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呆若木鸡,一动不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许久,只听见耳边有微微急促的喘息,姜九笙往后退了退,把头埋进枕头里,夜里很安静,她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喊了她一声,?#32844;?#22905;捞回怀里了,低低地说:“你抱着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动作很僵硬,没敢乱动,小声地问:“不难受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离得远也没有用。”他揽着她的腰,稍稍用力抱紧,呼吸很乱,说,“就这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听?#26263;?#27809;有再动,?#21482;?#22312;时瑾腰上,入夜渐微凉,耳边是心跳与呼吸,急得一塌糊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次日,天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看完姜九笙给的视频,惊了许久,问她:“这视频怎么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能弄到这视频的,肯定不是什么凡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随口回了一句:“时瑾花钱弄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医生恐怕是?#20185;?#2154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竖起大拇指,由衷之言:“一出手就是绝杀。”这男友力,爆棚!又问姜九笙,“这账你打算怎么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荣海已经进了精神病医?#28023;?#35828;是有被害妄想,估计短时间都出不来了,现在主要是解决柳絮那个小婊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?#30343;?#31505;了笑,淡淡而从容地说了八个字:“新仇旧恨,连本带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不反对,也一点都不意外,这才是她家艺?#35828;?#20316;风,敬一分,还之一丈以礼相待,犯一分,以牙还牙百倍奉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帮我约柳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对姜九笙比了个k的手势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:“徐青久的经纪人又all我了,问你有没有时间帮他家艺人写两首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想了想:“接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有点意外:“你不是不?#19981;?#32473;人写歌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别的,就是姜九笙嫌别人唱不出她要的感觉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理由很理所?#27604;唬骸?#35201;存奶粉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吓死个人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怕她家艺人明天就跟她说要隐退回家生孩子,莫冰摸着下巴,来了一句:“看来,你和时医生的性生活很和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红耳赤的姜九笙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,时瑾刚好推开门进来:“笙笙。”目光依旧一点余光都没挪开,全程看着姜九笙,问候了一句,“莫小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小姐很识趣,不做电灯泡,拿了包撤了:“我先回公司了。”出了病房,顺带把门关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看着时瑾,他还穿着无菌的手术衣,应该是刚下手术台,身上有淡淡血腥与消毒水的味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走到病床前:“晚上跟?#39029;?#21435;一趟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问:“去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上医院有聚餐,要带家属。”他说完,看着她的眼睛,安静地?#20154;?#31572;复,眼里有期许,淡淡的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思忖着,有顾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安抚:“放心,?#19968;?#25171;好招呼,不会有人乱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头:“我不是担心这个。”她抬了抬还在输液的手,又指了指桌?#31995;谋?#28201;桶。她?#25112;?#38500;禁食不久,确实不太适合聚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浅浅笑着:“没关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,顺着时瑾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七点,天北几个合作较多的科室一起聚餐,地点定在了一家很有名的粥店,几个年轻的实习医生提前去点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医生一看?#35828;ィ?#26377;点头疼了,全是粥,还有汤,很不可?#23478;椋骸?#22909;不容易出来聚餐一次,吃什么粥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,包间的门被推开,是小儿外科?#21335;?#21307;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与梁医生一同来的蔡医生说:“是时医生订的餐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医生便随口问了句:“时医生?#19981;?#31909;?”时医生看?#20808;?#20498;像是会养生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蔡医生也没多想,就说了句,“他女朋友刚洗了胃,估计是为了照顾她女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话刚说完,旁边的人突然站起来,桌椅碰撞发出了很?#31513;?#22768;,她说了句抱歉,便出了包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失态之人,正是院长千金,萧林琳医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等人走?#35835;耍?#26753;医生才用?#35828;?#25513;着嘴,小声地同蔡医生嘀咕:“你怎么还刺激萧医生,没看见她冷着个脸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就?#20889;?#28608;了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七点半,时医生带女朋友姜九?#31995;?#20102;包间,一进来,时医生先给姜九笙把口罩围巾取下来,把?#39318;?#28040;毒,揽着她坐下,?#32844;?#33258;己的外套盖在她腿上,才唤来了服务生:“你好,麻烦加一份山药粥,一份清蒸鱼汤,少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盐的,不用说,给女朋友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服务生多看了两眼,低头应:“好的,请您稍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医生与蔡医生一同看向萧林琳,估计又被刺激了,小脸惨?#25758;?#30333;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话不多,与众位医生及医生家属问候完,便没有再攀谈,将面?#26263;?#30871;筷擦拭干净后,便一心顾着身旁的人用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给姜九笙盛了一碗清汤:“笙笙,先喝点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话也不多,低头?#36828;?#35199;,才刚拿起汤匙,时瑾按住她的手:?#26263;?#24515;,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他吹了?#25285;?#25165;喂给她,又用公筷给她夹了一块鱼,不?#20154;?#23581;,时瑾把她的碟子?#35828;?#33258;己面前:“这个鱼刺很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时瑾便专心致志给姜九笙挑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众的医生和医生家属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桌?#30828;耍?#20840;是清汤寡水,说好的部门聚餐呢,怎么变成大型屠狗现场了。最淡定的就是徐青舶医生了,自顾自地吃?#38498;?#21917;,一副见怪不怪的高人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吃到一半,华夏的酒桌文化开始了,神经内科的钱主任倒了杯白酒,站起来:“时医生,我妈的手术多亏了你,我敬你一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同样礼貌地起身,说:“我开车来的,用茶可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钱主任?#27604;?#28857;头:“可以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便举杯,喝了一杯茶,刚放下杯子:“笙笙,那个你还不能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舀了一勺蟹肉汤的姜九笙:?#21834;?#40664;默地放下了汤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再给她舀了小半碗清粥:?#38712;?#21507;一点,不然晚上会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桌上一众医生都目瞪口呆,没想到啊,时医生这样的贵君子,在女朋友面前居?#30343;?#31471;茶递水的那一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411;荊?#26102;瑾离席去了一趟洗手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细心的梁医生发现,小儿外科?#21335;?#21307;生随后也出去了,她闻到了猫腻的味道,反观时医生的女朋友,一点坐立不安的迹象都没有,泰然处之,淡定得不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包厢外,萧林琳等在必经的走廊上,?#34892;?#23616;促不安似的,来来回回踱着步子,频频抬头望着走廊尽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从远处走来,她犹豫了很短时间,走上前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医生。”萧林琳先开了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站在两米外的距离里,语气寻常,淡淡的:“萧医生有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林琳欲言又止,?#25104;?#24494;红,额头有汗:“我、我有话?#38405;?#35828;。”她支吾其词,甚至?#34892;?#32467;巴,不难看出来她的紧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相反,时瑾?#25165;?#24179;常,疏离又礼貌着:“如果是公事,等回了医院可以来心外科找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林琳立马说:“是私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微微蹙了?#20037;迹?#25260;眸,眼底眸色很深,是毫无?#21448;?#30340;墨色,他言:“那可以不必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林琳?#25104;?#39588;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依旧不喜不怒,解释说:“我同萧医生并没有私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?#25104;?#32531;?#21644;?#21435;血色,眼眶潮红,却执拗地看着时瑾,张嘴,喉间酸涩:“我、我,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不?#20154;?#35828;,侧身绕开她,只道了一句:“失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刚转身,萧林琳一口气将堵在嘴边的话冲出了口:“我?#19981;?#20320;。”从第一次见面开始,神魂颠倒又不可救药地迷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停下了?#25386;劍?#36716;身,神色已冷:“我并非单身,这?#21482;?#36824;请萧医生慎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林琳咬了咬下唇,鼓足了勇气:“我知道我晚了,我应该早点说出来。”声音已经?#34892;?#21757;咽了,她说,“时瑾,我?#30343;?#24819;让你知道,我?#19981;?#20320;很久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神色未变,眼里没有丝毫起伏,他说:“你什么想法跟我无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红了眼,看着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始至终,时瑾的眼里都没有一分波澜,平静得像凝了一层厚厚的冰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转身离开,走了几步,忽然停住,回了头:“以后在医?#28023;?#36824;请萧医生保持同事距离,我怕我女朋友会有误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时瑾?#20808;?#31163;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萧林琳站在原处,泪流满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男人,即便她终其一生,甘愿奉上灵魂,?#19981;?#19981;来他一眼余光,他的眼里,藏着深爱的人,镌刻在上面,除此一人,他将整个?#28572;綞急?#25104;了背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回包厢时,姜九笙正在给两个年轻小姑娘签名,渐渐熟了,同她搭?#26263;?#20154;便也多了,她没有一丝不?#22836;常?#37117;?#28784;?#31036;?#19981;?#24212;,没有一点公众人物的距离感,虽话不多,言简意赅,却平易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爷,你和时医生是怎么认识的啊?”问?#26263;?#26159;麻醉科廖主任的小女朋友,年纪很小,还是在校学生,大家都叫她小龟,也不知大名叫什么,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,模样生得讨?#3014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大方地回答说:“我们是邻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近水楼台先得月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龟年纪小,又不是天北的医生,自然不怵时瑾,八卦心特别强,追着姜九笙问:“那是谁先追的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正要开口,时瑾拉开椅子,坐在了她身旁,说:“我追的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笑而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话题被推了出来,几个年轻的实习医生便也放开?#35828;ㄗ游剩骸?#26102;医生?#19981;?#25105;?#27714;?#29239;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笑了笑,说:“都?#19981;丁!?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平时哪有胆子八卦时医生的私事,而且,又是素人与艺人之间的罗曼史,大?#19968;鋃己?#22855;得不行,恨不得深挖个三天三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梁医生接了话头,开起了玩笑:“要?#27714;?#29239;和徐医生同时需要人工呼吸,时医生你先?#20154;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直默默喝粥的徐青舶终于把头抬起来了,看向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面不改色,简明扼要地说:“我和徐医生私下不是很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口粥差点呛出来的徐青舶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老子连你身?#31995;?#32441;身在哪都知道,你跟我说不熟?过?#30828;?#26725;是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放下汤匙,眉峰一挑:“笙笙,你没听过时医生唱歌吧,”他笑得意味深长,“吃完饭去kv唱一场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刚要点头,时瑾立马说:“你不能出院太久。”目光似有若无地掠过徐青舶,带了警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完全置若罔闻,不怕事儿大,鼓动着几个年轻?#35828;?#20108;场嗨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,不明就里的彭主任就说话了:“没事的,时医生放心,你女朋友?#25351;?#24471;很好,明天出院都可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这么去了kv,因为姜九笙是公众人物,特地去了高档场所,选址特别隐蔽,除了几位上了年纪的主任,十几个年轻人都兴致勃勃,哦,除了身体不适先行离开?#21335;?#21307;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一进去,就霸占?#35828;?#27468;台,切了一首歌,前奏一响起来,姜九笙就听出来,是她的歌,那首爱情民谣,声调不高不低,?#20185;俳砸恕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把话筒递给时瑾:“来,唱一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没接:“徐青?#21834;!本?#21578;的意味,眸色渐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还能怕了,吹了声口哨,让人把频闪灯开上,对着桌角,磕了啤酒瓶盖,按?#29260;?#21475;摇了摇,松手,顿时啤酒沫吹得到处都是,气氛推到高?#20445;?#24464;青舶高声喊了:“时医生,来一个!时医生,来一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徐医生,一看就是会玩的,夜店常?#26742;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几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男医生连忙都跟着喊‘时医生’,就连最年长的彭主?#25105;?#38543;着年轻人闹:“时医生,你女朋友是歌手,她的歌你得唱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便也笑着附和:“时瑾,我也想听。”她还从来没听过时瑾开嗓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眉头拧得死紧:“?#19968;?#23478;给你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头:“我可以跟你合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拿她没办法了,只好接了话筒,开口唱?#35828;?#19968;句,嗓音?#32479;?#30913;性,春风细雨,像?#24049;?#30340;大提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接不?#31995;?#20108;句了,然后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众医生目瞪口呆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?#32426;方?#38145;,提醒姜九笙:“笙笙,到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愣神了一下:“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开了口,她自己歌,已经完全找不到调了,唱得九曲十八弯,?#30446;?#32458;绊,她真的尽力了,被时瑾带的没有一个字在调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的,姜九笙玩音乐这么久,见过那么多五音不全的,?#25797;?#35265;过时瑾这样魔性的五音不全,他一开口,谁?#24613;?#24819;把调拉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原来,时瑾也有不擅长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舶笑得?#25226;?#21518;翻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医科大的时候,他听过时瑾唱歌,特么的差点没把他眼泪笑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九点,时瑾带姜九笙回医?#28023;?#20182;把她裹得严严实实地,牵着去?#35828;?#19979;停车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眼睛弯弯的,似有水汽氤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停下来,盯着她:“笙笙,别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头,一本正经:“我没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她的口罩取下,什么也不说了,干脆搂着她的腰,用唇堵住了她的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推他:“会有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他替她把卫衣的帽子戴上,将她按在?#24471;?#19978;狠狠地亲,?#22836;?#20284;的,刻意用力咬她,从唇角?#30142;本保?#26469;回流连,等在她脖子上吮出一个红痕,这才放开她,语气不由分说,带?#35828;愣?#27668;的意思:“笙笙,不准嫌弃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被他亲得?#34892;?#21457;软,抱着他脖子没松手,呼吸还没平息,轻喘?#29260;?#35828;:“不嫌弃,我很?#19981;丁!?#20197;后不开心的时候,可以让时瑾给她唱歌,她仰头看着他说,“时瑾,你以后别在外面唱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:“?#25319;!?#22768;音?#27900;?#30340;,不太开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好笑:“生气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?#23567;!?#26102;瑾语气正经又严肃,说,“我在想下个月要安排谁去医疗船上援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不知就里:?#38712;?#20040;突然想这个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答得随意:“?#30343;?#20040;,就是想起了徐医生好像?#26410;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医生,保重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,身后突然有人喊:“六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与姜九笙一同回头,是个年轻的男人,穿着黑色的运动服,戴黑色鸭舌?#20445;?#30382;肤很白,消瘦清秀,看?#20808;?#24180;纪很小,染了一头奶奶灰,一双眼睛像没睡醒,水光迷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近了,他又喊了一句:“六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秦明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把目光落在了姜九?#20185;?#1997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说:“你六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明珠诧异地眯了?#35768;?#23376;,然后收回视线,垂了垂眼,睫毛很长,说:“六嫂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?#35835;?#19977;秒:“你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六哥,”他取下鸭舌?#20445;?#20687;是?#36134;?#37266;,一头奶奶灰乱糟糟的,后脑勺还翘了一撮呆毛,他抓了抓头发,对时瑾说,“我们俱乐部搬来江北了,等我空下来,我去医院找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点头:“?#25319;!?#35805;很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明珠笑了笑,左边脸颊有一个梨?#26657;?#19981;笑不太明显,可一笑,漂亮得不像话,他又问时瑾:“我的队?#35328;?#36710;上,要见见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了,你先过去,别让他们久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点头后,他摸了摸上衣两边的口袋,最后从裤子口袋里?#32479;?#20004;张皱巴巴的?#35270;?#32440;,递给了姜九笙,“十二月一号,在方和体育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迟疑了很短的时间,接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抿唇笑了笑,挥着手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把?#35270;?#32440;抚平,才看清上面的字,是电子竞技联赛的门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问时瑾:“他是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明立的同胞弟弟,秦家老九,秦明珠。”时瑾牵着她,往停车位走去,停顿了片刻,补充了一句,“他是?#24187;?#30005;竞选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诧异,秦明立视时瑾为眼中钉,可秦明珠却显然与时瑾?#27973;?#20132;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解惑,说:“他们两兄弟不一样。”他停了?#25386;劍?#36825;才记得给姜九笙把口罩戴好,一边给她整理帽子,一边说,“明珠十四岁的时候就被?#32479;?#22269;了,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很久,他?#30422;着?#20182;跟兄长争权,一直没有教养在身边,他年纪小的时候,没人管,跟了我一阵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惊讶,居然还有这种?#30422;住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和他很亲近?”她看得出来,秦明珠对时瑾十分尊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谈不上。”时瑾语气淡淡,“不讨厌而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31505;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口是心非!他分明待秦明珠没有一分疏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停车场东边,秦明珠上了保?#28902;担?#30452;接走到最后一排,没说一句话,靠着椅背就闭目养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j战队的打野大飞还扒着窗户看,矮?#32844;?#32982;,娃娃脸,长得有点喜感,很激动的样子:“明珠,那是谁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明珠没睁眼,懒懒地说了句:“我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辅助fsh瘦高,理了个板寸,一听就炸了,手里一把游戏都没打完,他就扔了?#21482;?#19981;可置信地看向他家少奶奶队长:“卧槽,队长你居然还有哥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不怪他,他?#27465;?#20960;个都以为秦明珠是孤儿,放假从来只待基地睡觉,过年?#24049;?#28216;戏一起过,?#21738;?#37117;没有一个家属来过,大?#19968;?#19968;直对他孤儿的身份坚信不疑,还生怕会在他伤口?#20808;?#30416;,从来提都没敢提一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明珠睁开了眼,一脸看智?#31995;谋?#2477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飞扭头,问:“那女的是姜九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明珠一脚踹过去:“别乱看,我嫂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明天潇湘月票翻倍,求月票!求月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推荐我好友卷卷泪国民女神:老公是只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姿婳在踏上降妖伏魔的路途上,一不小?#35851;灰?#21482;大妖勾走了心,从此,她的人生又多了一个目标,攻略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家知道后,谁都不看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3155;,你?#19981;端?#19981;好,为什么偏偏?#19981;?#19978;妖,还是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,跨种族的恋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,你赶紧?#29260;?#21543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其实放不?#29260;?#26080;所谓啦,姿婳又追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也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江姿婳微笑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直到某日,他们怀疑自己走错了片场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妖孽寸步不离缠着江姿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渊,你天天抱我你不腻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渊不说话,除了想抱她,他还想亲亲她,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能再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渊,你怎么流鼻血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?#21495;?#31070;,请收下我们?#21335;?#30422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部落冲突皇室战争 万宝龙摩纳哥玫瑰盛典 宝石之轮能赚钱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时间 马刺vs热火2014总决赛 异域狂兽登陆 土豪恐龙游戏 新时时彩历史360 单机游戏三人斗地主下载 卡利亚里vs国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