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九笙停了所?#22411;?#21578;,暂时在?#19994;?#26696;件上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早饭后,姜九笙留了锦禹喝茶,她有话讲,有所顾虑:“锦禹,那个案子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回得很快:“我会出庭作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案子,关键在哪,他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没有相劝,?#30343;?#21578;诉他:“我的官司有胜诉的把握,不用考虑我。”她只强调一点,“做你想做的就行,任性一点都没有关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知道,锦禹会去作证,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点?#35828;?#22836;,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候,温书华的电话打过来,一开口就带了哭腔:“锦禹,和妈妈谈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知道她要说什么:“没有什么好谈的。”他垂下眼,睫毛轻颤了两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在电话里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,妈妈求你了,我们见?#24187;?#22909;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着,眉头越拧越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低?#32479;?#22094;,哽?#39318;?#38382;他:“你真的连妈妈也?#28784;?#20102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到底生养过他,也待他好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默了很久,姜锦禹开口了:?#38712;?#21738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己一个人出门了,没有让姜九笙陪他,走了没多久,姜九笙越想越担心:“时瑾,我不放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订的地方是一家甜品店,因为锦禹嗜甜,他二十分钟后到?#35828;?#37324;,温书华已经点好了东西,见他来了,眉头阴郁才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概天天为温诗好奔走,她好像突然老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坐到了温书华的对面,她把没有动过的甜品推到他面前:“我点了你爱吃的甜点,你先尝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闭的那几年,温书华也待他很好,他爱吃甜,她甚至在云城盘下了两家甜品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拿起勺子,却没有动面?#26263;?#29980;品,问她:“你要说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的眼睛一直是红的,因为刚哭过,有点肿,看着面?#26263;?#23569;年:“可不可以?#28784;?#25351;证你姐姐?就当妈妈求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不看她的眼睛:“她犯了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哽咽:“可她是你的亲姐姐,你真的忍心让她去坐牢?”她把手伸过去,小心翼翼地去拉他的手指,眼泪落下来了,“姜九笙和你没有血缘关系,锦禹,这世上,你只?#26032;?#22920;和姐姐两个至亲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着那只覆在他?#30452;成系?#25163;,什么时候,这么多皱纹了,他把手抽出来,抽了一半,还是停下了,抬头看着泪流满面的温书华,过了很久才说:“你不忍心温诗好去坐牢,就忍心让我病了八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他才多大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捂着嘴,忍不住哭出了声:“是妈妈对不起你,都是妈妈不好,锦禹,你怪我怨我都可以,可你姐姐是无辜的,她也是受害者,看在妈妈疼爱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打断了:“那?#30343;?#30140;爱,是弥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她真疼爱他,不会舍得让他自闭了八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对此,给不了一句解?#20572;皇强?#30528;央求:“锦禹,妈妈求你了,就这一次,放过你姐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被她握着的手抽回去:“八年前,我才八岁,你怎么不放过我一次。”总是空洞又宁静的眸子,还是红了,“我痊愈了,你有没有过一点点高兴?你忙着把我送到孤岛的时候,你忙着让心理医生第二?#25105;?#23548;我自闭的时候,有没有过一点犹豫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泪眼婆娑,怔怔地看着对面的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八年了,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那双沧桑的眼里,还有别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眼眶通红,没有流一滴眼泪,倔强又不甘地看着他的母亲:“你舍不得温诗好,因为她是你的骨肉,我就?#30343;?#21527;?我就可以随便对待吗?我一辈子自闭都没有关系吗?”他垂下头,低声地说,“我也是你的孩子,你忘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哑口无言,一句都辩解不了,抽噎着一直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不想看她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起身:“案子判决之前,我不会再出来见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份甜品,他一口都没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转身时,温书华抓住了他的手,哭着喊:“锦禹,锦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低着头的少年,还?#20146;?#36807;身去,喊了一声:“妈妈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听完,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儿子,都已经长这么高了,她居然不知道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低着头,能看见温书华发间的白头发,他又喊了一声:“妈妈,”停了很久,他问,“你真的是我妈妈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他抽回了手,转身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站起来,追着他喊:“锦禹,锦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还是没有追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在甜品店门口站了很久,太阳还大,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,他回头看了看,然后走了,走到了路边,还是拿出了?#21482;?#25320;了姜九?#31995;?#30005;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低声喊了一句:“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着急问他:“锦禹,她有没有为难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毕竟,他身上还流着温家?#35828;?#34880;,而温书华,是他的亲生母亲,是生他养他的人。红灯,他停在路边,蹲下了,眼睛有点红:“姐,我不去作证真的可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犹豫了,看见温书华哭的时候,他就犹豫了,可能因为一直病着,八年里好多事他?#25216;?#19981;太清楚了,可温书华待他好的时候,他?#25216;?#24471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总给他买甜点,因为他要吃很多很苦的药,所以爱吃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每年生日的时候,她都会送给他一台电脑,因为他?#19981;丁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骂他的时候,她会帮着他骂回去,还会打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论去哪,都会拉着他,因为他是病人,会走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许是亏欠,所以尽力弥补,可到底她是疼过他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说:?#26263;?#28982;可以。”她说,“锦禹,她们是你的至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啊,是至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蹲在路边上,回头,看着不?#27934;Γ?#29980;品店的玻璃窗前,她的母亲坐在那里,失魂落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坐了很久,温书华的?#21482;?#21709;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夫人。”男?#35828;?#22768;音,说,“人已经过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几乎立刻抬头望向玻璃窗外,少年站在红绿灯路口,高高瘦瘦的少年,背脊挺直,总是低着头,总是把手放在前面,本能地护着自己,因为没有安全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人问:“要动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大喊:?#26263;?#31561;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等了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玻璃窗外,路口的绿灯亮了,少年迈出了脚,走在空无一?#35828;?#20154;行横道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哽?#39318;?#35828;:?#23433;灰?#20260;他,?#28784;?#20260;我的孩子,”她咬着唇,眼泪不止,“?#28784;灰?#35753;他不能、不能出庭作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?#36824;?#26029;,温书华看向窗外,捂着嘴,浑身发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马路上,疾速飞驰的汽?#25285;?#26397;少年开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募地站起来,哭着喊出了声:“锦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抬头,看见汽车飞快地撞过来,他几乎愣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猛地扑过去,两个人一同摔倒,汽车几乎擦着他们脚边而过,锦禹手里的?#21482;?#34987;碾得四分五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怔忡了许久,扭头朝甜品店的玻璃窗看去,看到了他的母亲,正站在那里,看着他,潸然泪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腿一软,坐在?#35828;?#1997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到底做了什么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喊了两声,姜锦禹?#38506;?#24867;地回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问他:“有没有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低头,看着那个被碾得粉碎的?#21482;?#31070;?#30343;?#3329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走到他面前:“站不站得起来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回过神来,?#24590;怎?#36292;地站起来,回头看了一眼玻璃窗后的人,然后蹲下去,捂住脸,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自闭症之后,就再也没哭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蹲在他面前,说:“别哭,她怎么?#38405;悖?#20320;就怎么讨回来。”说完,他起身朝甜品店走,整个人杀气腾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锦禹突然站起来,拉住了他:?#23433;灰?#21435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咬着牙,?#25104;先?#26159;眼泪:“这?#20146;?#21518;一次,就当我把命还给她了。”他回头,玻璃窗里的妇人坐在地上,在痛哭流涕。他转过头,不再看一眼,说,“以后,我没有母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毫不犹豫地转了身,一低头,眼泪就往下砸,怎么忍都忍不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锦禹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坐在地上,看着越走越远的少年,放声大哭:“对不起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打过来,男人说:“夫人,任务失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扔了?#21482;?#20174;地上爬起来,边走边哭,只喃了两个字:“幸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快到中午,时瑾才回了公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抱着狗等在门口,没见姜锦禹,她眉头不展,问时瑾:“锦禹呢??#26412;?#20307;的情况,时瑾电话里跟她讲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进了屋:“他没事,在隔壁公寓。”姜九笙要过去,他拉住了她,“让他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这才看见,他的衬衫上有血,神色立刻紧张了:“流血了。”她转身去拿车钥匙,“我们去医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一?#30343;?#25597;住了她的腰:“不用,?#30343;?#21407;先的伤口裂开了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不放心:“不行,去医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抱着她不放:“笙笙,我就是医生。”他低头,用下巴蹭了蹭她的脸,“乖,去拿医药箱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犹豫了许久,还是听他的话去拿了医药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衬衫撩起来,腰侧的纱布已经被渗出来的血?#31454;?#20102;,姜九笙蹲在他面前,看着他的伤口,想凑过去给他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好笑,这个高度,他伸手刚好可以揉揉她的头:“笙笙,你帮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抬头,无措:“我不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她拉到身边:“我教你。”握着她的手,放在腰上,“先把纱?#30142;?#19979;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照做了,手有点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来结痂的伤口,裂开了,血肉模糊的,她心疼得直拧眉头:“然后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消毒水、止血药和消炎药挑出来,把镊子放她手里,因为她不会,他带着她的手,用棉球蘸了消毒水:“用这个洗伤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动作笨拙,不怎么敢用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用红色的药,然后是白色的。”时瑾耐心极好,?#28784;?#25945;她,若是她不会了,便握着她的手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用纱布包起来,撕胶带的时候,她用?#35828;?#21147;才扯下来,手碰到他了,她立马紧张地抬头:“我弄疼你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摇头:“没有,不疼。?#26412;?#26159;有点痒,心痒,她的手一碰到他的皮肤,就有灼热感,?#30343;?#30140;,是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俯身,要亲她的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往后仰,用手抵在他肩上,皱着眉说他:“别动,扯到伤口怎么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亲到,他不开心:“想亲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表情不苟言笑,很严肃:“先包扎,等会儿让你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低低笑了一声,?#24616;?#22352;直,看她弯腰低头,给他把纱布绑好,然后挨近他坐,说:“好了,可以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一?#30343;?#25206;着她的脸,凑过去吮她的唇,没有急于攻城略地,他放慢了动作,含着她的唇轻轻地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退开一点点:“有柠檬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嗯,她涂了柠檬味的唇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?#35805;?#34924;衫的纽扣松开?#23047;牛?#28982;后凑到她面前:“宝宝,给我亲一个吻痕出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什么说逆水寒凉了 开心假期旅行社 亚特兰大Vs恩波利 风暴魔域零元党能玩吗 探灵笔记辅助卡盟 悉尼fc对战蔚山现代 二分彩技巧 巴萨对巴拉多利德比赛录像 qq飞车手游幸运值多少满 意甲弗洛西诺内vs都灵赛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