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后,霍一宁悠悠地扔了一句:“那是八年?#26263;慕?#20061;笙和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两人,搞事情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赵腾飞征询:“队长,现在怎么办?”按理说,这是铁证,理应去拿人,可姜九笙与时瑾都?#25237;?#38271;关系匪浅,是?#30343;?#24471;徇一下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没等霍一宁下指令,座机突然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接了,听完拧了眉:“已经收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那边又说了什么,霍一宁眉头越拧越紧:“这个案?#28216;?#20204;刑侦队在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立案在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挂?#35828;?#35805;,赵腾飞立马问:“队长,是检察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5319;!?#38669;一宁若有所思了会儿,“看来是怕我们刑侦队徇私,都做了二手准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检察院?#30142;?#25163;了,这个案子关注度就不会低,就算他想和时瑾暗度陈仓,也不行了,现如今太多双眼睛盯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蒋凯就问了:“那我们怎么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想了想:“你先把?#24736;?#36865;去鉴定科查一下真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正义,你去查一下姜九笙现在在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汤正义说:“不用查了,姜九笙是时瑾的女朋友,秦家大喜的日子,她肯定在婚礼现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与秦明立的婚礼在江北的一个观光岛上举行,秦爷与秦家当家的六少都没有出席,由此可见秦家对温家这门亲事并非是很满意,秦家两位正室夫?#35828;?#26159;都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已经化好了妆,吉时未到,她在休息室里等,里面摆放了很多香?#25343;倒澹?#22905;穿着婚纱坐在床上,白纱的裙摆铺了一地,手捧花,发戴皇冠,奢华又漂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唯独,新娘?#25104;?#27809;?#34892;Α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东西送去了吗?”温诗好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唐晋站在门口,没有走近:“半个小时前就送到了,警局一份,检察院一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迫不?#25353;骸?#26377;没有动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?#37027;边盯着的人发来消息,说警局已经出动了,四十分钟后能到婚礼现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满意地扬了扬眉,时瑾不在,她倒要看看姜九笙还怎么逃出生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门被推开,温书华走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唐晋点点头,先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坐到温诗好身边,?#34892;?#35821;重心长:“你嫁到了秦家,就和明立好好过,别再和时瑾作对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提到时瑾,温诗好?#25104;?#23601;变了:“妈,是时瑾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,你让我怎么忍?我不?#19981;?#31206;明立,我和他?#30343;?#21512;作关系,仅仅是缓兵之计,好好过?你在开玩笑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看她态度强硬,神色越发复杂,欲言又止了许久:?#30333;?#20043;你别再执迷不悟,到时候后悔都来不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一句都听不进去:“我都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把她和秦明立的?#24736;?#26333;光了又如何,他们已经是?#25103;?#22827;妻,?#28784;?#33021;把姜九笙送进监狱,那?#20179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看她还执迷不悟,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,也急了:“花房那件案子呢?你就真以为没有人知道隐情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隐情?”温诗好?#35835;算叮?#22920;,你这话什么意思?还能有什么隐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沉默了,再三思量后,压低了声音说:“你继父的致死原因,根本?#30343;?#33145;部中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傻住了,目瞪口呆了半天,才结结巴巴地问:“那、那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迟疑不决了片刻,才说了:“是颅内出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颅内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?#30473;?#20046;立刻?#22836;?#35748;:“什么颅内出血,明明是姜九?#20185;?#30340;。”怎么会是颅内出血,怎么可能,她就推了一下而已,?#30343;?#36825;样的,是姜九笙,是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根本难以置?#2531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接下来温书华的话,彻底击碎了她还抱着的一丝侥幸:“真正的死因就是颅内出血,是我帮你在尸检报告上做了手脚,我没告诉你,是想让你忘掉那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怔了一下,眼里一瞬的惶恐之后是愤慨,然后发笑:?#24052;?#25481;?怎么可能忘掉。”她抬头看着温书华,目光如炬,“妈,你还不知道吧,我的亲生父亲、你的前夫?#30343;?#30149;死的,而是被姜民昌害死的,?#22791;?#20043;仇,你让我怎么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瞠目结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民昌他是死有余辜。”更何况,谁会知道是她推的,姜九笙不知道,时瑾也不知道,警方更不可能知道,那还有什么好怕的,温诗好将心头的不安压下去,“这件事情你?#28784;?#31649;,姜九?#31995;?#36134;我一定得算。”已经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现下脑子里一?#24597;?#40635;,?#30343;?#20063;屡不清楚:“我怎么能不管,你赶紧停手,姜民昌的尸骨被盗,最后由警方?#31361;?#26469;了,你以为真是巧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?#28784;?#20026;然:“那又怎么样?警方有证据吗?”可她有?#24736;?#20026;证,姜九笙就别想洗脱嫌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?#30343;?#24515;急,脱口而出:“你弟弟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话没说话,?#27103;?#25512;开门进来了,是四个年轻的姑娘,都是与温家交好的世家千金,问候了长辈,便坐到温诗好身边一起拍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7103;?#26381;也是白色的裙子,四个姑娘笑得娇俏,你一句我一句地夸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诗好,恭喜你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恭喜恭喜,婚纱真的很漂亮,不过,新娘子更漂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新郎有福气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微微一笑: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新郎,温诗好的?#27103;?#36825;才发现今天连新郎的面都还没见着呢,问她:“新郎呢?怎么没有看到新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嘴角的笑不自觉地收了收:?#38712;?#25307;待客人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厚道了,居然留我们漂亮的新娘子一个人在这里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没有接话,?#30343;?#31505;而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温书华心事重重,眼皮一直在跳,她走出休息室去打了个电话:“锦禹?#19994;?#20102;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那边回:“还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怒不可遏,压着声音骂:“废物,一个孩子都看不住,我雇你们有什么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民昌的尸首无故失踪了那么久,现在锦禹也失踪了,她有很不好的预感,总觉得要出事了。可偏偏就是这个时候,诗好受了辱,急得自乱了阵脚,一心只想着报复,完全不管不顾,实在意气用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里男?#35828;?#27668;不足:“抱歉夫人,我们会尽快?#19994;?#23567;少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直接挂?#35828;?#35805;,不指望那群废物了,她又拨了一个电话,语气亟不可待:“乔医生,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往后面暂时堆积婚礼?#28216;?#30340;房间走,压低着声音问:“我想知道锦禹现在的状态到底算不算精神缺陷?如果他出庭作证,证词会不会被法庭采纳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民昌的死,就算查到颅内出血,别人?#20179;?#20250;以为是姜九笙那一刀之后所致,?#28784;?#27809;有目击证人,诗好就不会有嫌疑,这个案子的关键,还是锦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,”乔医生也犹豫了,“我也不能确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立马不淡定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医生解?#20572;骸按?#34892;为和语言上,小少爷已经没有很大的异常了,不过,我在岛上给他做心理引导的时候,从他配合程度以及测试结果,还存在严重的自闭倾向和社交恐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他怎么逃出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乔医生支吾其词:“我、?#19968;?#30097;小少爷在岛上是、是?#30333;?#38381;的。”不然,不可能自己走出那个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十分不满地质问:“我分明说过,不能让他精神正常地离开那个岛,你是怎么办事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抱歉夫人,我尽力了。”除此之外,乔医生无话可说了,那个孩子,已经?#30343;?#19971;八岁了,他长大了,心智强大了,要左右哪有那么容易,就是这个当母亲的,两次把自己的孩子引导成自闭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心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挂断?#35828;?#35805;,刚要回休息室,?#28216;?#38388;里传来奇怪的声音,她拧了拧门锁,打不开,门被?#27492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,里面的声响越来越大了,温书华靠近一些,一听,?#25104;?#39588;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?#35828;?#22768;音娇俏,?#34892;?#36731;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乖,宝贝,先给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声音是……是秦明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哥,你以后有了妻子,我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?#35828;?#35805;没说话,就传来?#29992;?#30340;声音,还有男?#35828;拇执?#22768;:?#20843;?#23601;是摆设,供着就行,你不同,你得爱?#25319;!?#30007;?#35828;?#21564;了一声,“这样爱你够不够,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讨厌,轻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小东西,腿夹住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欢爱的声音越来越急,越来越重,温书华死死攥着手,手心全是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禽兽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婚礼礼堂在大厅,里面随处摆着粉色?#21335;汩拿倒澹?#23627;顶全是粉红的气球,大厅中间铺一条红毯,洒了?#20498;?#33457;瓣,红?#21495;?#30340;罗马柱上是二十四盏淡?#20185;?#30340;琉璃水晶灯,气氛与气派都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个观光岛都被温家包下来了,除了上流权贵与商?#32622;?#20154;之外,还请了许多媒体,整个大堂都座无虚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前面,坐的是秦温两家的家属,秦行没有来,秦家大夫人与温书华坐上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和姜九笙坐在中间不起眼?#21335;?#20301;,苏倾百无聊赖,和姜九笙闲聊:“温诗好丧心病狂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20808;撓行?#36259;:?#38712;?#20040;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1644;秦明立怎么搞到一起去的,大家又?#30343;?#19981;知道,那?#20301;?#29190;?#24736;倒?#35745;都看过,居然还敢大?#29260;?#40723;地请来了半个娱乐圈和整个媒体圈,我看温诗好?#30343;浅?#20102;就是疯了。”搞得跟唱戏似的,演哪出啊,苏倾分析,“照理说,她名声已经臭到不能再臭了,在公众淡忘这件事之前,夹着尾巴做人才是正道,可她居然还搞得这么声势浩大,生怕大家不知道她是怎么嫁进秦家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20808;?#26377;所思:“确?#20498;?#24618;。”尤其是还请了媒体,她起身,“我去打个电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大厅出来,拨了霍一宁的电话:“霍队。”直?#28216;剩?#20320;可是收到了温诗好的?#24736;擔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时瑾家这个,也是够聪明的,一点风吹草动,就可见一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敛了敛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是想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逮捕,当她蠢吗?会等着被抓?她觉得温诗好是被秦明珠给睡傻了,最近频频找不痛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收了收思绪,姜九笙说了对策:“我家时瑾离开之前和我说过,如果这件事被捅破,我可以配?#31995;?#26597;,甚至拘留,不过,要秘而不宣,如果警局有人?#38405;?#26045;压的话,直接联系检察院的张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关于这件事,她与时瑾自然想好了对策,所有温诗好可能曝光?#24736;?#30340;方式,他们?#25216;?#24819;过了,也做了防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用不着了,你家时瑾刚刚跟我说,你想看戏就留下来看戏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微?#35835;?#19968;下:“他回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道:“马?#31995;?#23130;礼现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她不能走了,要见他,尽快见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挂?#35828;?#35805;,姜九笙回了席间,苏倾突然来了一句:“你家时医生呢?还在国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说话,一提时瑾,整个人都魂?#30343;?#3329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友情提醒:“别一副害了相?#30142;?#30340;样子,会暴露你夫奴的本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笑而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秦萧潇进场,对她点?#35828;?#22836;,算是问候,姜九笙也颔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觉得奇怪:“秦萧潇这是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很久没见过她张牙舞爪刁蛮千金的样子了,怎么突然从良了?”真是怪事一桩,苏倾很是费解,“而?#39029;?#30528;她?#38405;?#30340;态度还挺尊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解惑:“因为她在追程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火影忍者 七乐彩七乐彩走势图 纽伦堡vs沙尔克04 龙族幻想手游运营商 8月19布莱顿对曼联 赌徒在线客服 萨索洛直播 2012伦敦奥运网球冠军 多特蒙德黑色球衣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