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风卷着米白色的手帕,没入黑沉沉的夜色里,月光下,不远处的人,比夜色更倾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16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时瑾在云城有个酒店项目,他和姜九笙在云城待了近一周,临走?#26263;?#19968;天,时瑾带她去了墓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牵着她走到墓前:“你父亲的墓地在温家的墓园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是入赘,姜民昌的墓落在了温家的宗墓里,未经准许,外人不得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:“笙笙,这就是你母亲的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处孤坟,坐落在墓地的最里面,周围并没有别的墓碑。碑文里,除了她母亲的名字,只有她和时瑾,她是女儿,而时瑾,是立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过,她母亲是孤儿,孑?#28784;?#36523;,并无其他的亲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来过吗?”姜九笙问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杂草环生,墓地一看便是常年有人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:“我每年都会过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走近去,看黑青的墓碑,因着许久未下雨,落了?#39029;荊?#30865;上有一张黑白的照片,照片?#31995;?#22899;人笑着,?#22478;?#30340;梨涡,很温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俯身,将照片?#31995;幕页?#25325;去:“我妈妈长得很漂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看着她,眉眼温柔:“嗯,你很像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突然红了眼,缓缓屈膝,跪在了墓碑前:“妈妈,我?#27714;?#31513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微阴,没有日头,起了风,风吹飞絮,飘飘扬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抬手,?#29238;?#25282;过墓碑,是冰凉冰凉的温度,喧嚣的风声里,只有她的声音,很轻很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2812;?#24471;很好,身体也很健康。”她顿了顿,继续说,“时瑾就是医生,医术特别好。”神色平静,安安静静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平时并?#30343;?#24456;爱说话,这时,却说了很多,不紧不慢,絮絮叨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她学了大提琴,遇上了一个很好的老师,还有几个很?#19981;?#30340;朋友,会调酒,会和?#23601;?#36947;?#31995;?#20154;喝着酒彻夜畅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她当了摇滚歌手,做着她热爱的事情,有一?#21512;不?#24182;且支持她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她和时瑾在一起了,没有大起大落,平淡却很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她身体很好,他把她照看得很好,无病且无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了许多,都是报喜不报?#29301;?#37117;是她开心的事,她说着,会笑,眼里没有任?#25105;?#38718;,?#30343;牵?#24494;红,有潮湿的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跪在她旁边,没有说什么,?#30343;?#19968;直看着她,?#30343;?#32039;紧牵着她的一?#30343;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了许久,她嗓音?#34892;?#27801;哑,干干的,时瑾扶她起来,蹲下,轻轻揉了揉她跪麻了的膝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低头,能看见时瑾的头发,被风吹得随意,稍?#26376;?#20102;,她用手轻轻压了压,手心痒痒的,很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抬头,看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跪?”姜九笙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了想,口吻认真:?#38712;?#27597;大人在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句话,把她逗笑了,红红的眼瞳里,有荡开的光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站起来,用手背擦了?#20102;?#30524;睑的潮湿,眉头拧着,很心疼:“笙笙,以后?#28784;?#21741;了,我看了难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爱哭啊,她是流血不流泪的性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凑到她耳边,小声地又说了一句:“床上不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故意逗她,心头那点阴郁,也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墓地回酒店后,时瑾就一直陪着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问是?#30343;?#39033;目做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没有,要留下陪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也没有说什么,和他待在酒店,没有出门,看了一个很无聊的电影,她昏昏欲睡,不知道电影讲了什么,只知道时瑾在她耳边说了许多话,有工作的,也有见闻,甚至是医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饭过后,时瑾刚洗漱完,没见她在房间,开了窗,她站在阳台的窗?#21834;?#26102;瑾擦着头发,走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你在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抬头,只看了他一眼,就转开了目光,说:“没干什么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从后面抱住她,下巴搁在她肩上,蹭了蹭,用力嗅了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你?#20302;?#25277;烟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都觉得诧异:“还有烟味?”女士烟,味道本就淡,她又刻意漱了口,喷了一点香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扶着她的腰,让她面对自己,低头,在她唇上嘬了一口:“有漱口水的味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失策了,为了去烟味,她用了一瓶漱口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很快解释:“我?#32479;?#20102;一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搂着她的腰,稍?#26434;?#21147;,带向怀里,表情严肃:“笙笙,说实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吧,外科医生的嗅觉很灵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伸出两个手指,郑重其事地说:“两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将窗户关上,牵着她坐在沙发上:“?#34892;?#20107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想到了我母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拉着她的手,没有松开,?#29238;?#22312;她掌心轻轻地摩挲,没有说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,你再和我说说她的事情好不好?”时瑾知道的?#20154;?#30693;道的多,她的记忆断断续续,很模糊,没有多少关于她父母的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她抱进怀里,一?#30343;?#25597;着,娓娓说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她母亲是孤儿,受了?#25163;?#25165;念完了大学,她的祖父母不?#19981;?#22905;母亲孤儿的身份,他父亲姜民昌便和姜家老家断了联系,来了云城打拼,很多年不曾与姜家的人联系,便是她母亲也只知姜家在偏远的地区,没有任何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民昌是警察,职位越做越高,与她母亲的分歧也越来越大,后来,姜民昌因为一个商业案子,认?#35835;?#28201;诗好的母亲,那时候,温诗好的亲生父亲还没有去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问时瑾:“我父亲是第三者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太多情绪起伏,不知为何,听着这些并不寻常的过往,她心里竟出奇得平静,没有震惊,也谈不上失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对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,并不深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没有掺杂任何私人情绪,时瑾就事论事,“至少,是温诗好的生父逝世之后,他才与温书华再婚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还说,她父母离异后,她虽然跟着母亲生活,不过,姜民昌依旧很疼爱她,偶尔?#19981;?#25509;她去温家玩,?#30343;牵?#22312;锦禹长大些后,姜民昌突然和她疏?#35835;耍?#20063;不太见面了,不知道什么原因,连抚养费也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到这里,姜九笙蹙了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怪不得她虽?#24187;?#20102;记忆,更牵念的还是母亲,或许,她和父亲的关系并不那么好,至少,不?#21561;背酢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了许久,时瑾看了看时间:“好了,该睡觉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一点睡意都没有,便说:“时瑾,我们喝点酒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犹豫了一下,还是依了她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打了酒店前台的电话,让人送来了白兰地,是金黄色的酒,一看便是好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嗅了嗅,酒香浓郁,她的瘾便?#36824;?#20986;来了,让时瑾给她倒了一杯,先尝了尝鲜,不贪杯,她放下杯子,说:“时瑾,要?#28784;?#29609;个游戏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给她添了一小杯:?#38712;?#20040;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起身,去拿来了一对手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说是赞助商送的,可以测心跳。”她按了开关键,调好了设定后,给时瑾戴上了,笑了笑,“三十秒内,心跳更快的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他玩心跳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微微小抿了一口酒:“笙笙,你赢不了我的,在耶鲁有专门的心理素?#22763;危?#20854;中就?#34892;穆士?#21046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外科医生,需要临危不乱,耶鲁专门设了课,而他,是个中翘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兴致很好:?#23433;皇?#35797;怎么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也驳了她,只说:“我酒量很好。”他似乎对什么?#21152;行?#25239;力,不容易上瘾,也不容易失去清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也从没见过他喝醉,想必酒量?#30343;?#24120;人能及,便说:“那我一杯,你两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也顺着她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将杯子换成了小杯,她面前一个,他两个,都斟满了,然后稍微思忖了一下,提出?#35828;?#19968;轮的规则:“对视二十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浅笑着看她,目光不偏?#28784;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秒,确切地说,十秒之后,她手腕?#31995;?#25968;字便乱了,跳得异常频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心率很正常,不知是?#30343;?#21051;意,总之,徐徐?#20185;?#21364;不?#35813;汀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?#37073;?#22905;说要?#28216;恰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便捧着她的?#24120;?#21563;了很久很久,非常火热的法式深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还是她输了,她想,耶鲁的心理素?#22763;危?#26524;?#24187;?#19981;虚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要继续吗?”时瑾舔了舔唇,饮了酒,沾了情绪,嗓音异常?#32479;?#19982;性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,想了想,继续:“一人说一句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给她斟了酒,没?#26032;?#22823;半杯:“笙笙,你要?#20154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,把?#31080;?#28155;满,然后抬头看着他:“时瑾,我爱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看了看手?#31995;?#25968;据,跳得很快,他淡淡笑了,也不急,抬头,不缓不慢地说:“笙笙,我想睡你,做到你下不了?#30149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怔了许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?#33145;妗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秒,她的心跳爆表了,端起面?#26263;?#30333;兰地,一口饮尽:“下一?#37073;?#20320;先。”胜负欲突然起来了,今夜这酒,总得让他家时医生喝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想了一会儿:“一人一个动作,只能用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她从沙发那头拉到身边来,扶她的腰,用手拨开她耳边的发,?#29238;?#36731;轻捏她软软的耳垂,打着圈按压摩挲,力道很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她的敏感地方,一碰,她脖子都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点痒,姜九笙往后缩了缩,看了看手环?#31995;?#25968;字,然后思索了许久,抬头,对时瑾莞尔笑了,眼里?#22411;?#21619;,带了几?#21482;怠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一看便知道她想做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不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揶揄:“为什么不可以,上一轮就是你?#20154;?#27985;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不等时瑾说什么,她跨坐在他腿上,用一?#30343;职?#20303;他的肩,瞧着时瑾的眼,噙着笑,将另一?#30343;?#27839;着他敞口的浴袍钻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腹?#31995;?#28201;度不同于手,温度是滚烫的,而她指尖冰冰凉凉的,在他紧实的腹肌上流连,缓?#21644;?#19979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按住了她的手,声音不知何时哑了::“笙笙,?#28784;?#20877;往下了,不然游戏继续不了。”他把她作乱的手拿出来,端起面?#26263;?#37202;,“我认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杯,他连着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瞧了一眼时瑾腕?#31995;?#25163;环,数据还在往上,嗯,她终于?#19994;?#30910;?#39038;?#23478;时医生的方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心跳平缓下来,继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给时瑾满了酒,开了局:“取悦对方,”她还坐在时瑾腿上,用手指点?#35828;?#20182;的唇上,眼里都是笑意,胸有成竹的样子,“只能用这里,时医生,你先还是我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想也不想:“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怕若是她先开始,他就不准她停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把她放在了沙发上,推起她的衣服,低头,唇落在她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特别配合,抱着他的脖子,不躲不避,眼神羞涩却大胆,他张嘴,用牙齿,解了她内衣的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灯光微暖,她皮肤很白,没有任何遮掩,映进时瑾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,失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心跳数据是?#20808;?#20102;,?#30343;?#26102;瑾的也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31505;,抱着他的头,让他埋在胸前,低头,在他耳边问:“还需要我继续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嗓音嘶哑得一塌糊涂:“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吻了他,不同以往,一个非常情色的?#29301;?#26377;?#29992;?#30340;声音,在他嘴角拉出了长长的银丝,末了,舔了舔他的唇:“时医生,你又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眼睛已经红了,染了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呼吸乱了,他平息了很久,将酒喝了,然后把她抱进怀里,给她整理好未扣好的内衣,动作慢条斯理地:“哪里学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次我陪谢荡看片,里面有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成人片,拍得特别露?#29301;?#23004;九笙领悟力又一向不错,或多或少懂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平时,床笫间,她并不大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:“以后不准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应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”他嗓音?#32479;粒?#24494;微?#34892;?#21912;,“要?#28784;?#20877;玩大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克制,却又刻意蛊惑,她回头看他,他眉眼里有光影沉浮,像一团见不到底的漩涡,能将人拉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像是鬼迷心窍,她望着那双眼失了神:?#38712;?#20040;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将她抱起来,指着卧室的落地窗:?#38712;?#37027;里做一?#21361;?#33509;我输了,便把剩下的酒全喝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玩得真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嫣?#28784;?#31505;,像只撩人的猫儿:“好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极速抢钱送彩金 进入PT电子 野狼免费试玩 英国哈德斯菲尔德大学学生宿舍 贪玩蓝月陈小春 摩纳哥足球队世界排名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 糖果派对3官网 女皇之心送彩金 好事成双小说聋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