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?#30343;?#37257;了,一点?#30142;?#2005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杯水,喂了好几分钟,他喝了酒,唇色本就红,被亲得更红了,半点没有平时的清风霁月,像只妖,眼睛里都带着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把杯子放下:“我去拿醒酒药,你眯一会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立马抱住她的手:“不行,你去哪都要带上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走楼梯会摔,我一个人去,就?#20384;礎!?#22905;揉揉他头顶的发,发质很软,被她弄乱了,碎发耷下来,多了几分少年气,她哄小孩一样,“乖,松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没松手:“那亲三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就亲了他三下,他乖乖松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已经快十一点了,徐家人都睡了,客厅亮着灯,帮佣阿姨在收拾,姜九笙问她要了醒酒药,特地煮过了才盛起来,回房间却没见着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放下药: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沙发上没人,浴室里也没人,姜九笙找了一圈也没看见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深了,大家都在睡觉,她不好大声喊,从房间里出来,四处没见到人,问帮佣阿姨:“看到时瑾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刚刚下楼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应该是她在厨房煮药的时候下了楼,徐家别墅很大,一楼有好几个房间,徐老爷子和两个儿子都住一楼,姜九笙尽量压低声音: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蒋突然喊她,声音很大:“笙笙小姐,你快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问:?#38712;?#20040;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博美?#32844;?#22312;踢老爷子的房门,还有,”老蒋有点头疼,?#35835;?#25199;身?#31995;?#30561;衣,“还有徐市的房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半夜的踢门,真的?#30343;?#26102;瑾的处事风格,都是酒精惹得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蒋也是没办法,才来搬救兵,这会儿,时瑾正在徐老爷子门前,踹他房门,一脚又一脚,也不说话,就是踹得很重很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从睡梦中被惊醒,还以为地震呢,一打开门就瞧见时瑾一张俊得人神共愤的脸,正踢他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解释了一句:“刚踢完我的。”看了看时瑾,“应该是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醉了怎么?#25512;?#20559;踢他们父子俩的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板着脸问了:“博美?#32844;鄭?#20320;踢我门干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神色看?#20808;ッ皇?#20040;异样,?#25512;?#26102;一样的兰枝玉树,语气也平静沉着,说:“如果我踢你,笙笙会生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:?#21834;?#36825;话什么意思,笙笙不生气,你就要来踢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面无表情,抬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咣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是重重一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是知道了,这?#19968;?#32943;定是想一个人占着笙笙,所以对他及他的门有着很强的敌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152;?#27442;强得一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老爷子觉得得跟他讲讲道理了:“博美?#32844;鄭?#20320;是在撒酒疯吗?你不能这么不懂事,当笙?#31995;哪?#26379;友要?#31361;?#22823;度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爷子耳提面命的话还没说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喊: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立马转头看过去,露出一个笑容:“笙笙,我在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么大动静,大家都被吵醒了,门口全是人,姜九笙?#34892;?#31384;:“爷爷,爸,打扰你们休息了,时瑾喝多了,我先带他回房间。”她看时瑾,“时瑾,跟?#19968;?#2143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乖乖伸出手,让她牵着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会儿一副小绵羊的样子,刚刚踢门的时候,像只大老虎。老爷子看了看门,又看了看时瑾,深思了:“笙笙,是?#30343;?#26377;点太惯时瑾了?#20426;?#30007;人不能惯,越惯越混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一副不可?#23478;?#30340;表情:“笙笙刚?#25112;?#25105;爸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像是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是第一次叫,徐老爷?#26377;?#24944;地拍拍儿子的肩:“恭喜你,当爸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乐得去找酒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把时瑾领回了房间,给他喂了醒酒药,折腾了一晚上,他额头有薄汗:“去洗澡好不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躺在沙发上,把姜九笙整个人抱在怀里:“你给我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起身要去放水:“那你先脱衣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拉着她不撒手:“你给我脱,嗯?#20426;?#29992;脸蹭蹭她的手背,“好不好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酒精真是个神奇的东西,能让他家时瑾撒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给他脱了衣服,他哼哼唧唧叫着,姜九笙红着脸,哄着他进了浴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她也拖进去:“笙笙,我要跟你一起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想,以后不能让时瑾喝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次日,艳阳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旧的旅舍四层高,没有电梯,楼梯间里没有灯,一字排开的格局,走道里有人放了厨具,显得拥挤,没有及时倒掉的生活垃圾散发着难闻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穿着人字拖,一件紧身的黑色长T,迷彩裤,头发铲成了平头,脖子上挂着粗链子,身材肥硕,嘴里叼了根牙签,金鱼眼四处睃着,走到一间房前,敲了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扣、扣、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重重敲了好几下,里面的人才过来开门,房间格局简单,一张床,一个桌子,其余什么都没有,女?#35828;?#31881;色的行李箱开着放在地上,衣服鞋子也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才刚亮,徐蓁蓁还穿着睡衣,真丝吊带,套了一件风衣外套,戴着口罩,问门口的男人:“什么事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打量了她一眼:“房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把衣服裹紧:“能不能等两天,?#19968;乖?#25214;工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天过去,她还是没?#19994;?#24037;作,一来放不下身段,不愿意做脏活累活,二来,她脸毁了,很多高档一点地方?#30142;灰?#22905;,高不成低不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咧嘴,牙齿很黄,目光毫不掩饰地在徐蓁蓁身?#20185;?#19979;审视:“我这里不可以拖欠房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除了脸,身材还是不错。男人?#21335;搿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被看得不自在,往门后退了退:“就一天。”她咬了咬牙,看着男人滚烫的金鱼眼,软着声音,“求求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栋旅舍都是男?#35828;模?#20182;是包租公,死?#27515;?#23110;,一个人过。徐蓁蓁很多次看到这个男人从楼下一个接客的小姐房间里出来,知道他看她的眼神里面有什么含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笑了笑,肥厚的手伸向她臀部,抓了一把:“我只等你一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忍住胃里的恶心感: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傍晚六点,半边天都是艳红的橘色,深秋萧瑟,夕阳带着肃肃冷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?#19994;南氯死?#20070;房传话:“先生,有位叫徐蓁蓁的小姐在门口,说想见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翻阅文件的动作略微顿了一下:“让她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消片刻,下人领着徐蓁蓁进了屋,宇文覃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手里拿着一本军事书籍,自顾翻页,没有抬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走过去,轻声喊:“伯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抬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眼?#26263;?#22899;人穿了裙子,便是秋天也露出了一双修长的腿,裙子贴服修身,将她的腰身勾勒得很?#21402;唬?#25259;着头发,戴了口罩,只能看见眉眼,化了精致的?#3418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特别打扮了,来意很明?#2802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放下书:“你找我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懒?#37327;?#30528;沙发,姿态放松,好整以暇地看她:“找我什么事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然后蹑手蹑脚地坐过去,靠得很近,宇文覃生甚至能闻到她身上不太浓?#21335;?#27700;味,她眼神羞怯,一双多年没沾过阳春水的?#32844;?#23273;又光滑,放在了宇文覃生的腿上,她手指打着圈,似有若无地撩拨,身体朝他靠过去,领口压得很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之前说过,我可、可以当你的女人,?#39038;?#25968;吗?#20426;?#22905;支支吾吾,眼神带着羞涩与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笑着看她,眼里没有一点起伏,像平时那般,沉稳又斯文,?#30343;?#35828;出的话,像把刀子:“徐蓁蓁,你比我想的还要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睫毛颤了一下,似乎难以?#30511;牛?#30529;着一双杏眼,含?#27515;?#33457;,楚楚可怜:“你不?#19981;?#25105;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唐女士也说过,她长得像萧茹,而萧茹,是宇文覃生的心头人,若非如此,她也不会被唐女士选中,宇文覃生也不会碰她,就是这张脸让她与宇文家有了这样深的纠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抿了抿嘴?#29301;?#25163;指顺着男?#35828;?#33151;部肌肉,往上攀附,轻轻地摩挲挑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腕被抓住,宇文覃生甩开了她的手,眼里带笑,全是轻视与厌恶:“你去照?#31449;?#23376;,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身体僵住,强烈的屈辱感让她抬不起头,心头的不?#35270;?#24868;恨被放大,像千万只蚂蚁在啃食她的心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恨,恨不得把那些置她于这般境地的人全?#35760;?#20992;万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要多少?#20426;?#36731;飘飘扔了一句,宇文覃生点了根烟,幽幽看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抬头,眼眶殷红:“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似笑非笑,那笑带着冷,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:“那个晚上,我睡了你,你来不就是找我结?#35828;?#21527;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攥着手,掌心被指甲掐破,她怒红了眼睛,咬着牙低吼:“我?#30343;?#40481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?#35835;硕?#25163;里的烟灰,语气不咸不淡:“哦,那算了,自己离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身体都气得在发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30343;?#40481;,可是,她需要钱,她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根本忍受不了柴?#23376;脱?#37117;要斤斤?#24179;系?#26085;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尊,她要不起了,她要活命,抬起头:“五十万。”眼里全是不甘的火焰,咬紧牙,“给我五十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十万对宇文覃生来说,?#25490;R幻?#26681;本不算什么钱,可对现在的她来说,就是救命?#38745;藎?#22905;不能想象没有钱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笑了,眼里是有浓浓的讥讽,打量着徐蓁蓁,像看一件廉价的?#21776;?#19968;般:“你可值不了那个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是个傻女人,竟把他当冤大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起身,拿起茶几?#31995;那?#22841;,从里面?#32479;?#26469;两张一百的纸币,扔在?#35828;?#19978;,居高临下地睥睨着,?#25104;?#19981;见半点平日的温文尔?#29275;?#19968;身军装,冷漠又阴狠:“自?#21644;?#34915;服送上门的女人,都很便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男人,心够狠,人也够绝,将她的脸面死死踩在脚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几乎咆哮:“宇文覃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送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覃生不冷不热地扔下两个字,起身去了书房,穿一身军装,站得?#37322;Γ?#22068;角的笑狷狂又冷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人过来请徐蓁蓁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整个人如坠寒潭,后背全是冷汗,她忍不住尖叫出声,忍不住把桌?#31995;?#19996;西全部拂到地上,果盘里的水果滚过地上那两张纸币,她满眼血丝,盯着看了许久,蹲下,把地?#31995;那?#25441;起来,紧紧攥在手里,然后站起来走出宇文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门口,宇文冲锋进来,对她?#20323;?#19981;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顿住,脱口喊住了他:“宇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回头,目光很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男人,看她时,眼里总是带着薄凉与不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一个,都对她弃之如?#33268;模?#24464;蓁蓁的眼泪夺眶而出,她哽咽:“我的身份是假的,可我真?#21335;不?#36807;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第一眼见到他,就魂牵梦绕,她永?#25238;疾?#20250;忘了那一眼惊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81;?#25105;?#20426;?#23431;文冲锋勾了勾唇,眼角带着薄凉,?#26032;?#19981;经心的轻佻,看着她问,“那你现在在做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咬着唇,哑口无言,像被剥光了衣服,无所遁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笑,轻描淡写的口气:“一边爬我爸的床,一边说?#19981;?#25105;,徐蓁蓁,”薄唇抿了一下,他用?#29238;?#21038;了刮自己的唇,目色森冷,“姜蓁蓁,你?#21335;不?#21487;真廉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瞥了她一眼,嘴角的笑冷峭,转了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,徐蓁蓁觉得宇文冲锋一点也不像宇文覃生,不,这对父子,?#20146;?#37324;的绝情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廉价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廉价,她什么?#30142;皇牵?#20063;什么都没有,可凭什么,凭什么她一无所?#23567;?#22905;走出宇文家的大门,手里捏着钱,蹲在地上,尖叫大哭,像个疯子一样发泄,嘶吼怒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恨自己,恨所有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黑了,这个点,路上有点堵车,来来往往的车辆开得很快,小雨?#20919;懒?#27813;得下起来,徐蓁蓁身上湿哒哒的,贴身的裙子沾在身上,身体冰凉,她在路边等了很久,才招到一?#22659;擔?#20027;驾驶的司机回头打量了一眼,见座位被她弄湿,面露?#20323;瘛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租车开了十几分钟,驶入了主干道,红绿灯?#25151;?#22581;住了,停了十多分钟,出租车司机说:“小姐,可能要等一等了,前面堵车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没说什么,阴沉着眉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宽阔的主道上,堵了很多车,许久疏通不了,便有人下去瞧情况,一会儿后,?#21483;?#26377;人回来,一辆私?#39029;?#30340;车主摇下车窗,问回来的人:“前面是怎么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撑着把伞,说:“发生车祸了,一辆大卡车把人给压了。”去瞧热?#21482;?#26469;,?#25104;?#23601;很不好,实在太血腥,男人有点?#27425;福?#35828;,“一个七十多的老太太,干什么不好,躺人跑车前碰瓷,人躺那里,大卡车司机没瞧见,活生生给压过去了,?#36409;踹酰?#25972;个人都被撵成了血糊,尸骨都没块好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私?#39029;?#20027;叹:“也是可怜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倒不这么认为:“有什么好可怜的,一看就是碰瓷专业户,这叫恶人自有天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方五百米的红绿灯?#25151;冢?#20572;了一辆大卡车,车身很高,衬得旁边的跑车低矮,地上一团血肉模糊,整个车轮上都是血,溅得到处都是,被压得不成型的尸体上?#20146;?#30333;布,雨打湿后,一片殷红,旁边,碎花?#21450;?#28024;在血泊里,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,一条铂金?#21335;盍从?#19968;对珍珠耳环滚落出来,被血染得失去了光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两样首饰是周氏五天前从徐蓁蓁那里抢来的,周氏本来是要去典当铺,见开?#25490;?#36710;的女司机不太熟练地在倒车,便动了心思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雷声轰隆,顿时,大雨倾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路人走走停停,叹:种善因,得善果,恶有恶报,因果?#21482;亍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到旅舍时,已经九点多了,那个肥胖的房东守在她门口,冲她扔了个邪佞的笑:“弄到钱了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不做声,身上湿透了,裙子贴在身体上,轮廓凹凸有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?#35828;哪?#20809;滚烫,在她身上游离,金鱼眼里血丝遍布,全是淫色,他说:“你的房租,不能再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抬头瞪了一眼,把手里的钱扔给他,一张一百的,还有一些零钱,皱巴巴的,全是雨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就捡了一百,走近她,眼睛盯着她的胸,舔了舔发黄的牙,喉头一滚:“不够,你还欠了三百块的押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一把推开他,恼羞成怒地喊:“我只有这么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?#27809;?#25235;住了她的手腕,用力一拽,一?#30343;指?#22312;她胸前:“把我伺候舒服了,我就?#23194;?#20813;费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说,做个好人啊,恶人自有天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天更了这么多,有月票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锁子甲登陆 mg电子游戏试玩 蔚山现代vs济州联明天阵容 刮刮乐援彩金 里昂和艾达王那一晚 逆水寒答题器在线 第戎vs雷恩 nba国王vs网 尼斯湖在哪里 糖果派对3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