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有一天,秦家来了客人,时瑾不在小楼,她摔碎了碗,偷偷藏起来了一块碎片,等到姜女士去给她?#39038;?#30340;时候,她割破了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她很久没吃东西,没有力气,割得不够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几乎疯掉,将小楼里所有的东西全部搬走了,除了一张连边角都被磨平的床,后来,她就再也没有下过床,一直躺着,精神一天比一天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躺在那里,一动不动,小小的一团缩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恍恍惚惚的,眼睛却睁得很大,声音很轻,像梦呓:“我想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,你带我回家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想我妈妈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握着她的手,跪着在她唇边亲吻,低声地求她:“笙笙,哪儿?#30142;灰?#21435;,你就在这陪我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恍然惊醒似的,瞳?#36861;?#22823;:“哦,我想起来了。”望着楼顶,她自言自语着,“我妈妈已经不在了,我回不了家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你?#28784;?#25105;了吗?”他的声音,微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转头看他,眼神空洞,瞳孔像蒙了厚厚?#23601;?#30340;琉璃,没有一点光亮,木然?#32456;?#24545;地看了他许久,才张了张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声音沙哑,奄奄无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:“以后?#28784;?#20351;用暴力好不好?我怕有人向你寻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等他回答,她自顾在说,像是嘱托,一条一条,说得很慢,声音细若蚊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?#28784;?#24635;发脾气,你笑起来好看一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794;?#25277;烟,也?#28784;?#29983;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那么聪明,长大以后可以当医生,我?#19981;?#31359;着白大褂的医生,若是你做了医生,我就不怕你总是受伤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似乎累了,呼吸却很浅,停顿了很久,用指腹轻轻拂他的脸:“我希望你像个普通人那样活着,不用在枕头底下放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啊,竟在交代后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用力抱住她,恨不得揉进骨头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伏在她肩?#24076;?#30524;角滚烫的泪落在她?#26412;保骸?#27714;你,”他哽咽,“别扔下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又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曾经跟她说过,母亲去世之后,便再也没有掉过一滴泪,八年时间,流过血,?#30343;?#27809;有眼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却见了两次了,都是因为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?#25105;?#21518;,他便寸步不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有再自杀,因为不需要了,她已经吃不进东西,连?#20154;?#37117;会吐,知道来了好多医护人员,但她看不太清楚,也听不大清楚,不知道他们和时瑾说了什么,然后他似乎很生气,把他们?#20960;?#36208;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恍恍惚惚的,她像听见了时瑾在喊她,歇斯底里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九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紧紧勒着她的腰,声音响在她耳边,几乎嘶吼:“你给我听好了,”像声嘶力竭后,突然无力了,“你要是死了,你要是死了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话音沉甸甸的,越到后面越没了声,像被掐住了咽喉,他重重喘息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很久,她耳边才传来时瑾的声音:“你要是死了,我?#25237;?#27963;一天,?#20384;?#22909;你的后事,我就跟你埋在一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时瑾才十八岁,最好的年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,把眼泪蹭在时瑾衣服?#24076;?#27801;哑的烟酒嗓带了浓浓的鼻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闷着声问:“后来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忆到此,时瑾说完了,却许久回不了神,他稍稍用力,把她抱紧一些,仍是心绪难宁,时隔八年,依旧心有余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差点失去,想起来,心都会疼,会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了顷刻,瞳孔里还有尚未褪去的苍凉:“你好转之后,我就着手准备,想将你?#32479;?#22269;,离秦家人远远的。”他低头,亲了亲她通红的眼睛,?#38712;?#21435;机场的路?#24076;?#20986;了车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抬头:“是意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皇恰!?#26102;瑾顿了顿,说,“是秦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秦家的继承人不能有弱点,秦行一直容不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过,我提前知道了他的计划,就将计就计了,想借?#22070;?#20250;让你在车祸?#22411;?#36523;,?#30343;?#27809;?#31995;?#31206;行会做那么绝,制造了连环车祸,那场意外伤了很多人,其中有一?#38405;?#22899;当场死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很快就想到了:?#20843;?#30340;那个女孩和我换了身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聪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:“你若是?#22815;?#30528;,秦家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伪造了尸体,让她金蝉脱壳,然后,她便养在了姜女士家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断了秦明立一根尾指,毅然离开了秦家,去了耶鲁学医,养一条博美犬,变成了与人为善的绅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花了八年时间,重新站在了她面前,以她?#19981;?#30340;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了许多许多,她消化了很久,眉头却越皱越紧,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翻天覆地,像卷土重来的风暴,冲撞翻涌没个消停,可偏偏,毫无思绪与规律,什么都理不清,缠缠绕绕拧成了一团?#34915;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许久,她问时瑾:“我身上这个疤是怎么来的?我问过医生,说?#30343;浅?#31096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良性肿瘤,在去秦家之前开?#35828;叮?#22240;为留了疤,你说不好看,非要让我带你去纹身。”时瑾带着她的手,覆在自己右腹?#24076;?#25105;也是那时候纹的,和你的一模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狐疑不决了许久,仰头看时瑾的眼睛:“我失去记忆?#30343;?#22240;为车祸事故对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次常茗给她做催眠时说过,她的意识里,有过催眠暗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许,和她的病有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沉吟,说:“是催眠。”他伏在她肩?#24076;?#20302;哑的声音轻轻?#24179;?#22905;耳里,带着他微重的呼吸声,“我怕你自杀,若是再来一次,我可能真要疯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果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她的猜想一样,重度抑郁症的治愈几率很小,除非破釜沉舟,记忆催眠虽?#24187;?#38505;,却是短期内最?#34892;?#30340;方法,那时,她已经有了自杀倾向,时瑾根本等不起,只能剑走偏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怪不得忘得这么一干二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起身,面朝眼?#26263;?#23567;楼,凝视了很久,迈开了脚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毫不犹豫地拉住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”他摇头,眼里有央求,“别进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没有收回脚,若有所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拉着她的手腕,冬夜天凉,他手心却有薄汗,声音像是压抑着,?#20599;?#20687;呢喃:“我怕你想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怕她生病,怕她像八年前那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抬头,瞳孔漆黑,亮得惊人,像雨后拨开了云雾的晖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,?#34987;?#38899;突然停?#24076;?#23004;九?#31995;哪?#20809;不经意间刚好掠过门口,然后定住了,“这里本来是?#30343;?#25918;?#35828;?#31726;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闻言,神色立马紧张了:“笙笙,你想起来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,试图深想,可脑中像有千?#23458;?#32533;的线在拉扯她的神经,稍稍用力便会?#20004;簦?#25199;得她头痛欲裂,几乎站都站不稳,身体摇晃了两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扶住她,揽在她腰?#31995;?#25163;不自觉地收紧,“笙笙别想了,什么都别想。”他紧紧攥住她的手腕,几乎失控,“我?#27973;?#21435;,我们现在就离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定在原地,没有收回已经迈进了门槛的脚:“时瑾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打断她:“我求你了,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,因为?#28216;?#35265;过,时瑾这样栗栗危惧的样子,像绝境里最后的孤注一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始?#25112;?#32039;攥着她手,用力得几乎要勒?#24076;骸?#36824;记得我在赛尔顿跟你说过的话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记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曾说:“这世上有两个我永远?#23478;?#19981;了的人,纵使医术再好?#30142;?#34892;,一个是我自己,另一个,是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,你要健康平安一点,?#28784;?#29983;病受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怕了,眼里全是对未知的惶恐,是失而复得后的战战兢兢。人知其一,莫知其他,如临深渊,如?#35851;?#2091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样漂亮的眸,像陨落下来的流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心头像?#30343;?#20040;狠狠撞了下,心疼得难受,她点头:“好,我们离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宅大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家三夫人回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夫人。”下人上前,接过她外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则?#24076;?#31206;家只有两位夫人,因为都上了秦家族谱,在本宅便都是正室,大夫人章氏与二夫人云?#24076;?#32780;这三夫人,原本?#30343;?#31206;?#22411;?#38754;的女人,名叫苏伏,今年不过三十上下,十分年轻,跟了秦行近十年了,是秦家唯?#28784;?#20010;除了七小姐秦萧轶之外持有秦家股权的女眷,很得秦行信?#21361;?#22905;是?#24187;?#20027;播,央视新闻主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边往房里走,边问:“我看见小楼的灯亮着,是谁在那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秦家,?#28784;?#35828;小楼,便知是哪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人恭敬地回:“是六少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脚步顿住,回头:“一个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三十上下的年?#20572;?#30475;起来十分年轻,模样生得极其立体,眼窝深邃,?#34892;?#20687;混血,美而不华,瞳孔是淡淡的茶色,眼角拉长,带了几分野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人态度很恭敬,不敢抬头,低着头回话:“还带了一位小姐回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伏拧眉思索了会儿: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起身开了窗,正好对着小楼的方向,凝着眸子瞧了瞧,似笑非笑地喃道:“八年了,终于回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色昏沉,?#20081;?#20113;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离开小楼,时瑾带姜九笙回了西宅,二楼最靠里的房间。黑灰白的装修,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环顾了一圈:“这是你以?#26263;?#25151;间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时瑾关上门,牵着她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房间很大,摆设却特别少,两个柜子,一个摆放了各种枪支模型的架子,一把书桌,没有任何多余的物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站在书桌前,拿起了桌上唯一的相框,问时瑾:“这是你多大的时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显然,他很不爱留影,整个房间就只有一张照片,白色相框,略微老旧的照片,照片里的少年面无表情,一双眼瞳,像阳光下琉璃珠折射出来的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唇红齿白,翩翩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:“十四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来十四岁的时瑾就已经长成小美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把相框抱着手里:“我可以?#39068;?#24352;照片带回家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颔首,整夜蹙着的眉头终于松开了:?#26263;比?#21487;以,我的东西你?#21152;?#26435;处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笑了笑,?#39068;?#29255;举给他看:“为什么戴着学士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拉着她的手,坐在床边:“那是大学毕业的时候拍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四岁就大学毕业,厉害了,她的时医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看她惊愕的表情,嘴角扬起,徐徐同她讲起:“我十八岁?#25237;?#23436;了工商博士,后来才转了医科,读了三年,开始主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般普通人,从念书到主刀,估计得十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家时医生应该是天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端着神色瞧他,有几分调侃的意味:“你这么聪明,为什么还要去我家补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?#27425;剩骸?#20320;?#30340;兀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笑而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猜到了,少时的时瑾去她家之前,一定见过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她抱进怀里,低声地说:“笙笙,我?#19981;?#20320;,是一见钟情。?#27604;?#21518;,徐徐图之,蓄意而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转身,搂着时瑾的脖子,在他怀里蹭,心里酸酸胀胀的,?#34892;?#24515;疼他,她受过的磨难与跌宕,他一定也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抱了会儿,时瑾才去给她放水洗澡,早过了十点,她却一点?#30142;环?#22256;,头隐隐作痛,思绪?#34892;?#20081;,却又缕不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牵她去浴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:“我没有衣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浅浅地笑:“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,没那么快,先穿我的,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,说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深,宅院深深,很静谧,已到严冬季节,?#28216;?#22812;时,最是阴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辗转了许久,迷?#38498;?#31946;睡去,做了一个梦。梦里,有穿着校服的女孩,还有漂亮的少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下了很大的雨,校?#26263;?#38081;栅栏外,有一颗参天大树,枝繁叶茂,遮了大片的荫,树下,?#34892;?#22810;躲雨的学生,?#24515;?#22899;女都穿着校服,十六七岁的少年人,说说笑笑,偶尔打来的雨滴,湿了他们的眼,水汽朦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唯独女孩落?#35828;ィ?#20302;着头,在看自己踩了泥土的帆布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7934;?#38376;口跑来一群躲雨的学生,推推搡搡,把女孩推出了树下,她刚要取下书包来挡雨,看见近在咫尺的一把黑色雨伞,伞很大,伞的主人稍稍倾斜的角度,遮住了脸,白衣黑裤,生得高,握着伞的手异常得好看,骨节修长,白皙如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漂亮的手,世间难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笑了,?#26263;潰骸?#26102;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色的伞抬起,少年目光专注,瞳孔是泼墨的纯黑色,他举高伞,倾斜向她,问她:“冷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伞往她面?#26263;藎?#22905;便接过伞了,他把外套脱下,给她披?#24076;?#28982;后?#32844;?#20254;接回去,似乎想拉她,又顾忌什么,便扯着她的短袖,把她拉进伞中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随少年一同离开了,黑色的伞倾向女孩,少年肩头被雨水打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抱着书包,抬头问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来接你。”他把她的书包接过去,提在手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到红绿灯路口,转了方向,人行道的两端,积了水,女孩没多想,穿着白色帆布鞋直接踩?#20808;ァ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拉住了她:“我背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犹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便解?#20572;骸?#25105;的鞋已经脏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嘴角莞尔,把伞递给她,蹲在了她面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?#24794;?#30528;伞,趴到了少年?#25104;希?#20182;背着她,踩过浑浊的积水,白色球鞋脏了,他?#30343;?#36441;了?#20037;跡?#20284;乎?#30343;剩?#21487;唇角,却似?#34892;?#24847;,勾起若有若无的弧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,我重吗?”?#25104;系?#20154;儿突然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摇头:“不重,很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像是叹了一声:“小时候我?#32844;?#20063;是这么背我的。”语气怅然若失,“不过,他再婚之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,也不像小时候那么亲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了会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脚步忽然放慢了些许,语气平常:“明天晚上我们去看电影吧。”细看,他?#21152;?#36731;蹙,眼里有不安与不确定的浮影,?#20197;?#31967;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闻言,问少年:“为什么突?#28784;?#30475;电影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要告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黄昏后,我在你家楼下的香樟树下等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浅浅笑了,?#25104;系?#22899;孩抱着一把很大的黑伞,也在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画面定格,骤然转到了一块?#36538;?#30340;草坪?#24076;?#19981;?#27934;Γ?#26377;个玻璃花房,正爬满了绿萝,四周摆放了花架,各色的花儿开得艳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与妇人顿足在草坪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妈,为什么突然来?#37326;职鄭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人生得温婉,说话时声音轻软,像江南水乡里温柔的小镇姑娘:“妈妈?#34892;?#20107;要跟你?#32844;?#35828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犹豫了会儿:“是?#30343;?#21644;我有关?”不待回答,她?#34892;?#24820;惴不安地说,“从医院回来之后,你就去见了很多以前不联系的人,是?#30343;?#25105;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人打断了:“别乱想,?#30343;?#20040;事。”没有继续那个话题,她轻声细语地嘱咐女孩,“你在这等妈妈,我和你?#32844;?#35848;完了就来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点头,问:“黄昏之前我们能回家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还在?#20154;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约好了的,要去看电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妇?#35828;?#22836;,说很快回来,然后便往花房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等得百无聊赖,踢着草坪上?#27934;?#39128;来的叶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九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回头,看见了朝她走来的人,与她一般高,穿着很漂亮的裙子,头发盘起来,戴了一顶?#20185;?#27700;晶的皇冠,手里拿着相机,似乎在拍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今天我生日,要来玩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摇头:“不了。”又礼貌地说了声,“?#24653;弧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没说什么,拿着相机走开了,身后,女孩又说了句:“诗好,生日快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面的少女回了头,皇冠?#31995;淖仙?#27700;晶折射出来耀眼的光,她提着裙摆,颔首说:“?#24653;弧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家的小公主今日十七岁生日,在别墅宴请了很多宾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待人走远,女孩继续在草坪?#31995;?#27597;亲,?#27934;?#20256;来缓缓的音乐声,奏着欢快的生日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消一会儿,小男孩从身后跑来,边跑边喊着‘姐姐’,七八岁的孩子,穿?#29260;?#20142;的小西装,领口打了黑色的领结,像个小小英伦绅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笑了笑:“小金鱼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好久没来看我了。”小男孩似乎和她很亲,拉着她的袖子撒娇,“陪我玩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蹲下,?#25176;?#26497;好:“有人在等姐姐,姐姐只能陪你玩一会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拉了一只?#36538;?#34676;蝶的风筝,飞几次没有飞起来,却挂在了一颗两人高的树?#24076;?#23567;男孩爬上树去捡风筝,却与风筝一同摔了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男孩颤颤巍巍,说花房里有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回头,看不?#27934;?#33457;房,有血渗出来,瞳孔里的红色幻?#38712;?#26469;越大,全是触目惊心的红,她想跑过去,想叫,却动不了,也发不出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耳边有人在轻喊,一声一声,急促却温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募地睁开眼,柔和的灯光忽然撞进眼里,近在咫尺的,还有时瑾的脸,焦急不安地皱着眉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伸手,拂她的脸:?#38712;?#20040;哭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摸摸?#25104;希?#20840;是泪痕,她若怔若忡,没有缓过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拿开她的手,亲了亲她?#25104;系?#27882;痕:“梦见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头,眼神?#34892;?#31354;:“睁开眼就想不起来了,”她抬头看他,眼睛还红红的,不像平时淡然洒脱的模样,眼里染了稍许忧郁,“只记得有你,还有我妈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年少相爱的回忆已经写完了,笙笙父母在温家的命案一事等发了糖再揭开,舍不得再虐小可爱们了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8784;?#20859;文,乖,你们一养,网站?#32844;?#30475;数据不好,会冷处理我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风暴魔域宠物搭配 球球大作战电子游戏 北京pk10开奖 神秘飞碟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荒野行动攻略 使命召唤ol内测账号 摩纳哥相当于中国哪里 加勒比扑克注册 秒速飞艇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