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?#20384;?#28784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号文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启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除了闭门不出的叶君霖和金寒池外,齐家大宅内有个院子是彻底空了,那就是章杳之?#20843;?#20303;的院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章为民带来了非人非鬼的兵戎蛊,导致章为民和文戚成了攻击对象,所幸,老天还是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,天色亮起来之后,所有兵戎蛊暂时消失了,但章杳?#36824;?#22827;松气儿,他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,为了不牵连其他人,他当即下令带着章为民、章百手和文戚离开了齐家。几人暂时安顿在千古镇外的一座破庙里,正殿的佛像早已不见,只留下镇守的四大天王,面容在风雨的剥蚀下显得狰狞可怖,而四人此?#26412;?#22352;在那破庙中,很是默契地坐在阳光下,毕竟,有了昨天晚上的经历之后,哪怕是一丁点儿阴影都会让他们感到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关于兵戎蛊的情况,章为民已经说得够清楚,尤其是他们出现的规律,大概也正因如此,章为民自始至终一直盯着天上的太阳,连一丝一毫的挪动都会让他?#24917;埂?#22825;快黑了,鬼要来了。而章为民的表情越是惶恐,章杳就越是必须?#31185;?#33258;己镇定下来,他必须将那些恐惧暂时从脑袋里驱逐出去,留下足够的空间来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首先,那些东西没有实体……”章杳回想起当时弥光对着兵戎蛊开枪时的情况,这一点是足以确定的,只不过他现在还想?#24187;?#30333;没有实体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,好的是不管他们怎么反抗?#30142;?#33267;于真的伤害到那些兵戎蛊,但不好的在于他们如果根本不会受?#35828;?#35805;,那么章杳他们要如何摆?#39068;?#20123;兵戎蛊?章杳呢喃了片刻,没有让自己卡在这个想不通的问题上,继续往下道:“其次,他们?#30343;?#36319;着?#24405;?#20154;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章杳说这些话的时候,其他三人都全神贯注地望着他,一脸的虔诚,就在章杳发号施令的时候,他们就好像本能?#20174;?#19968;样,不假思索地选择服从,好像是之前那?#24822;?#33109;司令?#21482;?#26469;了一般!其中自?#28784;?#21253;括文戚在内,之前章杳对他的影响已经形成了一种生理?#20174;Γ?#35753;他无条件地选择追随,但是,当章杳说完这话后,文戚好像突然?#20174;?#36807;来什么!只见他猛地腾起身来,两旁的章山十和章为民?#20174;?#24050;经算是神速,却还是没能拦住文戚,只见他好像一只下山?#31361;?#33324;?#25512;说?#20102;章杳身上,一?#30343;?#27515;死攥着他的领子,另一?#30343;?#39640;举拳头已经悬在半空,“为什么!他们为什么不攻击你?这是?#30343;?#20320;安排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章山十和章为民本来还是满腔怒意,但是这话却让他们突然?#35835;?#19968;下,文戚揭露出了他们的视觉盲点,两人突然回过神来——这个问题他们从来没有考?#26538;?#20294;却非常之关键,章杳是?#24405;?#30340;族长,掌握着所有?#24405;?#34506;术,而且之前就是他亲手下蛊?#25490;?#32946;出来这么一批非人非鬼的兵戎蛊,而现在却只有他能不被兵戎蛊所伤?这似乎,说不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文戚的愤怒?#30452;?#20004;人更甚,他之所以会冒出这样的想法,不得不说是来自于他对章杳本能的警惕和提防,他以为自己喝了章百手的血之后已经能够将章杳取而代之,现在连章杳都无法恢复?#24405;?#34506;术,但他却已经掌握了?#24405;?#34506;术所有的集成和精髓,可为什么自己还是输了一步?这所有的怨恨都是他心中的自?#38712;?#20316;祟,在文戚内心,其实还有一句无法启齿的质问,他想问问章杳,是?#30343;?#22240;为他的血脉不同,所以他才能够享有特殊待遇?是?#30343;?#22240;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这血脉的差异都无法填平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破庙里一片沉默,章杳望着文戚高举的拳头,心中却已经连畏惧都升不起来,章杳的嗓子?#34892;?#24178;哑,?#32479;?#22320;轻声道:“不,?#24405;?#32473;你,?#24405;?#24050;经?#30343;?#25105;的了……不对,应该说,我已经不再属于?#24405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道出真相真是一件让人放松的事情,章杳坦然地望着文戚,将所有真相和盘托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救章山十的?#30343;?#25105;,我也知道你想做族长,当然,你也的确做成了。前阵子和五族联手炼蛊的时候用的并非你的蛊虫,”这些章杳无法告诉其他四门的事情,连他自己也没想到?#23588;?#36825;么轻松就告诉了文戚,甚至还有点儿幸灾?#21482;?#33324;的报复快感,“不过这?#30142;?#37325;要,我要告诉你的是,我之前不肯告诉其他四族,是害怕他们吞并?#24405;遙?#29616;在?#24405;?#34506;术在你手上,你要小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戚?#35835;耍?#20154;一下松了劲儿,压在身下的章杳轻而易举便将他推开,文戚身子不稳一个?#24590;?#25684;在地上——情况反转太快,文戚不光是身上松劲儿,连心里也一下松了,这就好像拔河,之?#20843;?#19968;直与章杳不停角力争夺,就是为了抢夺?#24405;?#26063;长的位置,现在章杳突然松手,文戚整个人空?#31456;?#33853;的,他仍是不肯相信,眯着眼睛质?#23454;潰骸?#20320;什么意思?蛊是你炼的?你怎么炼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问题听起来不痛不痒,实则关?#24213;?#25991;戚最关注的关键,如果正如章杳所说,五族炼蛊用的是章杳的蛊,如果他真的还能炼蛊,那他为何会将?#24405;?#34506;术拱手于人?文戚浑身一个激灵,他好像突?#24187;?#30333;了章杳的意思,所有的现实串联在一起为他指出了一条关键线索——章杳不再是?#24405;?#30340;,但他还能炼蛊,而且……?#24405;?#30340;兵戎蛊并不伤害章杳,仅仅是这一个事实,就让文戚无法怀疑章杳的所有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现在……”章杳说话间突然起身扑向文戚,在他不停连连后退之际,章杳则在不停地急速靠近,有那么一瞬间,一个极大的恐惧在文戚心中炸开,他想?#24187;?#30333;章杳为什么会这么快,他的速度简直超出了人类的本能,那是文戚从没见过的速度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至于……文戚没看清楚章杳的步伐,只见他的腿连成了一片阴影,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,文戚已经被章杳推到了墙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间停顿了?#24187;耄?#24403;面前的景象终于固定下来的时候,文戚看到了蜘蛛,一对螯牙近在眼前,双眼通红,仿佛要将自?#20309;?#20837;其?#23567;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文戚压根儿没来得及叫出来,身后的破土墙已经轰?#22351;?#22604;,紧跟着,文戚看到了八条腿和一个硕大的肚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蜘蛛!章杳竟在那快到无法捕捉的速?#25102;?#21464;成了蜘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章杳盯着文戚那不停颤抖并收缩的瞳仁,他无法从中看到自己现在的长相,但他却能感觉到自己这身体着实好用,一下理解了母亲当年的苦心,他想到母亲以前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说是“凡事要多留一条路”,章杳以前对此是嗤之以鼻的,在他看来一生被父亲章喾海逼到生活全?#24187;?#26377;希望的她根本没资格说这样的话,但是,谁又能想到母亲那句话竟然在关键时刻给了自?#27627;?#19968;条生命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样你能明白了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章杳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发现这蜘蛛身体灵动,但是说起话来实在不便,也就懒得废话,反正他相信文戚应该会懂——这具身体是所有问题的答案,为什么兵戎蛊不会伤害他?为什么他能够炼蛊?为什么他甘心情愿将?#24405;?#25329;手让给文戚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他是蜘蛛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405;遙?#20320;想要的一切,族长地位,什么都给你!而那些兄弟们……”章杳望向天边,蜘蛛的视力?#34892;?#27169;糊,天色好像一瞬间暗下来了似的,他从那朦胧之中好像看到了一片鬼影,“我会继续背负下去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甘肃快3今天走势图解