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仰着头,额前半湿的发稍稍遮了眼,刘海垂下来,整个人都柔和了:“是温家那个小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浅笑,夸赞:“?#19994;?#24351;很厉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语气里,毫不掩饰她的得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眼睫垂下,眼睑落一层灰的影:“嗯,他电脑天赋很好,是个出色的黑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强调,有点?#25769;啤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好笑:“你的语气里有酸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大方承认:“?#39029;?#37259;。”把毛巾扔在一旁,他转身,扶着她的腰,语气又沉了一分,“宇文冲锋,谢荡,姜博美,现在又多了一个雄性,来分你的注意力。”他拧拧眉,难得话里有几分意难平的不甘,“还有很多雌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靠近他家笙?#31995;模?#19981;论男女他都?#27973;?#35752;厌,想拧他们的脖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躺下,枕在时瑾腿上,长发铺在他身上,她稍稍一动,软软的发端像只爪子,在他心尖上挠,没有章法,却?#38590;?#38590;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:“不用跟他们比,你跟他们怎么不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垂眸看她:?#38712;?#20040;不一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语气认真:“我死后,是跟你埋一个棺材,不是跟他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有,”她翻了个身,蹭了蹭,抱住时瑾的腰,眼带笑意,“我不穿衣服的样子,只有你能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心尖上那只爪子,又开始挠了,惹得时瑾浑身都痒,平白生了几分燥热,嗓子很干:“笙笙,不要撩我,”他俯身,声音微哑,带了几分危险的意味,“容易失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笑而不语,手顺着他的腹,往上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抓住她的手,把她摁在床上:“别乱动,你伤口还要养着,我不能把你弄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男人,真能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有时候,也是真狠,比如兴致好的时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次日,风轻云淡,阳光微熹,暖融融的春日,照得人懒洋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七点,莫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自?#30343;?#20026;了温书甯那件事,莫冰说她太胡来了,公然带头打群架,多少会招黑,说她怎么不找个没?#35828;?#22320;方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简明扼要地解释了一下:“没忍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默了很久:“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?#20040;,自己人,不护着行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?#30343;?#35753;她好好养胎,不用管,公关问题有公司,还有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挂?#35828;?#358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提着保温桶进来,她抬头,只看了一眼,转过身去。这几天,他每天都会来,她不理他,他便自话自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给你做了蔬菜粥。”他盛出来一小碗,走过去,弯下腰,“还吐得厉害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一言不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蹲下,微微僵硬地伸手,小心地落在她腹上:“宝宝,你别闹你妈妈了,她都瘦了好多。”他仰头,看着她,眼眶微红,?#30333;?#22825;晚上,我做了个?#21361;?#26790;见你给我生了女儿,名字叫林莫,长得很漂亮,跟你很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十八岁那年便约好了,以后的孩子,不论男女,都叫林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往后退了退,还是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眼底微光渐暗,收回了手,自言自语一般:“我问过郑医生了,宝宝很好,就是你有点营养不良。”他喊了一声莫冰,抬头,黯淡的眸执拗着,“你可以不理我,打我骂我都好,但不要不吃东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沉默了片刻,接了他手里的碗:“你回去工作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拒人千里,语气没有一点温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越平静,他就越慌乱,低声的口吻,像是求她:“别赶我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转头,直直地看着他:“那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没有表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始终沉寂的眼,还是乱了,目光深沉,凝睇着眼?#26263;?#20154;:“这几天我想了很多,各种结果,各种假设,都预想了无数遍,不过还是说服不了我自?#28023;?#20320;背负的东西太多,而我太骄傲了,你抽不出身,我也低不了头,再这么拖下去,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她停顿了很久,如鲠在喉,每一个字都像含在胸腔里,咬着牙挤出来,“安之,你去做你想做的事吧,孩?#28216;?#21487;以自己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做不了选择,那她来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募地慌了神:“你、你不要我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了摇头,苦笑了一声:“是我要不起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眼眶通红,抓住了她的手,紧紧攥着:“莫冰,不要赶我走,你说过,你以前说过的,会跟我过一辈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辈子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人总是这样,不知道沧海桑田,不知道一辈子有多久,总是轻轻?#20260;?#25346;在嘴边承诺,以为牵了手,就可以一起走到百年黄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嗤笑:?#26263;?#26102;还小,不知道人心复杂,童言无忌而已,当不了真。”她抽回手,转开头,“你回去吧,产检我自己去做,以后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停顿了很久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,微微哽咽:“以后不用来找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跌坐在地上,满眼的泪:“莫冰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有继续听下去,?#30828;?#24202;上起身,坐在了轮椅上,唤了病?#23458;?#30340;护士进来:“刘护士长,可以推?#39029;?#21435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护士长就看了一眼地上失魂落魄的人,点头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莫冰由刘护士长推着出了病房,因为她?#22411;?#30340;厉害,营养跟不上,身子?#34892;?#34394;,?#30343;?#20040;精神头,坐在轮椅上,推了一阵,便?#34892;?#26127;昏沉沉,预约了?#35828;?#30340;产检,在医院的三栋二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轮椅走了十多分钟,莫冰戴着口?#37073;?#38381;目养神,?#34892;?#24653;?#20445;?#32819;边很?#24120;?#26377;摔东西的声音,还有?#24615;?#30340;怒骂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稍稍掀了掀眼皮,模糊地瞧见了几个人影,推推搡搡的,像是在吵架,揉揉眉,又闭上眼了,耳边,刘护士长在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医闹。”刘护士长将轮椅往边上推了推,“先前也来闹过,?#30343;?#21307;生?#33151;?#35686;局关了几个月,这才刚放出来,又不安分了,还专挑时医生不在的时候来。上?#25105;?#26159;因为这些个?#19968;?#38393;事,时医生还发生了职业暴露,医院当时把人告了,还列了赔偿清单,这不,就狗急跳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这里时,刘护士长被喊住了,是个小护士,语气很?#20445;骸?#25252;士长,0病?#35828;?#35760;录表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我桌子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找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护士长便推着莫冰到墙边:“你等我一下,我去去就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轻轻嗯了声,眼皮很重,没睁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远处,吵闹声不休,还伴随?#29260;?#20050;乓乓的声音,吵得让人心?#24120;?#36825;时,不知是谁突然惊叫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火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着火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人群一哄而散,吵吵闹闹,喧嚣一波盖过一波,不时,传来玻璃瓶罐爆裂的声音,有人在大喊:“警报,拉警报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疏散人?#28023;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管?#30631;?#20102;,把病人都转移到二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栋住院?#23458;?#38395;火灾警报声,?#30343;?#20081;了套,不明原因的病人与医护人?#20445;?#37117;争相往外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4187;?#25252;士问前来疏散人群的同伴:“警报怎么响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护士?#27973;?#20041;愤填膺,气得不行:“那群地痞流氓又来闹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?#20040;回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些个蠢东西居然砸了易?#23478;?#21697;,还点了明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整个一层,瞬间就烧起来了,连二栋都?#33268;?#30528;一股?#26874;?#30340;火焰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712;?#21738;一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护士道:“三栋二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栋二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?#35835;?#19968;下,?#20174;?#36807;来,转身,跌跌?#27815;?#22320;往三栋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栋一层全是人,浓烟?#33268;?#20445;安拉了消防警戒线,守在楼梯口,候诊大厅里?#39029;?#20102;一锅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疯了似的跑进来,戴着口?#37073;?#39069;头?#20808;?#26159;汗,人太多了,他根本找不过来,在人群里大声喊莫冰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吵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怕她听不见,声嘶力竭地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人应他,他几乎一个一个找过去,?#24590;怎?#36292;地撞了很多人,他满手都是冷汗,抓住了一个人:“你有没有看见我女朋友,她在?#38745;?#31185;做产检,个子很高,头发这么长,穿着米色的外套,有没有看见她?她出来没有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被抓着的是一个护士,看见对方一双通红的眼,?#35835;?#19968;下:“?#38745;?#31185;?”她摇头,说,“三栋二层的人都转移到这了,你自己找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红着眼,像个疯子一样,在人群里歇斯底里地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么多人,可是没有她,莫冰不在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844;?#20043;毫不犹豫地往楼梯口跑,一双通红的眼,滚烫得吓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保安立马拉住了他,把他往外拽:“里面火太大了,你不能进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跟疯了似的,一头往里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个保安合力抱住他,愤怒地大吼:“不要命了,火那么大你进去送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滚开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抬头,一双眼殷红似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个保安只?#35835;?#19968;下,手就被甩开了,再回头,就看见一个瘦高的人影不要命的往里火里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人,不要命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个保安摇头,真是疯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楼大火,所有人都在楼下转移,安全通道里全是往外?#23490;?#30340;人,一个个面色慌张,脚步急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有一个人,在逆行,朝着火势最大的地方,用尽全力地往里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诶!站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火太大了,不能进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拉住他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快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谁都拉不住,那人一头就往火里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,喊了一句:“安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瘦高的人影,突然顿住了脚,缓缓回了头,他带着口?#37073;?#22836;发被汗打湿,穿一身黑色的风衣,背后是熊熊大火,他站在火光里,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坐在轮椅上,招手:“安之,快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讷讷地喃了一句:“莫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怔了很久,跑向了她,不知是没站稳,还是腿软,跪在了轮椅前,哭出了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不要我了,我不报仇,我什么都不管了,你别离开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大男人,跪在她面前,哭得像个孩子,她想起了那年夏天,她牵着他回了家,他在梦里哭醒了,也是这样,哭得厉害,怎么哄都哄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抬手,掌心落在他头上,轻轻地拍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喃喃细语,来来回回,也就只有这一句,然后,她就陪着他,红了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抱住她,突然放声大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32844;?#20043;这辈子,大概,不会再为了谁,这样歇斯底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远处,两个本应逃难的路人,顿住了脚,怔愣地看了很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人笑了:“一个大男人怎么哭成这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个人却哭了:?#20843;?#30693;道?”抬手,擦了擦眼睛,?#38712;?#20040;回事,我怎么也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遇见一个能为自己嚎啕大哭的人,多难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天估计?#32844;?#20043;和莫冰的事就能告一个?#28201;洹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这部分情节不是?#25042;?#30340;,是铺垫,必须存在哒,只有?#32844;?#20043;搞了温家,才能牵扯出后面笙?#31995;闹?#32447;,总之,别跳着看,?#19968;?#26412;都在埋线,主线都埋在副线里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起来捉妖怎么开飞机苹果手机 10年公牛vs热火回放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查询 伊蒂哈德vs塔火车 黄金足球APP下载 广东体彩网 秘密的暑假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记录 qq天天飞车攻略 沃尔夫斯堡张稀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