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!就!是!你!的!网!恋!小!妹!妹!就在她快要压抑不住冲口而出的时候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不怎么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性别不合,不相为谋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?#24187;?#36824;振奋人心的景瑟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雷轰顶!她?#24187;?#34091;儿了,耷拉脑袋,捂住胸口,像只被霜打中了小鹌鹑,恹恹地说:“队长,我心口有点?#30343;?#26381;,就不送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霍一宁有点一头雾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瑟按着心口,扭头回去,背影很悲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夜,漫天星子,绕着一轮圆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夜半醒来,睁开眼,床头灯有点刺目,她眯了?#37266;?#30555;,翻了个身,撞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眼,恍恍惚惚像梦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,是你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坐会儿就走。”时瑾伸手,想碰了碰她的脸,又顿住,悬在了半空,许久,?#34892;?#20725;硬地收回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抓住了他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瞳孔募地一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手怎么了?”她问他,声音很轻,像梦呓,指腹摩挲着他手腕?#31995;谋?#2410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回:“手术刀划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声音沙哑?#32479;粒?#22833;意,又落寞,他在向她示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眼皮有点重,缓缓往下耷拉,昏昏?#33080;?#30340;,呢喃了一句:?#23433;灰?#21463;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睡半醒,她毫无防备,对他全是依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俯身: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行走在悬崖断壁的人,如?#35851;?#20912;,他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还要我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了点头,本能似的,抱着他的手,贴在?#25104;希?#36461;了蹭:“要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?#21152;?#31245;霁,压在眼底的暮霭缓?#21512;?#2595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任一?#26469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31561;我,等我想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半梦半醒,轻喃了两句,?#32531;?#20415;睡去,呼吸浅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凑过去,把唇贴在她唇上,惶惶不安的心终于得以安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,姜九笙出院,三号计划临时去温城取景,时间很赶,姜九笙跟组直接了飞了温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周内发生了很多事,温书甯牵扯刑事案件,温氏股票下跌,取保候审期间,暂由未婚夫?#32844;?#20043;代为行驶决策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氏银行与sj’s集团的合作中期,因为前期市场预售数据大?#29301;瑂j’s开始大量投产,温氏追加投资金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月初,sj’s第一批产品正式上线销售。上线不到一周,风波骤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sj’s集团首次研发一代导体用于电子行业,产品一经上线,一周内销量突破了十亿,初期用户体验?#27973;?#20048;观。可在三天前,工商局连续接到了七起sj’s旗下电子产品的消?#39068;?#25237;诉,经调查,产品在耗电、主板方面确实存在问题。目前,sj’s集团已经全面停止了产品生产与运营,市面上存留产品也全部下架,关于后续处理与消?#39068;?#36180;偿问题,sj’s集团还没有做出任何相关回复,天天新闻特别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关了电视:“sj’s那边的人怎么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秘书夏梦站在一旁,表情沉重:“还没有给任?#26410;?#22797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批产品从前期研发到大量投产,温氏多次追加投资款项,几乎动用银行近大半的流动资金,出不得一点岔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尽快约一下sj’s的严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温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内线电话响,温书甯接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那边,温诗好开门见山地直接通知:“我已经通知了董事会,下午开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一听?#25104;?#23601;冷了:“你怎么没有过问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里的女声微微惊讶:“小姨,你忘了?你还在取保候审期间,暂时还没有决策权。?#34987;?#38155;一转,口吻多了几分强势,“还有,sj’s这个投?#27663;?#30446;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,你是?#30343;?#35201;给董事会一个?#20384;?#30340;交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来?#39318;?#2160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扯了扯嘴?#29301;?#26080;声冷笑:“这个案?#28216;一?#22788;理,不劳你费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诗好不疾不徐地接话:“我建议小姨你还是先处理好你的入室抢劫案,你应该看过报表了,因为这个电子投?#27663;?#30446;,启用了太多流动资金,?#30343;?#21448;收不回来,我们银行快要资不?#32456;?#20102;,这时候,一旦发生挤兑,我们温氏不玩完也要大出血,不管是小姨你,还是银行,?#30142;?#32463;不?#40529;?#20309;风吹草动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候,?#28784;?#35841;来扇扇风,银行的资金流就?#31080;?#20250;?#34987;尽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天后,sj’s的执行总裁统一做了回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问题产品一律全额退款,并予以赔偿,线上线下产品,全部报废处理,绝不销售一件问题产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电子行业,线下产品出现问题的情况并不少见,但像sj’s这样豪气的善后处理方式,绝对前所未有,对此,消?#39068;?#22909;评如?#3418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sj’s的应对措施一出来,温氏不淡定了,温书甯当天就去了sj’s的总部,在总裁室外面等了半个小时,才见到sj’s集团的执行董事,?#25103;濉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sj’s旗下电子业都归?#25103;甯?#36131;,是集团的最高执行官,五十来岁,矮胖圆润,有点地中海,见人三?#20013;Γ?#21644;声?#25512;?#3034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33891;,你们sj’s是什么意思?”温书甯一开口,来意明确,是质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23567;眼睛?#24187;校?#20687;只笑面虎:“就是表面那个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线上线下产品,全部报废处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sj’s的应对策略,完全没有过?#39318;?#20026;合作方的温氏,大手笔一挥,可当真是一掷千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冷了眼:“那你们清楚全部报废要损失多少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36824;是笑眯眯的,对?#40529;?#27969;:“我们有财务,自然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么一笔天文数字,居然眼皮?#30142;?#30504;一下,温书甯讥笑出声:“所以,你们是疯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31505;着摇头:“我们董事长说了,钱可以亏,但sj’s的招牌不能砸,就算全部报废,也不会流出一件残次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轻轻?#20260;?#30340;语气,当处理掉的是一?#23830;懿非?#33756;吗?那批纳米导体,光是原材料就是天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彻底没有耐心了,语气毫不?#25512;骸?#20320;们sj’s要自掘坟墓我管不了,可这个项目里面,还有我们温?#31995;?#25237;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36830;忙说知?#20048;?#36947;,心平气和的像只戴着假面的老狐狸:“违约金和部分赔偿款项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会找温总你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如此,风险共担,她也足足损失了几十个亿的流动资金,更不用说sj’s了,前期研发设备与投入就是一大笔,说?#31995;?#23601;?#31995;簟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端着神色冷笑:“听严董你这口气,你们sj’s好像不缺资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31505;脸相迎:“我们董事长确实钱挺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目光一凛,声调一提,顿时咄咄逼人了:“既然不缺资金,为什么让我们温氏入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合作之前她也有过这样的疑问,电子业的龙头企业,旗下产业链多样,怎么会缺资金,?#30343;?#24403;时sj’s抛出了那么大块香饽饽,引来多少企业趋之若?#20572;?#21516;是商人,第一关注点永远是利益,都想着来分sj’s的一杯羹,反而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sj’s根本就不缺资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25171;哈哈,只说:“这是我们董事长的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脑中一根弦突然扯紧了一下:“你们董事长是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合作这么久,她竟连sj’s真正的老板都没有见到过,若?#30343;茄戏?#22068;里一口一个我们董事长,她大概和所有人一样的想法,以为sj’s的老总就是?#25103;濉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个所谓的董事长,从来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,甚?#20142;?#19968;点身份信息都没?#22411;?#28431;出来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辶成?#20381;旧是那副标准的假笑:“这就不方便透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被气笑了,甩手将茶杯撂下了:“你们sj’s是钱多?#22969;?#22320;方?#31456;穡?#25343;一百个亿来耍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终于看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31036;貌一笑,看了看手表:“?#19968;?#26377;个会要开,如果还有什么事情,可以联系我们法务部和财务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103;?#25282;拂西装,笑呵呵地往外走,接了个电话:“喂,在等我?就来就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电话都拿反了,还装模作样,她这么好敷衍?温书甯气得咬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,一则财经新?#29260;?#20986;,?#30343;?#28608;起千层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氏银行资金套牢,财政出现赤字,即将面临资不?#32456;?#30340;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消息一出来,不到一天,温氏银行的提款用户猛?#29301;?#22823;量取现,致使银行发生严重挤兑,股票一路暴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这边,温氏银行一?#35748;?#20837;财政危机,那边,温氏银行执行董事温书甯教唆他人入室抢劫案开庭,并且败诉,判处十个月有期徒刑,缓刑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月中旬,烈日当空,空气里处处充斥着燥?#21462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判决结束,温书甯被判处缓刑,当庭?#22836;牛?#20247;多记者闻风而来,一早便?#36164;?#22312;法院门口,一见温书甯出来,各家媒体扛着摄影机器一齐蜂拥而上,将温书甯与她的秘书围堵在石阶下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口瞬间被堵住,记者迫不?#25353;?#27604;肩接踵地推推搡搡,一步一步逼向温书甯,她被推挤得连连后退,还未站稳,记者的收音麦就挤到了她面前,无数张嘴争先恐后,咄咄逼?#35828;?#26397;她张开。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小姐,请问你为什么要教唆他人入室抢劫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目的是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对一审的判决还满意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会考虑上诉二审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的秘书挡在前面,冷着脸拨开人?#28023;骸?#35753;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,各家记者根本不买?#32781;?#19968;拥而上,直接将温书甯的秘书推挤到人群中间,四周全是人,完完全全被围堵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了秘书的阻挡,记者更加步步紧逼,话筒几乎?#24651;?#28201;书甯的?#25104;希?#32819;边?#24615;?#19981;断,问题接踵而至,根本不给她转圜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氏银行财政赤字是因为经营不善吗?还是因为内部分权问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氏在sj’s项目投入了多少资金?#23380;?#19981;?#32456;?#26159;因为投资失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氏股票一路暴跌,集团有应对措施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目前银行挤兑问题有没有得?#23047;?#21046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,极其盛气凌人,温书甯被推挤得步步后退,耳边就没有一刻停歇,发问声震耳欲聋,摄相的闪光灯直直刺进她眼里,她?#25104;系?#34880;色一点点褪去,忍无可忍,大吼了一句:“让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牵?#22905;?#26696;章洌?#19981;知是谁,狠狠一推,紧紧围堵的人群一齐朝前扑去,正对温书甯,一股推力迎面过来,她脚下趔趄,下意识抱住肚子,整个人被狠狠推出去,跌坐在了身后的石阶上,半边身子一麻,痛得她?#25104;?#21047;白,她撑着身体试图站起来,然而,面前一支支话筒不放过她,像一座大山,凶猛地压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小姐,请你回答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0320;父亲买凶杀人,到你教唆他人入室抢劫,对于这种犯罪行为,你有什么说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小姐,温氏最近黑料缠身,你的未婚夫却没?#26032;?#36807;面,你们感情是否出现了问题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38395;你们不合,是真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再一次被逼?#35828;?#22352;回地上,腹部突然抽痛,像被重物?#39318;擰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孩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抱着肚子咆哮:“滚开,都滚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牵?#27809;有一个人让开,她抬头,看着一张?#26049;駒居?#35797;的面孔,只觉得像一群张开血盆大口的野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腹部疼得抽搐,已经坐不住,一?#30343;?#36276;伏在地上,她仅用一?#30343;只?#30528;肚子,崩溃地大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别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灰?#20260;害我的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书甯小姐,请回答一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书甯小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书甯小姐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腹部翻搅着,有热流涌出,渐渐弥漫出血?#20219;叮?#28201;书甯咬着牙,推开人?#28023;?#25260;头,看见了对面马路上停靠的?#25285;?#36710;窗落着,副驾驶上坐的人正看着她,一双目光,冷漠又薄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?#31513;玻骸?#23433;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绝望时,突然?#25112;?#26469;的?#30343;?#2080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,这束光,一晃而逝,车窗摇下,那双冰冷的眸子浮光掠影般挪开,?#32531;?#27773;车缓缓开动,朝着相反的方向渐进远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来,他?#30343;?#26469;?#20154;?#3034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对,他怎么会?#20154;?#36825;一幕,她不陌生,莫冰的结局,他原封不动地还给她了,她曾经做过的,如今,一笔一笔回敬在她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自?#26263;?#25199;了扯嘴?#29301;?#20498;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辆黑色的汽?#25285;?#28176;行渐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法院门口发生?#24525;?#20107;件,?#30343;?#36720;动全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北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醒来时,已经是晌午后,病房里开着窗,烈?#31456;?#36827;来,她睁开眼,?#34892;?#21050;眼,下意?#38431;?#25163;挡了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护士正在?#28784;骸?#20320;醒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募地清醒了,手下意识摸了摸肚子,心急如焚地问:“护士,我的孩子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护士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猛然坐起来,眼前一花,强烈的眩晕感袭来,她?#25104;?#30333;得像纸,满脸惊慌:“我的孩子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这才注意到坐在沙发?#31995;?#28201;书华,护士被差遣出去后,温书华走到病床前,神色复杂地说:“书甯,孩子没保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愣了几秒,随即,崩溃了,睚眦欲裂地瞪着温书华,情绪失控地大声咆哮:“为什么会保不住?是?#30343;?#20320;?是?#30343;?#20320;怕我的孩子来跟你抢财产,才故意弄死他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个疯子一样大?#25353;蠼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?#25104;?#20919;着:“你冷静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一个杯子砸在了地上:“我?#28784;?#20919;静!”拉扯着被子,歇斯底里地?#32531;穡?#25226;我的孩子还给我,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上前,扬起手就是一巴掌,大?#26263;溃骸?#28201;书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被打懵了,怒目圆睁地愣在那里,耳鸣声不断,还有温书华疾言厉色的责问:“你还没清醒吗?都是?#32844;?#20043;,是他和sj’s?#21767;幔?#20320;引狼入室了你知不知道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目光呆?#20572;?#25918;空了许久,猛地摇头,自言自语一样?#27490;荊骸?#19981;可能,我都怀了他的孩子,他不会这么对我的,不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没有清醒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华冷冷讥笑了一声:“那你知不知道,今天就是银行?#23383;?#30340;日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倏地抬头,不可?#30511;?#22320;瞪大了眼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未婚夫带着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,入主了温氏银?#23567;!?#28201;书华语气愤慨,咬牙怒道,“现在,温家的银行已经快要改姓林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家银行临时在江北召开股东大会,执行董事长温书甯卷入刑事案件,丑闻缠身,董事?#32844;?#20043;执百分之三十五的银行股份,被董事会临时任命为代理董事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会上,新任董事长做出紧急应对决策,发行债券,为银行集资,除了董事温诗好之外,全票通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四点,董事会整整进行了四个小时,温书甯突然出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会议室门口,总裁办的秘书连忙上前拦下:“温总,里面在开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?#25104;?#38590;看至极,冷脸怒斥:“让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温总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一把推开:“滚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直接推开会议室的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面满座,所有温?#31995;?#39640;管层都在,而?#32844;?#20043;正坐在会议室的最主位,一左一右两排董事列坐在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目光都望向门口,包括?#32844;?#20043;,缓缓抬头,目光不冷不热,一点情绪都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刚流产,身体极其虚弱,走路?#30142;?#31283;,趔趔趄趄地走到最前面,?#28010;?#30447;着?#32844;?#20043;,质问:“你为什么坐在这个位置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没有回答,扫了一眼在座:“你们都先出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众高管看了两位眼色后,?#36861;?#31163;席,便是温诗好也没有留一句话,意味深长地审视之后,离开了会议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起身,走去把门关上,再坐回去,仰头对着温书甯的眼:“我为什么会坐那个位置?你觉得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手?#32844;?#20998;之三十五的股份,已经是温氏股份最大的股东,居然不动声色地养精蓄锐了这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书甯怒目而视: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购温?#31995;?#32929;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五年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?#20260;?#35758;,目光锁着对方:“?#32844;?#20043;,你到底什么来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年前,他们连认识?#30142;?#35748;识,很显然,根本?#30343;?#20914;着她来的,而是冲着他们整个温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父亲没有告诉你??#32503;职?#20043;目光凛冽,瞳孔像三九天里的寒星,冷得彻?#29301;暗?#24180;买凶杀人案?#34892;?#23384;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她父亲买凶杀人案的受害者是银行家?#20013;?#24179;的一双儿女,若是?#34892;?#23384;者的话温书甯瞠目结舌:“林、林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不疾不徐地接了话:“我是林矜言。”他站起来,走近,“还记得我吗?书甯姐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温书甯已经成年,温志孝经常带着她去银行,她是人人夸赞的栋梁之才,锋芒初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,他还是个什么?#30142;?#25026;的少年,相识后,他喊她一声书甯姐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也是后来,?#32844;?#20043;才知道,温书甯自成年之后,就成了温志孝的左右手,温家那起买凶杀人案,有多少是她在出谋划策就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残忍,可出来混的都要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巨人财富免费试玩 阿尔拉扬vs塔什干火车头 冒险丛林在线客服 堡垒之夜场景 利物浦南安普敦视频直播 水果乐园注册 金皇冠炸金花游戏下载 2009尤文图斯vs视频 2019皇家贝蒂斯球衣 厦门兴业银行黑金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