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缝合手速,估计又打破记录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?#30343;恰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医生最为外人称赞的就是缝合手法,耶鲁医科的教科书上,史诗级的缝合案例,就是时瑾的一台包心手术,首创了一种新式的心内缝合,不过,难度太高,目?#38712;?#21307;学上,能做到的人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护士长随口说了句:“姜九笙今天产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肖医生好笑:“难怪时医生这么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产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刚从B超?#39029;?#26469;,肩膀不慎擦到了迎面过来的人,她抬头,道了句:“抱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人戴着口罩与帽子,看了一眼又低下头,脚步匆忙,一言不发地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目光随着望过去:“好像是傅冬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也顺着看过去,看背影确实像,有点意外:“她居然来妇产科。”莫冰想,“看来圈子里的传闻是真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?#21019;?#38395;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对圈子里的流言蜚语一向不太关心,怀着孕,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不知道也是正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?#36214;?#21516;她说:“秦行死后,傅家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,甚至内斗不断,傅冬青没了傅家这个倚仗,她身上又有黑料,也拿不到什么好资源,而且这个圈子里,踩高捧低的人很多,傅冬青经纪公司的几个新人?#27809;?#36393;着她爬?#20384;矗?#22905;日子不好过,消沉了好一阵子,就在前阵子,却突然接了个国际大电影,直接杀进了国?#23454;?#24433;圈,在国内影视圈的地?#28784;?#19979;子又?#20384;?#20102;。圈子里都在传,说是她和?#27465;?#30005;?#26263;?#23548;演好上了,也有媒体拍到过,不过两边都?#24576;?#35748;,现在都来妇产科了,估计也八九不离十。”莫冰就事论事,“?#27465;?#23548;演我也见过,长得很不错,身家更不错,又是世界级导演,就是花边多?#35828;恪!本?#26159;没想到,傅冬青居然?#25104;?#20102;,这是要转正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只听,没有谈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感叹:“人啊,?#28784;?#36300;入了谷底,能依旧骄傲的就很少,你看傅冬青,?#32972;?#22810;自负的一个人,还?#30343;?#21521;现实低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想起傅冬青以前对时瑾势在必得的样子,真是可笑又可悲。所以说,做人,要实在一点,要知足,这个世界?#30343;?#32469;着谁转的,因果?#21482;兀?#21892;恶终有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时瑾过来了,白大褂里面还穿着无菌的绿色手术衣,应该是刚从手术台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问他:?#23433;皇?#35201;到五点吗?#20426;?#29616;在才刚过三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提前结束了。”时瑾走到她身边,牵住她的手,“检查都做完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她把手里的各种检查单子?#20960;?#26102;瑾,?#38712;?#25343;结果,有?#36214;?#20170;天拿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随手翻了几页,妇产科是他了解最少的一个科室,看不大懂:“我在医院,到时我过来就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又问她:“吃东西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产检历时很长,早上过来的时候还是空腹,时瑾给她准备了牛奶?#25512;?#33796;?#29301;?#36824;有一些充饥的孕妇饼干,他进手术室前千叮咛万嘱咐过她,抽血之后,一定要两个小时进食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吃了。”也?#32426;?#20102;,?#22411;?#20381;旧没有好转,她说,“现在去周主?#25991;?#37324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时瑾?#38405;?#20912;道,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把姜九?#31995;?#21253;给时瑾:“不用?#25512;!?#23545;她挥挥手,“那?#19968;?#21435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带姜九笙直接去了周主任办公室,时瑾昨晚就预约过了,直接过去便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敲了?#29275;?#24471;了回应后推门进去:“周主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放下手头的事:?#30333;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让姜九笙坐下,把检查的结果放到桌上,周主任戴?#20384;?#33457;镜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:“有一点贫血,还有就是盆骨太小,顺产的话可能要吃点苦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?#34892;?#25285;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揉了揉她的头,说:“我们剖腹。”又?#25163;?#20027;任,“还有别的问题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把老花镜放下:“其他数据都很正常,不过,体重还是太轻。”她?#24335;?#20061;笙,?#38712;?#37325;很困难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快?#24187;?#19971;的身高,却还不到九十斤,这还是?#21507;?#19977;个多月后的体重,便是在以瘦为美的女艺人里头,也算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:“有点,吐得很厉害。”刷牙?#32426;攏?#21507;什么吐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明白了,建议:?#38712;型路从?#21518;面应?#27809;?#22909;点,不过再怎么吐还是要尽量多吃,鱼虾肉蛋之类的高蛋?#36164;?#29289;要多摄入,实在吃不?#27809;?#33125;,多喝点粥,孕妇奶粉也?#28784;?#26029;,可以服用一些益生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说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为了宝宝,就是吃一口吐一口,也得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问:“还有其他问题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有了,还有?#36214;?#26816;查结果还没有出来,到时候时医生你再过来一趟就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颔首,稍稍迟疑了片刻,还是问了:“周主任,宝宝的性别能看得出来吗?#20426;?#19977;个多月,一般来说,可以看出性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好笑,还以为时医生不会在乎男女呢:“时医生,医院有规定的,不能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还想问,姜九?#20384;?#20102;拉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没?#24615;?#38382;了,拿了东西,带她离开,刚走到门口,周主任忽然问了一句:“时医生?#19981;?#20799;子还是女儿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道:“女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笑,说:“下一胎继续努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崩地裂的感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主任忍俊不禁,觉得时医生这表情太有意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是姜九笙把时瑾牵出去的,他神?#30343;?#33293;的神色,一直拧着眉,姜九笙还不太确定,就问时瑾:“周主任的意思是儿子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眉头皱得更紧了: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新年愿望就是生女儿,现在愿望落空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,就说:“没关系,儿子女儿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灰?#26679;。”怎么会一样,女儿是小公主,他说,“儿子是情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不想说话了,一个人郁郁不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见他愁?#30142;?#23637;,佯装恼他:“你这样我不高兴了。”不牵他手了,“你不能嫌弃我生的儿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表情很受伤:“笙笙,你现在就开?#35745;?#34962;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醋酸味儿好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得冷静一下,想想怎么哄他,她把东西给了时瑾,去了洗手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洗手间就在妇产科这楼的尽头,时瑾在外面的走廊?#20154;?#20302;着头,刘海垂着,眼底下一片阴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对面,蹲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?#37259;?#19977;十多,脖子?#31995;慕鵒醋?#25402;粗,?#27465;?#20204;儿抬头看了时瑾好几眼,挠挠头,没好意思再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啧啧啧,一个男的,长?#24125;?#22899;人都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7465;?#20204;儿蹲得无聊了,闲聊:?#26696;?#20204;是妇产科医生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身上穿着白大褂,口袋的地方印有医院的logo,不过所属科室的字体太小,看不大清楚,他语气很淡,礼貌又疏离:?#23433;皇牵?#24515;外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楼都是妇产科,B超室就在旁边,哥们儿就问了:“那你也是陪老婆来产检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打量了时瑾两眼:“看你这表情,结果不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摇头,不想多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1486;?#37027;就是孩子的性别不称心了。”他说完,就叹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抬头看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神对上,同是天涯沦落的惺惺相惜啊,哥们就开始分享他的故事了:“我也不称心啊。”越说越愁眉苦?#24120;?#24515;里苦啊,?#26696;?#20204;你不知道,我家这胎前头已经生了俩儿子了,一个五岁一个三岁,我老婆实在想要女儿,就想着冒险再试试,这下好了,彩票没中,中炸弹了,刚刚医生跟我说,房价涨得厉害,让我再买三?#36861;?#23376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产科医生一说这种话,就是暗示要生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拧眉:“三个儿子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居?#30343;?#19977;胞胎,还是三个带把的!?#22791;?#20204;儿扶额,欲哭无泪,要崩溃了,摸了一把平头问,“你家的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儿子。”时瑾补充,“一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面哥儿们竖起一直?#32456;疲?#34920;情一言难尽:“那你有什么好烦的,你才一个,我家五个,是五个啊!”他就是当了脖子?#31995;慕鵒醋?#20063;不够买房啊!生了五个?#32456;?#39740;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嗯,时瑾现在不那么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说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有了对此,伤害有时候能少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家的路上,时瑾一言不发地开?#25285;?#23004;九笙捧着彩超的照片在看,三个月大的孩子,彩超照片也不好看,可她就是觉得看得满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不开心?#20426;?#32418;绿灯的时候,她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帮她把盖在腿?#31995;奶?#23376;往?#20384;?#19968;点:“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觉得他心情应该不好,话?#32469;?#26102;少了一些:“真这么不?#19981;?#20799;子?#20426;?#22905;无所谓的,儿子女儿一样,时瑾就一直不怎么?#19981;?#20799;子,他会吃醋,更宁愿是女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眉头松了,说:“还好,至少?#30343;?#19977;胞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家时医生自我开导得很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25103;?#24515;了一些:“前面有母婴商?#29301;?#25105;们去逛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来姜九笙是想买孕妇?#26263;模?#24212;该用不了多久就会显怀,时瑾说不用,会让人订做,她便随便看看,然后?#37259;趴醋拧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宝宝的衣服和配饰,都可爱爆了,准妈妈完全没有抵抗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拿了件小男孩穿的风衣:“时瑾,这个衣服好看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:“嗯。?#26412;?#37327;不敷衍,“好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拿了一件,这小婴儿的用品,都做很得精致,刚走了两步,又走不动了,:“这个帽子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顶哈雷帽,洋气得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还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把小风衣和小帽子都放进推?#36947;錚?#36824;拿了个很可爱的婴儿小?#39318;櫻骸拔一瓜不賭歉?#20070;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书包?#19994;?#24456;高,时瑾走过去帮她拿,她要了蓝色,?#30340;?#23453;宝用蓝色合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书包,最少得三岁才能用,?#28909;?#22235;年后,就很土了。时瑾忍了,没有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走到了玩具区,停下了:“时瑾,男孩子都?#19981;?#29609;遥控车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她拉到身边,避免被往来的人群撞到:“我不?#19981;丁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目光落在那一排五颜六色的儿童遥控车上,没收回来:“我想给我们宝宝买。?#32972;?#20026;人母的心情大?#30452;?#26159;如此,恨不得全世界?#20960;?#23401;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没说什么,去拿了一辆小一点的遥控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指了最大的那一辆:“还要?#27465;觥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看了看遥控车的大小,再看了看推车的容量,还是没说什么,去挑了一辆蓝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看了一推车的儿童用品,都是蓝色的,她才想起来一个问题:“万一他不?#19981;?#34013;色怎么办?#20426;?#27597;爱泛滥的准妈妈购物欲是一点恐怖的,“时瑾,我?#25970;?#20010;颜色都买一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天崩地裂的世界好不容易自?#20506;?#24314;了,又天塌地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九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喊她的名字,连名带姓,可见他的怒气了,几乎是控诉的口?#29301;骸?#20320;都没有给我买过这么多东西!但你儿子还没生出来,你就恨不得?#39068;?#20010;商场都买给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大的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20808;?#20426;不禁:“那什么时候去买?#20426;?#22905;笑得眼睛?#32426;?#20102;,“我也给你买一个商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不苟言笑,完全?#30343;歉?#22905;开玩笑,很认真的口?#29301;骸?#29616;在就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3567;!?#23004;九?#20808;?#25265;了辆黑色的遥控?#25285;?#36208;到时瑾跟前,她?#30343;?#25343;了,“你后面?#27465;?#29609;偶,你每个颜色拿一个我们就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快要被她气死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东西买得太多,带不走,商场安排了人专?#25490;伤停?#26102;瑾冷着脸?#35835;?#36134;之后,把卡给她,开车去了一家卖男?#26263;?#21830;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20808;?#30041;了一张名片,说过?#25945;?#35753;律师过来谈收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这才?#25104;?#22909;一点,又拉着她去给他挑衣服,挑到多得要专人?#20260;?#25165;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今天才知道,时瑾吃闷醋的时候,这么……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到家后,霍一宁的电话打过来,姜九?#20808;?#25910;拾买的东西了,时瑾在阳台接电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是不说?#20426;?#26102;瑾本就阴郁的?#21152;睿?#26356;冷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说。?#34987;?#19968;宁早知道是这个结果,“她肯定是要被判死刑的,招不招供对她来说没差别,她肯定不会开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的案子定在了月底开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收押到现在,已经审了好几次,?#30343;牵?#19968;直撬不开她的嘴,案子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嗓音?#32479;粒骸?#19981;能?#38386;?#36924;供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386;?#36924;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觉得今天的时瑾,有点?#30528;?#26292;躁,很明显心情不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好笑:“你?#26412;?#23616;什么地方?还?#38386;?#36924;供。”不插科打诨了,他说正事,“你?#30142;?#19981;到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还?#22411;?#20249;,秦?#21697;杀?#26432;那晚,时瑾服用的药被人动了手脚,可时瑾都没查出来是谁,这就能说明苏伏?#27465;?#21516;伙不简单了,还有苏伏在看守所里的内应,像是提前知道了什么,?#28784;?#20043;间逃得没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实在有点蹊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确定:?#23433;皇?#25105;这边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是心理咨询室那边了。?#34987;?#19968;宁?#20843;?#30528;,问时瑾,“你查?#27465;魴仗?#30340;心理医生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简明扼要:?#38712;?#26597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19994;?#35805;后,姜九笙从客卧出来:“时瑾,我想把客?#24895;?#25104;儿童?#20426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一回来就忙着安?#20040;?#21830;城买来的东西,额头沁了薄薄的汗,时瑾牵她去了浴室,用毛巾给她擦了擦?#24120;职?#22905;洗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才说:“现在还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摸了摸?#20146;櫻?#36824;是?#25945;?#30340;,一点隆起都没有:“要早做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68;?#20934;备。”时瑾环着她的腰,还是和没有?#21507;?#26102;一样,?#20613;美?#23475;,“你好好吃饭好好休息,把体重养?#20384;矗?#20854;他事情?#28784;?#25805;心,?#19968;?#24324;,小孩子用的东西都已经在准备了。”从吃的到用的,他?#21152;?#25552;前订制,?#30343;?#27809;?#22411;?#22905;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33050;,手挂在他脖子上:“不生气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查出来是儿子,他?#35745;?#19968;天了,喝了几桶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怕她滑倒,托着她的腰:“我生气?#30343;?#24597;你因为孩子而忽?#28216;遥皇?#23545;这个孩子本身有敌意,笙笙,这是我们的宝宝,是你唯一的骨血,我不敢说我能多爱他,但?#19968;?#30140;惜他,会给他我能给的最好的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家人的亲情观?#30142;?#24590;么重,尤其是他,血缘对他?#30343;?#20040;特别的牵绊,?#30343;?#22905;的孩子,他再怎么当情敌,?#19981;?#21892;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,要他大度得不吃醋、不比较,他做不到,他是偏执狂,是病人,就这样了,没得治,她对谁好的程度超过了对他,他就暴躁,身体自动产生强烈的危机感,能忍则忍,不能忍……就让她多给他买几个商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?#37259;?#20182;的脖子,拉近亲了一下:“我知道的,你就是说说而已。”他怎么会真不?#19981;?#22905;生的宝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了解他,所以不用说?#32423;?#20063;不用说,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告诉他,她会最爱他,到她生命终止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猝不及防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,?#23433;灰?#23450;。”他表情认真,“不?#30343;?#35828;说,?#19968;?#35768;会揍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哑?#30343;?#315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她抱起来,放在洗手台上,然后吻她,大抵因为今日心情?#30343;?#22826;好,吻得?#34892;?#20982;,几?#25105;?#21040;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手放在她腰上摩挲,?#20146;?#22905;,从她衣服里伸进去,想到什么,又退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37259;?#20102;他的手,眼眶晕红了:“我问过周主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凑过去,亲她水雾迷离的眼睛:“嗯?问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抱住他,小声地在他耳边说:“可以同房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低低地笑了,轻轻咬她耳根:“笙笙,你学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脖子都红了,扭开头,微哑的?#21497;?#21971;里添了丝丝?#22902;?#22905;恼,推他一把:“都是你教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以前性子淡漠,哪会说这样露骨的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他?#19981;?#3582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25237;?#28641;目染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笑着凑过去亲她,从善如流地认了:“嗯,?#21307;?#30340;,都是?#19968;怠!?#20182;捧着她的?#24120;?#36716;过去与他目光相对,他眼里噙了浓浓笑意,“那周主任有没有说不能太剧?#36965;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把脸埋在他肩上,用牙齿轻轻地咬他:?#21834;小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抱起她,让她腿盘在腰上,托着她的腿和腰,往房间走,边走边亲她毛衣下的锁?#29301;骸?#37027;我们慢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乖乖抱着他,声音很小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到了房间,时瑾用脚把门踢上,贴着她的唇有一下?#28784;?#19979;地啄?#29301;骸安皇?#26381;了?#28784;?#24525;着,要跟我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难为情,还是点头:?#21834;?#22909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她放在床上,撑着身体伏在她上面,笑着伸手绕到她后背去解内衣的扣子,边亲她,又说:“舒服了也?#28784;?#24525;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面红耳赤,干脆捂住他的嘴:“你别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浅笑,眼里流光溢彩,全是漂亮的?#20146;櫻?#25569;着她的手,放在自己腰上:“好,不说了,我?#20146;觥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,他又在教坏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**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老公,你人设崩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顾总这,顾总给你买商场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,你这个小妖精啊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月票哥哥有木有~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招财鞭炮手机版 一分赛车走势图 开心点心登陆 柏林赫塔绰号 1zplay电竞比分安卓版 幸运双星游戏花钱不 第戎芥末与普通黄芥末酱区别 财富阶级官网 幸运赛车前三稳赚技巧 逃出恐怖鬼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