温柔:“我们宝宝多重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五斤七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孩子不算轻了,姜九笙?#21507;?#21518;,也就重了十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名字呢?”姜九笙问时瑾,“让爷爷取吗?”她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让老爷子取名,听父亲说,老爷子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想名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不置可否,只说:“你好好养身体,名字?#32479;?#29983;证我来处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许时瑾想自己取名,她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抱了宝宝过来,大伯母王女士也来了,两人都面带喜色。徐平征没有抱过孩子,动作别扭又小心,他把宝宝放在姜九笙旁边,红着眼说:“辛苦我?#27714;?#31513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对父亲笑笑,这时,怀里的小宝宝哼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睁眼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新生的婴儿,眼珠子又黑又亮,像黑色的宝石,毫无?#21448;剩?#28418;亮得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惊喜地抓着时瑾的手:“时瑾你看,他的眼睛和你好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孩子的眼睛里,和他父亲一样,?#34892;?#3678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看那小小的一团,没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红皱皱的,哪里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丑,真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年纪大了,他想晚上过来,儿子儿媳?#30142;?#21516;意,到第二天才过来看姜九笙和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自打进病房,嘴就合不拢,添了曾外孙,喜悦之情可想而知,这时候,宝宝在睡觉,不哭不闹,乖巧得很,老爷子?#23047;?#36234;?#19981;叮?#25140;?#20384;?#33457;?#25285;?#20174;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来,上面用毛笔写了好多个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和姜九?#20185;?#37327;了:“笙笙,我想了几个名字,你看看哪个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看了看,满满一页,都是男孩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觉得程锦不错。”徐老爷子自己很满意,扶了扶老花?#25285;?#40527;程?#24179;?#22810;吉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,也觉得不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还拿不定主意,往下挑:“予白挺好,仲景也可以,还有昭容,这几个?#30142;?#38169;。?#23849;?#29239;子询问孩子妈妈的意思,“笙笙,你?#19981;?#21738;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寓意都很好,姜九笙也拿不定主意:“都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笑眯眯:“那就仲景吧。”这名字,多有感觉,显得有?#33258;?#2158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刚好这时进来:“名字已经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一愣:“什么时候取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刚刚。”时瑾轻描淡写一样的语气,“办出生证要填名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艹!老爷子都想把最近学的?#21482;?#20840;骂一遍了,他忍住,先了解情况:“你取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赶紧问:“叫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时天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?#24050;?#30382;无端跳了一下:“天北?什么寓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云淡风轻地随口回了句:“天北医院?#38745;?#3118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and姜九笙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:“你亲生的儿子,你就取这名?!你怎?#24202;?#21462;名叫时医院!时?#38745;?#26102;产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想那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意思是想了就叫这名?MMP!老爷子觉得自己要被气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这样,孩子的父亲取了名,天北,徐老爷子取了字,仲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月子里,大伯母王女士把姜九笙照?#35828;?#24456;好,还有景瑟的母亲,隔三差五地炖汤给她补营养,?#30343;牵?#22905;体重一直偏轻,基本?#30343;?#20040;母乳,孩子只能?#38405;?#31881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几乎寸步不离,除了几个大手术,他推了所有工作,没日?#28784;?#22320;照顾姜九笙,剖腹产的刀口很疼,?#36824;?#23004;九笙能忍,从?#24202;?#21898;疼,倒是时瑾,心疼得瘦了好几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两个月大时,时瑾去做了结扎手术,去之前没有跟姜九笙说,手术完了才告诉她,时瑾没有刻意隐瞒,医院很多人都知道,也很诧异,毕竟,这个年代,有几个男人会自己去结扎,若真不想生了,也多半是女人去遭罪,几个人能做到时瑾这样,把妻子搁在心坎上疼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三个月大时,时瑾和姜九笙都搬去了徐?#20197;?#20303;,她开始工作了,已经尽量推了需要外出的通告,她与时瑾白天都很忙,老爷子与徐华荣的妻子帮着看孩子,晚上,姜九笙便自己带,?#36824;?#22823;部分时候是时瑾起来冲奶粉、换尿片,姜九?#20185;?#19981;得累着他,便与他约法三章,一人负责一个晚上,时瑾口头上答应,可到了晚上,还是会起来忙前忙后,为此,姜九?#20185;?#33267;提出了分房睡,她带孩子,?#36824;?#26102;瑾怎么?#30142;?#21516;意,她没了办法,只好?#30475;?#36319;时瑾一起起来,时瑾舍不得她操劳,只好同意?#33267;?#24102;天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很乖,不吵不闹的,非常?#20040;?#21644;谁都很亲,和时瑾最亲,哭的时候,?#28784;?#26102;瑾一抱,立马就不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每这个时候,徐老爷子就心里发酸,然后趴在婴儿车上,一边给时天北喂奶,一边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们仲景还是太单纯啊,分不清谁是大尾巴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喊孩子仲景多一点,他不满意天北这个随便的名字,很!不!满!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把奶嘴吐出来,吐泡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尾巴狼时瑾走过去,把奶瓶塞回小孩嘴里:?#38712;?#21917;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立马砸吧砸吧嘴,吸得很起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孩子,好像是个隐形的爹控啊,哎呀脑瓜疼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四个月大时,姜九笙凭借定西将军一角,摘得了影后桂冠,除了她,最佳男主角、最佳编剧、最佳?#20339;藎?#37117;被《帝后》剧组包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33719;奖感言,一如既往地随心所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4892;?#20027;办方,?#34892;?#31881;丝,?#34892;弧?#24093;后》剧组,最后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站在领奖台上,亲吻她的?#21271;?#36523;穿旗袍,眼里融进了舞台?#31995;?#19975;丈光芒,她淡淡浅笑着,眉眼里是东方女子特有的温婉与清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:“时医生,我爱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台下,掌声雷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东方华夏的姜九笙,就是如此,一个淡然又恣意的女子,一个优秀的歌手和演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科楼的大厅里,咨询台的护士正围着液晶电视在看直播,电视里在欢呼,两个小姑娘也跟着激动地尖叫:“啊啊啊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尤其是小韩护士,是姜九?#31995;?#39592;灰脑残粉,挥着拳头喊:“笙爷,我要给你生狗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赵护士捂嘴笑,一回头,看见时瑾就在后面,尴尬了,?#35835;?#25199;还在疯狂的小韩护士,喊了一句:“时医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韩护士扭头:?#21834;?#40664;默地闭嘴了,隔了很久,窘窘地喊,“时医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眼里似有浅笑,?#21152;?#28201;和,骨相极好,显得芝?#21152;?#26641;,很有君子之相,他声音也轻轻缓缓的:“支持我太太可以,生猴子就不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韩护士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?#35828;?#22836;,看了一眼电视里,然后转身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麻醉科的乔医生过来请示时瑾:“时医生,手术准备好了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往手术室走,嘴角微微扬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医生看出了他的好心情:“是有什么喜事吗?”难得见时医生嘴角一直带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,侧身给病人让路,淡淡笑了笑:“我太太拿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难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医生是远近闻名的妻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医生说:“恭喜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一起进了手术,是主动脉瘤手术,病人情况不好,专?#19968;?#35786;后,预估的成功率很低,所以请了时瑾主刀,其他人主刀只怕没希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术持续了六个小时,结果很成功,比预期用的时间短了两个小时,时瑾出手术室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医助肖逸还没走,手术室那边一结束,他就赶紧过去通知时瑾:“时医生,你家老爷子刚刚来过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边摘口罩与手套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北有点发烧,在?#38381;?#23460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动作顿了一下,随即去了?#38381;?#2346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381;?#2346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护士端着医用托盘出去配药,在门口碰上了时瑾:“时医生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点头,走去病床边,看了看时天北,他正泪眼汪汪要哭不哭的样子,时瑾问:?#38712;?#20040;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381;?#31185;的当值医生回:?#30333;?#36807;检查了,没别的问题,小孩子发热,退了?#31449;?#27809;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拧着的眉稍稍松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华荣的妻子王女士也过来了,问时瑾的意思:“要?#28784;?#32473;笙笙打个电话?”笙笙在国外领奖,本来时瑾也要过去的,临时安排了手术,才没去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,笙笙明天就回来了。”时瑾态度一贯?#25512;?#21608;到,“大伯母,麻烦你帮着再照看一下,?#19994;?#20250;儿还有一台手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么晚还要做手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者多劳,王女士?#21152;行?#24515;疼时瑾的身体了:“你不用担心,烧已经退了,我和你爷爷都在这守着呢,等会儿天北的外公也过来,你忙你的,天北这不用费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道: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会儿,徐老爷子正趴在病床边上,许久都一声不吭,他心疼得呀,摸摸小宝?#21561;暗?#33080;:“仲景啊,你要快点好哦。”心肝宝贝地哄,“好了曾外公给你买很多进口奶粉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跟安?#22350;?#32654;是一个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?#30343;?#26381;,瘪瘪嘴,要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赶紧哄:“不哭不哭了。?#40763;?#26041;百计地哄,“哎?#24076;?#25105;的小心肝。”搜肠刮肚地哄,“乖乖哦,不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?#32972;?#22094;,金豆子直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弯腰,摸摸他的头:“不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?#37027;种哄?#35828;?#35821;气,倒更像命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天北立马就不哭了,红着眼看?#32844;鄭?#21695;咿呀呀个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:?#21834;?#35265;了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时瑾还有一台手术,他提前过去准备,时天北这会儿已经不哭了,一个奶娃娃自己睡在婴儿专用的病床上,不吵也不闹,睁着眼睛好奇地四处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粉雕玉琢的,漂亮得不像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来送药的护士不禁多看了两眼,立马就瞧出来了:“这是时医生家的宝宝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女?#23380;?#22312;病床旁边守着,笑着回:“是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和时医生长得真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头查房的护士也附和:“可?#30343;牵?#31616;直是?#31895;?#31896;贴啊,长大了不得了了,又不知道要惹多少女孩子芳心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个月大的时天北,长开了一些,已经看得出样貌轮廓了,和时瑾那是真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0108;天?#24418;?#23601;赶回来了,直接从机场过来的,她到病房时,天北在睡,时瑾守在旁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宝宝怎么样了?”她出了一头的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事。”时瑾用袖子给她擦了擦汗,“爷爷已经去办出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过去,亲了亲孩子的脸,心软又心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从后面抱住她,把她的脸转过来,也要亲,姜九笙失笑,在他?#25104;?#21828;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说:“我已经和莫冰说了,下个月你休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看他: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牵着她,离婴儿病床远一点,声音放得很低:“我们的婚礼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很诧异:“什么时候准备的?”他一次都没提过,她也一点?#30142;?#30693;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北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了,一个人包揽了所有事情:“你怎?#24202;?#36319;我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让你?#36947;痢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低头吻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知道她所有?#21335;?#22909;,不需要她操劳,他也能给她一场让她心悦的婚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婚礼是她?#19981;?#30340;中式,很古风,她有一点旗袍控,她不?#19981;?#32321;杂,不?#19981;?#28909;闹,所以,不请媒体,?#38382;?#20174;简,风格?#26049;稀?#23130;礼在秦?#27927;?#37202;店举办,距离刚好,场地也恰当,当日,秦氏旗下所有酒店、会所,一律免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凤冠霞帔,她在徐?#39029;?#2323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一身大红色?#21335;?#26381;,花轿花?#25285;?#21069;来迎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宅之外,全是人,?#30343;?#23186;体,都是别墅区里的?#29992;瘢?#36807;来看热闹的,几百个身穿黑西?#21834;?#25163;系红绸的保安在维持秩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群里,有人在议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3500;态的女人说:“秦氏那么有钱,怎么还在国内办婚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旁边年轻的女孩就接嘴,看?#36824;?#36825;人崇洋媚外的嘴脸,直接怼她:“国内怎么了?我们老祖宗自己的东西怎么比别人差了?非要去国外搞一搞?我就觉得这样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2899;人嗤之以鼻:“也太简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视里那些个女明星,哪个?#30343;?#25630;得轰轰烈烈,何况今天的新郎钱那么多,?#23588;欢疾?#20986;国,也不穿什么钻石婚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年轻女孩?#27426;?#31505;了:“简单?”她是姜九?#31995;?#31881;丝,她?#27714;戏?#37117;很低调的,没办法,这女人太无知,她觉得得给她科普一下,“你知道姜九笙今天穿的凤冠霞帔、戴的步摇玉镯值多少钱吗?”她比了个数字,“三千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2899;人显然不信:?#23433;皇前傘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手上脖子上戴的,那可都是?#21734;!?#22899;孩抱着手,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花?#21361;?#36824;有那顶花?#21361;?#26159;?#21448;?#21335;博物馆里抬出来的,一千年?#26263;?#19996;西,市价两个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515;?#22899;人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可爱们,月票走一波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万人炸金花技巧 德黑兰独立 首尔 辽宁35选7计划 2978招财鞭炮 亚眠vs波兰多 狼队对武磊感兴趣 宁夏11选5开奖 PT三倍猴子 柏林赫塔球衣哪里有卖 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