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瑾离开之后,莫冰给姜九笙擦了脸,换了睡衣,折腾到了半夜,揉揉她的老腰,叹?#19997;?#27668;:从来不卖萌的人,卖起萌真能要人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道时医生怎么想,反正她在冷风中凌乱,估计以后?#30142;?#33021;直视蘑菇和狗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收拾好了,莫冰才关灯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是莫冰,也不知道姜九笙她怕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月色昏沉,急促又大力的敲门声惊扰了静谧的夜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开了门,姜九笙?#25237;?#22312;他家门口,眼里有霜,带了深秋的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抱着双膝,仰起头看他:“时瑾,太黑了,我一个人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,太黑了,我一个人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一幕,与记忆不差分毫地重叠,他突?#25442;?#24794;,恍如隔世。那年,他刚把她接到秦家,她们住在独立的二层小楼里,二楼上了锁,封了窗,就住了她一个人,她也是这样,忐忑又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她才十六岁,才刚长到他肩头的身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夜里,她蹲在他的门前,仰着头,眼里有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说:“时瑾,太黑了,我一个人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蹲下,牵她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陪你睡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摇摇头,说:“我想回家。”眸光凉凉,影影绰绰的什么都没有,只有他的倒影,她紧紧拽着他,“时瑾,你带?#19968;?#23478;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沉默,少年的模样,?#30343;?#19968;双眸眼,风霜而沧桑,他的眼通红通红,抱住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,哪儿?#30142;灰?#21435;,你就在这陪我好不好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时候,她还小,折了羽翼的她,被他圈养在了身边,小心翼翼地藏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廊的灯昏暗,时瑾凝眸俯视着,当初的女孩已经落落大方,长成了漂亮又可爱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蹲下去,抱她在怀里:“那我陪你睡好不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乖乖点头: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翌日,秋高气爽,云淡风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习习风来,落叶簌簌,风打着帘,?#26412;?#30528;影子,轻轻?#31383;?#33633;,床?#31995;?#20154;睁开眼,不算陌生,是时瑾家的吊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姜九?#31995;?#20108;次在时瑾家醒来,宿醉后,头隐隐作痛,她抓了抓头发,怔?#35835;?#35768;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叩——叩——叩——”停顿了很短时间,门外面是时瑾的声音,“可以进来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立马整理了下衣服:“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推门进来,走到窗前,递给她一杯水:“是柠檬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接过去,尝了一口,酸酸甜甜的,她说了声?#24653;唬?#22768;音仍?#34892;?#22070;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穿着家居的衣服,窗外的阳光落在肩头,目光也暖暖的,问她:“我煮了解酒汤,要现在喝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昨晚的事,他一句不提,随意又自然地相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瑾。”姜九笙迟疑了许久,还是问出?#19997;冢?#26152;晚我有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嘴角有淡淡笑意:“比如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强行发‘粉丝福利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没有回答,接过她手里的空杯子,反问她:“?#30142;?#35760;得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?#31995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酒量好,很少醉酒,更没有过喝到断片后?#39038;?#22312;别人家的经历,所幸,是时瑾,?#30343;?#21035;人见到她的失态,却也矛盾地?#24149;牛?#19981;想失礼的样子被他看见,更怕?#26469;?#27442;动的醉态全部表露无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这样的人,若是没?#34892;?#21160;,捅破了窗户纸,定?#25442;?#20877;近一尺,她怕冒冒失失,惊走了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又仔细措?#29301;?#20877;问了一遍:“我有没有做出很奇怪的举动?有没有,”停顿了一下,别开视线,“有没有冒犯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低低笑了一声,摇头:“没有,你很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有点怀疑了,她的酒品并?#30343;?#22826;好,她是知道的,更何况,她还?#34892;年?#35278;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去洗漱一下,我给你盛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出了房间,姜九笙?#35835;?#35768;久才从床上爬起来。习惯这个东西真可怕,在时瑾的房子里,她竟没有半点不自在,分明是鸠占鹊巢,却心安理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昨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是抱着姜九笙睡的,她在他怀里,特别老实,月光打在她身上,她搂着他,安安静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低头亲她,她一动不动,乖得不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笙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似睡非睡,有点迷糊:“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开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梦里似的,她没有睁开眼睛,松开牙齿,舔了舔唇,呢喃了句:“你要给我?#20154;?#22902;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。”他贴着她的额头,“我要吻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很庆幸,他的笙笙一醉?#31080;?#19981;记事,软软萌萌地特别乖?#26705;?#21516;少年时一模一样,那时候,她还小,尝过的第一杯酒,就是他调的,她说好喝,很贪杯,便小醉了一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天,时瑾刚好给她做了一盘蘑菇,她很?#19981;叮?#21507;了很多。然后她醉了,?#25237;?#22312;地上,不走了,说自己是一颗蘑菇,要他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便背着她走了很长很长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回了自己公寓后,冥思苦想了很久,还是给莫冰打了个电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冰,”她想了一下措?#29301;?#25105;昨晚有没有在时瑾面前出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哟,酒醒了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诚心调侃她:“亲亲摸摸抱抱举高高一起睡算不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眉头越拧越紧:“你应该拉着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呵呵了一声:“不知道是谁口口声声说?#28784;?#25105;,?#28784;?#26102;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垂头丧气了。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突然很想去敲时瑾的门,问他能不能忘了昨晚她撒的酒疯,作为?#25442;唬?#22905;可以给好多好多粉丝福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越想?#35299;?#24591;不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不开玩笑了,安慰她:“别太担?#27169;?#27809;有很过火,恰到?#20040;?#30340;萌,时医生应该?#25442;?#19981;?#19981;丁!?#27605;竟,她家天仙攻反差萌的杀伤力也不小。莫冰有点好奇,“笙笙,为什么一醉酒就说自己是蘑菇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难得有点窘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莫冰没有再问了,说了今天的行程:“晚上徐青久的生日会别忘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挂?#35828;?#35805;,姜九笙想了想,还是觉得应该亡羊?#20272;?#19968;下,从相册里挑了一张穿得最少的照片发给了时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编辑了四个字:“粉丝福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发完,她盯着手机等答复,?#23047;?#37027;张照片越觉得不对劲,是连体的泳装,她和莫冰在圣托里尼海拍的,算不上太露,可到底比较突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会?#25442;?#26174;得她太不矜持?时瑾该?#25442;?#20197;为手机中毒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九笙赶紧撤回了,刚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瑾的消息发过来:“我已经看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(剧透一点点,八年前,黑暗系的时医生不仅和笙?#20185;?#27963;过,还关了她,不过,不虐,别怕,后面慢慢你们就知道了,会一层一层剥开过往还有身世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求推荐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灵足球队赛程 河南11选5走势 cf国服黄金武士刀 德国斯图加特的大学 传奇霸业战士武器 cf手游吃鸡僵尸模式 特工简.布隆德归来彩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视版 怪物赛车游戏下载 无限法则新女角色Sylvi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