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跟你们说啊,这徐蓁蓁岁之前一直被养在乡下,是徐市长后来认回家的,听说徐市长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自己的资助生,徐?#25103;?#20154;为了徐市长的仕途棒打了鸳鸯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师妹是个八卦迷,?#26377;?#33985;蓁飞上枝头变凤凰一口气说到徐市长情比金坚终生不娶,总之,是一出曲折又跌宕的好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舞罢,徐蓁蓁落落大方地行了个淑女礼,?#35828;?#19968;旁,笑得娇羞地挽住了父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家几代从政,徐老爷子当了大半辈子的官,膝下两个儿子也都身居要职,长子在法务部,次子已经是?#30343;?#20043;长,都是跺跺脚都能让一方政界抖一抖的人物,偏偏,孙辈的徐青舶与徐青久,一个从医一个从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然,若是徐家唯一的千金能和宇文家联姻,军政联合,两家何乐而不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4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蓁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市长名平征,字成礼,是徐老爷子的二子,方过知命之年,长相十分儒雅周正,倒有几分学术气派,喜怒于色,眉头一拧,便知不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。”徐蓁蓁目光还望?#26049;?#2278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是宇文家的小子?#20426;?#24464;平征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点头,眸中倾慕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看向女儿,口吻郑重其事:“蓁蓁,他?#30343;?#21512;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顿时失色,紧张地解释:“爸,你误会他了,他?#30343;?#29233;玩了些,跟那些?#35828;?#20844;子哥?#28784;?#26679;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显然,她对宇文冲锋袒护得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轻叹:“爸?#30343;?#36825;个意思。”目光落向不远处正与女人举杯的宇文冲锋,语气尽量安抚,“蓁蓁,爸是过来人,看得出来宇文家那小子?#30343;?#26222;通人,就是太不普通了,你降不住他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深居官场多年,怎么会看不出来宇文家那小子在逢场作戏,即便是学足了他父亲的风流不羁,可一双刀锋一样的眼睛里,全是桀骜与落拓,这样的男人太野性,也太血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再一次重复:“他?#30343;?#21512;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急了:“爸!”她咬咬牙,羞?#22969;?#32418;耳赤地说,“我、我就喜欢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叹了声,拍拍她的?#37073;?#32456;是不忍心惹得女儿心伤,语气宠溺地说:?#23433;灰?#22826;勉强,爸不想你受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蓁蓁乖巧地点头:“谢谢?#32844;幀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拿了一杯果饮,要递给父亲,发现他忽然怔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得到?#20174;Γ?#24464;蓁蓁提了提嗓音:“爸,你看什么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平征这才收回目光,摇头说:“?#30343;?#20040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顺着目光看过去,宇文冲锋旁边,比肩站了一个女人。徐蓁蓁?#31995;?#22905;,摇滚歌?#37073;?#23004;九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?#37073;?#22905;父亲也觉得她不同,至少,宇文冲锋身边来来往往的女?#22235;?#20040;多,只有这个姜九笙,能让他停住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九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?#34892;?#27809;好气地?#20843;骸?#37027;个甜点里面放了菠萝,你不能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对菠萝过敏,却总漫不经心,不大注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这个呢?#20426;?#23004;九?#29616;?#30528;一道漂亮精致的甜点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走过去,直接拿了她的盘子,去甜品台给她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倒了解她的口味,?#30343;牽?#20284;乎不太知道她的食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提醒:“太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眼皮都没抬一下,又夹了两大块芒果千层,理直气壮:“艺?#35828;?#20307;重管理也很重要,”抬头,瞟了她一眼,“你严重不达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笑而不语,拿了一杯酒,刚要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冷声?#20843;?#21517;字: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动作停顿:“嗯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给你的嗓子买了多少钱的保险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摇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五千万。”他慢悠悠地走过来,把手里的盘子递给她,唇边噙一抹痞气,“你要喝酒给我?#28982;?#20102;嗓子,这钱你自己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和莫冰一般,管得如此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啼笑皆非,还?#21069;?#37202;放下了,接了他手里的盘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荡大步从跳舞的人群里走出来,张望了一下,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姜九笙:“给你,去后花园抽,别被人看到了。”俊脸很?#20976;?#28418;亮的眉毛揪着,他嚎她,“还有,你能不能别成天让我去给你借烟!”他问了多少人才借到女士烟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哼,不宠他也?#36864;?#20102;,还老是使唤他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笑着把手帕包着的烟和打火机接过去,说了句‘谢了’,放下餐盘便?#26263;?#26041;解烟瘾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宇文冲锋的脸黑得不像?#21834;?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荡甩他一眼:“干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姜九笙以后的保险费从你演出收入里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荡哼了一声,给了个‘你说什么小爷全不听’的傲娇眼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,有人喊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荡回头,他是秦家两位小姐,他爱搭不理,漂亮的眼眸多一眼?#30142;?#3047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?#35828;恪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还在医院,刚下手术,医助肖逸便来敲了?#2531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医生,床位?#20301;?#27700;的病人醒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往手上喷了许久?#21335;?#27602;水,这才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0加护是vip病房,住的是秦家的四少爷,比大爷还要大爷的公子哥,据说是昨晚不知被哪路仇家扔下了江州大桥,喝了一?#20146;?#30340;水,半?#39038;?#26469;急诊室,小命险些没了半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是冤?#22411;?#20538;有主,恶人自有恶?#22235;ァ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家的少爷,谱子大,脾气也大,刚从鬼门关回来,就有力气张牙舞爪了,拿起柜子?#31995;?#30416;水袋就往护士身上?#2567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做事的,弄疼老子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值班护士哪敢吭声,咬牙挨?#25319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霄周胸口一疼,暴戾性子便又要发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疼是因为肺部感染了。”语气无波无澜,不疾不徐地传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值班的护士立马如获大赦,松了一口气,朝门口投去求救的眼神:“时医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躺在病床?#31995;?#31206;霄周闻言,抬头看过去,表情倏地僵了:“时、时瑾,怎、怎么是你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双手插兜,脖子上挂着听诊器,目光不偏?#28784;新?#22312;秦霄周眼里,淡淡道:“我是你的主?#25105;?#29983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霄周傻了,眼底浮出?#27966;?#26408;讷地躺着,眼睁睁瞧时瑾俯身,带着手套的?#32844;?#22312;了他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五官立马疼得扭曲,叫道:“啊、啊疼,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抬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立马闭嘴了,?#28010;?#21676;住嘴,一声?#30142;?#25954;吭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在秦家排行第六,生母不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q阅全是大佬,顾总裁肾宝?#21152;?#23436;了,还是要秒了(别想污了!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仙女们,总裁需要你们疯狂打all,咱顾氏集团能不能一统江湖,就看众仙家了,想不想加更?来呀,造作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尼姆的老鼠怎么画 和平精英下载不了苹果 大白鲸官网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查询 拜仁慕尼黑有钱吗 pc蛋蛋走势神测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 技巧 东方珍兽APP 塔什干火车头对阿布扎比2018 免费重庆时时彩计划苹果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