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瑾?#21335;?#24687;发过来:“我已经看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从来没有这么蠢过,懊恼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隔了半分钟,时瑾又发来了一条:“?#19968;?#27809;保存,能不能再发一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阴翳的心情瞬间放晴,乖乖?#35328;?#22270;发过去。突然觉得莫冰说得很对,爱情能让人变成侦探,也能让人变成智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啊,因为时瑾,变成了完全陌生的自己,便是跌跌撞撞,也要义无反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收拾了一下,十分钟后,小乔过来接她。因为宿醉,她?#25104;?#24456;不好,在公司遇到苏倾,苏倾一眼便瞧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今天状态很差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一边揉着眉心,一边进了工作室:“嗯,昨天喝酒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跟着进去:“没见过你这么烟酒不忌的歌手。”豪放地往桌上一坐,问姜九笙,“晚?#20808;?#24464;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:“徐青久邀请你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抱着手,托着下巴:“估计那厮最不想看见的就是我,是他经纪人给我经纪人发了贴子,应该是想借着生日会辟我俩不?#31995;?#35875;。”她翻了白眼,忍不住吐槽,“真是够了,又?#30343;?#19977;岁小孩,还搞什么生日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偶像歌手嘛,总是需要很多噱头,生日会不就是最好的?#20154;?#32032;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的生日会是在徐家本家办的,不止请了娱乐圈的人,还有政界?#22411;?#26377;脸的人也都来了,毕竟,徐家的老头子还在高位坐着,哪个不给几分薄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晚上七点,宾?#21520;?#38470;续续到了,媒体围堵在徐家大门外,人山人海,那阵势,着实不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保姆车刚停下,聚光灯齐刷刷打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站在门口的徐青久定睛一看,整个人?#30142;?#22909;了:“谁请她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远处,保姆车旁,一身骚包粉的某人正对着镜头比心心的,?#30343;?#33487;倾又是哪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经纪人何相博对着镜头,假笑:“我请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转过身,避着媒体便拉下了脸:“你请她来干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辟谣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冷脸:“辟什么谣,我和她本来就不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何相博不搭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头,苏倾已经走到跟前来了,端着完美又撩?#35828;?#31505;,整个就是妖孽一只,友好地问今天的寿星公:“最近身体还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呵呵冷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完全不介意贴了冷屁股,继续友好问候:“那,”话顿了顿,目光游离着往下瞟,最后落在徐青久的腹下裆上,?#25034;皇?#20040;问题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寿星公当场青了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某人一脸无辜,真的,那天颁奖晚会她踹完就溜了,真怕给人踹坏了,赔不起的,小心地问:“没坏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素来?#30343;?#22909;脾性,性子火爆,又加之家世好,粉丝多,还没哪个敢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?#28784;?#33080;的,没完没了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一字一顿,咬牙切齿:“你可以闭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很识趣的,见好就收:“哦。”?#35835;?#25199;嘴,笑,“那祝你生日快乐,这是礼物。”把手里大红色的锦盒递上,她掩着嘴神秘兮兮地说,“是很珍贵的药材,可以壮阳?#32929;?#30340;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别的,就想弄死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厮一点惹怒?#35828;?#35273;悟都没有,扔了个风情万种的笑后,喊了一声‘笙笙’,便进了门,坐到姜九笙那一桌去了。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一桌全是天宇的艺人,?#22351;?#24037;作室挂名天宇,?#27604;灰?#22312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瞥了苏倾一眼:“你怎么成天黏着姜九笙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自顾自把同公司的小师?#30473;?#21040;了一边,就挨着姜九笙坐,回得义正言辞:“我俩组p,你有意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351;?#21756;了她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坐下,拿了块?#36824;?#23601;扔嘴里,问:“老板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旁的小师妹抬抬下巴,指了个方向:“喏,那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顺着看过去,只见宇文冲锋左边一个国色天香,右边一个婀娜多姿,好不逍遥自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?#19968;ǎ?#24320;得旺啊。”苏倾佩服啊,“他?#30343;?#21018;和徐家的千金相亲了吗?怎么还在人?#24050;?#30382;子底下风流快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生日会在徐家本家办,徐家?#20384;仙?#23569;可都在,这可是露天花园啊,大老板左拥右抱是?#30343;?#22826;明目张胆?#35828;恪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师?#27809;?#20102;句:“没看上徐千金呗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真相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深有苟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就听着,不参与,悠然自得地品着酒,?#31449;?#20102;一杯,便又从侍应生托盘里拿了一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351;?#22352;她对面,瞪她:?#26263;?#19977;杯了,别再喝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晃了晃杯中酒:“这酒度数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351;?#19981;跟她扯,直接抢过去,自己一口就喝了,喝完,?#32479;?#23004;九笙说:“把你的盘子给我,我要?#38405;?#30424;子里的蛋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好笑,递给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351;?#28385;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师妹: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强行邀一波宠,也没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秦家人来了。”小师妹一颗?#32032;?#30340;心?#26469;?#27442;动,瞧着门口,连连咋舌,“果?#30343;?#22823;佬家的女儿,那派头就是不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家来了两位小姐,七小姐秦萧轶和八小姐秦萧潇,这才?#25112;?#26469;,恭维搭讪的人便一波赶一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萧轶的目光几乎第一时间落到了?#22351;?#36523;上,不过,他正闹着要姜九笙给她水果,头都没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诶,纵使全世界都宠着荡荡公举又怎样呢,他就要姜师姐哄。小师妹直喟叹,天王盖地虎一物降一物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徐青久的第一支舞是和他?#22969;?#24464;蓁蓁跳的,市长家的小千金,穿着公主裙,瞬间便成了焦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苏倾撑着下巴,有点百无聊赖:“那就是徐家的小千金?”她兴致?#27604;保?#36319;看橱窗里的洋娃娃一般无二,没劲儿,“比起老板花名册?#31995;?#37027;些女人,确实差?#35828;恪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礼仪、穿着,都很名流,偏偏,徐蓁蓁身?#20185;?#20102;几分贵气。苏倾瞧了一眼身旁的姜九笙,若论气质,没几个能跟姜九笙比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到市长千金,小师妹来了劲儿了:“我跟你们说啊,这徐蓁蓁岁之前一直被养在乡下,是徐市长后来认回家的,听说徐市长年轻的时候?#19981;?#19978;了自己的?#25163;?#29983;,徐?#25103;?#20154;为了徐市长的仕途棒打了鸳鸯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奥林帕斯山的传说闯关 皇室战争卡组9阶冲10阶 南安普敦埃弗顿 安徽快三走势图 一零八好汉彩金 波西亚时光烹饪锅怎么获得 vivo迷你世界安卓版 堂吉诃德的财富官网 七乐彩 500w重庆时时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