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出去之后,病房里留了姜九笙和姜女士守着,两人没有一句话,气氛安静地让人不自在,姜九笙拿了烟盒出了病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去了天台,没有什么人,便也口罩都懒?#20040;鰨?#28857;了一根女士香烟,不知为何,心里烦躁得厉害,女士烟本就寡淡,心绪不宁时,就越发显得没?#35835;恕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狠狠抽了?#23047;冢?#25353;了烟蒂,从烟盒里再拿出一根,刚点燃打火机,指间的烟便被抽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抽点。”是程会,手里还提着夜宵,抢了她的烟,直接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兴致缺缺地熄了火,趴在护栏上,敛眸,俯瞰夜市的霓虹,万?#19994;?#28779;的光落进眼里,却暗淡无神,戚戚冷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转头,看程会:“我是?#30343;?#25265;养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神色立马严肃了,板着一张周正斯文的俊脸:“说什么胡话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笑笑,没有再说话,放眼望去,上面是星辰月色,下面是灯火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?#26174;?#33394;,地下夜色,如果有第三种绝色,嗯,那一定是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突然就想到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沉默了许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突然开口:“你小时候没有养在?#33268;?#36319;前,所以才不太亲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默不作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种话,八年前,她就听姜母说过了,她十六岁之前都被养在乡下,后来发生了事故,才送来城里做手术,手术留下了遗症,不记事了,之后才养在父母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再抽一根。”她拿出了烟,点上,安静地抽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薄薄烟雾下,她一双桃花眸,清冷又黯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演艺圈都说姜九?#20384;?#20919;清清,怎能不冷冷清清,这样家庭养出来姑娘,除了自我防卫,还能怎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先行回了病房,姜女士正在整理行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关上门:?#38712;?#25277;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等会儿送她回酒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女士大名姜玥芝,在秦?#31995;?#20998;公司里当保洁人?#20445;?#24615;子算不上强硬,就是普通人家的妇人,偏偏,在面对姜九笙时,浑身都是棱角,态度生硬得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妈,你对笙笙?#28784;?#22826;冷漠了。”程会表情严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女士折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,低头继续:“?#26032;穡俊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对笙笙,就像对待上宾。”程会拉住了姜女士忙碌不停的动作,压着声音,郑重其事的口吻,“妈,你既然认了笙?#31995;?#22899;儿,就?#28784;?#35753;她觉得她像抱养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是知道的,姜九笙并?#30343;?#23004;女士亲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父亲以前是?#24187;?#21496;机,母亲是家政人?#20445;?#22240;为工作性质,程会20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国外的姑姑家,八年前,父母突然换了工作,他才回国,家里便?#28784;?#38388;多了个妹妹,他?#30343;?#26410;成年,自然不信父母对妹妹解释的那套说辞,问了姑姑才得知,这个妹妹哪是什么亲生,而是寄养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私下询问过母亲,母?#23383;?#35828;是乡下亲戚的孩子,病了没钱治,才送过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当?#30343;?#19981;信的,可母?#33258;?#20063;不肯多说一句,他便也没有再探问,笙笙那里,便随了父母的说辞,瞒了她并非亲生的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姜女士的态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臭小子,”姜女士推了程会一把,凶?#26742;?#22320;,“还教?#28783;?#25105;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会打会骂,这才是母亲对子女的态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总之,笙笙那里,你注意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板正严肃起来的样子,跟他父亲一个样儿,姜女士没好气地吼:“知道了,滚开,别挡着我收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笑着躲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会儿,他正色,又问了句:“妈,笙笙真的是乡下亲戚的孩子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女士低着头,隔了片刻才回答:?#23433;?#28982;呢??#19968;?#33021;上哪去捡那么大个孩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7714;?#31513;以前认不认识一个叫时瑾的人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女士?#25104;?#39588;变,语气显得不耐烦:“什么时瑾,我没听说过,你别啰啰嗦嗦问个不停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关姜九笙,一向脾气温和的程会?#34892;┎灰?#19981;饶:?#26263;?#24180;笙笙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时候,有个年轻的男孩子来看过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程会守在医院,只见过那个少年一次,模样好看得惊人,他跪在笙?#31995;?#24202;头,不知说了什么,走时,眼睛通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隔太久,记忆模糊了那少年的轮廓,程会只记得他生得精致,那双眼漂亮得不像话,一眼会惊心动魄,却不敢看第二眼,像沙漠里久行的路人,那样年轻,却沧桑冷漠得没有一点温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说:“那个人,就是时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女士低着头一直忙碌,语气敷衍:“你看错了。”抬头催促道,“别问了,你快送笙笙回酒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月?#24066;?#31232;,夜里染了秋的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程会给姜九笙开了间很大的?#36861;浚?#33707;冰和小乔都还没有到,她一个人睡,空荡荡的房,偌大的床,她辗转?#24202;?#20102;很久才迷?#38498;?#31946;睡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做了个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梦见了一个少年,看不清脸,任凭她怎么仔细都看不清模样,只知,少年的轮廓特别分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鲜衣怒马,意气风发的年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梦里,少年他踩着高脚凳,?#20040;?#23376;?#20040;?#30528;架在窗户?#31995;哪?#26495;,一条一条,把窗钉得死死的,不留一点缝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子像是一个阁楼,透不进一点光,很昏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窗前,女孩蹲着,仰?#25151;?#23569;年:“你在干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回头,一双眼是墨染的浓黑色,回答说:“钉窗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站起来,穿着白色的裙子,背着身后的灯光,昏暗里,脸庞是模糊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问少年:“为什么要把窗户都钉起来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锤子?#20040;?#30340;声音忽而重,忽而轻,在封闭的空间里不停回荡,少年的声音被穿堂而来的风吹得很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从高脚凳上跳下来,牵女孩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说:“外面好多坏人,我要把你藏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20426;?#26790;境糊了女孩的模样,?#30343;?#22768;音干净,带了一丝丝的沙哑,她又问少年,“那我是谁啊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用指腹拂过她的脸:“你是我的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呢?你是谁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少年靠近她,模糊的脸,声音清润又温柔:“我也是坏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她,隔很近很近。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毫无预兆地,他的眼睛忽然变成了殷红的血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猛地后退了,一个趔趄就滚下了楼梯,下面,是一片空地,有草,有石头,有游?#22659;兀?#36824;有刺眼的灯光和喧嚣不停的音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抬头,环顾了四周,陌生又熟悉,可是,不见了少年的影子,回头,楼梯消失了,阁楼也消失了,只看见一块花圃,玻璃温室里有血红的液体在涌出来,漫得地?#31995;?#22788;都是,低头,才发?#32844;?#33394;裙子上也晕成了血红,她下意识去擦裙子,恍然发现手里握着匕首,沾了血,一滴一滴,蜿蜒开来,顺着地?#31995;?#34880;,她抬?#25151;?#36807;去,花圃旁躺了一个男人,趴在那里,一动不动,身?#20808;?#26159;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想叫,想跑,可有一只血淋淋的手拽着她,让她动弹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少年的声音,穿过层层雾霭,和风一起灌进她耳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孩抬头,看见了一?#30343;郑?#30333;净而修长,是很漂亮的一?#30343;郑?#25320;开了厚重的阴?#3014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过来,到我这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声音,像蛊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伸手,握住了那只漂亮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3433;?#24597;,我帮你把裙子擦干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,她裙子?#31995;?#34880;,脏了他的袖子,他?#33258;?#22905;的双膝前,仰?#25151;?#22905;的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刀给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颤着手,缓缓抬起来,他接了她手里的刀,血滴在了他手?#25104;希?#24456;漂亮的手,很红的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是警车的声音,还有医院救护车的鸣笛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醒来时,太阳已经?#25112;?#31383;台,头很痛,她揉揉眉心,回忆着,真是个乱七八糟的梦境,杂乱无章,而且毫无逻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最快五月二号上架。梦境?#30343;?#22238;忆,梦里的事?#30343;?#25240;射一些过往的相关细节,比如,剧透一点,当年时瑾和笙笙在一起的时候,发生过命案,命案和笙?#31995;?#36523;世有关。我真的太?#19981;?#21095;透了!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跑跑卡丁车手游官网腾讯内测资格 中秋佳节祝福语 中国厨房试玩 贪玩蓝月表情包 30号幸运生肖 英雄联盟外挂 火箭vs开拓者视频直播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十二生肖守护神小说 马德里竞技3比0阿拉维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